• 第24章:没有别人,只有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6本章字数:3119字

    程潇潇被他压在门板上,口腔里传来了灼热的温度,那是属于他熟悉的一切,紧紧包围,她闭上眼睛,双手圈住他脖子,承受着来自他身上传来的霸道。

    两人呼吸粗重,沉溺其中,她眉眼弯起,看着他松开唇,执意的问:“你现在知道了吗?”

    她赖在他怀中摇头:“没想到陆少这么没有自制力,不过是被我挑逗了几句,就着迫不及待?”

    他将人一把抱起,甩到大床上,她鲤鱼一般弹跳起来,又被他压住。

    “难道陆少是承认了?”

    若不是灯光太昏暗,她就能清楚看见男人红红的耳尖。

    那视线太过神情,炙热,她几乎要沉溺其中,这个人啊,口是心非。

    程潇潇咯咯的笑,按住他手掌:“那么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恶作剧一般咬了她一口:“现在你得意了?那么是你自己挑起的火,就该让你来灭掉。”

    “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情了?你这么容易被动摇,下次要是有别的女人用这招,陆少奶奶的位置,就要换人了。”

    他重重咬了她的唇一下:“没有别人,只有你。”

    这个小妖精,他只对她一个人失去了控制力,其他的任何人都不行,她竟然还在这里不知死活,挑逗自己。

    难道真的将她宠得无法无天了吗?

    “我才不相信呢,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怎么能相信呢,何况现在……”她抬了一下腿,眼角挑起,分明不怀好意。

    陆谨言满头大汗,心中大喊抗议,又舍不得松手。

    心灵上的愉悦才最贴近灵魂,一开始她也曾猜疑,惊慌,如今不过是换一种方式相处,却有不一样的收获。

    她不再抗拒他的亲密,犹如此刻,两人紧贴着彼此,心灵也那么靠近。

    “现在怎么了?修仙也是要讲究阴阳互调,我们想要对付那群妖魔鬼怪,就要每天双修,双剑合璧,才是最佳境界。”

    此刻竟还能扯出这样一番道理,她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一人功力足以抵挡,双修只会降低你的修为,所以还是慎重。”

    “我不介意让你升级,来吧。”

    实在佩服这个男人此刻还能用这么严肃的话来形容这么暧昧的话题。

    他一只手已经开始不安分,程潇潇抓住:“每天修炼,会损害你的身体,实在不宜操劳,我们今天要不就到此为止吧。”

    “妖精,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你?”

    暧昧的灯光下,她娇艳欲滴的脸庞更是精致,他惊叹她的美丽以后只能属于自己,内心震动,只有眼中越来越炙热。

    从前远远看着,就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能早一些出现,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毫不犹豫,决定将她抢夺过来。

    留在身边,拼命强迫她成长,甚至是让残酷的现实来提醒她,这个世上,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他要彻底给她灌输这样的思想,让她从今往后,都不看任何男人一眼。

    她勾着他脖子,慢慢送上唇去。

    他并不满足,以侵略的气势,将她席卷,霸道的占有,宣誓着所有权。

    跟以往的每一次都不同,他十分兴奋,激动,情到深处,不断在她耳边用低沉嘶哑的声音呼唤她的名字。

    那时她已经神智迷糊,昏昏欲睡。

    夜色迷离,外面霓虹闪烁,酒店房间内,一切渐渐归于平静。

    次日醒来,她成功赖床,看见熟悉的脸庞,才发现自己还窝在他怀中,抓过手机一看,已经是上午十点。

    “陆少,陆总,你今天不是要开会吗?”

    男人早已经醒来,只是看着她睡得太沉,这难得的平静让他也忍不住继续躺在床上,没有起来的念头。

    此刻听见她惊慌失措的叫自己,严肃的脸上带着笑:“会议已经推迟了,因为你。”

    “是你昨晚不肯回家,硬要将我带到酒店来,满足你那变态的欲-望。”

    “是谁先勾引我的?”

    她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唉!是谁要效仿那古代君王,从此不早朝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该吃干抹净,然后直接走了,是否还要留下一张支票在酒店呢?”

    “哈哈哈。”

    她笑着蹭过去,躺在他手臂上:“我的过夜费很贵的哦。”

    “多贵?以身相许还不行吗?”

    她认真打量起这张脸,剑眉星目,五官俊美得出奇,然后伸手去,摸了一下胸肌,再往下,腹肌,不错,还有六块。

    “怎么样,还满意你看到的,摸到的吗?”陆总言传身教,大掌就朝她身上招呼。

    程潇潇浑身痛得要命,哪里还容他胡闹,皱起眉头就叫疼。

    他虽然知道这个女人在出鬼主意,又舍不得继续折腾,看见她皱眉,总是容易心疼,这辈子难道就真的栽在她手中。

    烽火戏诸侯啊。

    “别动了,我非常满意你的服务,所以我们俩就算扯平了吧。”

    他暗笑,伸手去揉她的腰,时不时吃点豆腐,将人撩拨得上火,又笑着以吻堵住她的抗议。

    这是我们陆总上任以来,第一次因为私事而偷懒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推迟会议。

    程潇潇靠在他身上,赖着他的温暖,不经意间侧过头,看到他下巴的胡渣,伸出手去摸了一下。

    “今天不去公司?”

    “你不想我陪你?”

    她点头又摇头。

    “那到底是想呢,还是不想?”这个女人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你想当个昏君吗?爱美人不爱江山?虽然我知道我长得漂亮,但你这样我会很为难的。”

    “哈哈哈!”

    这次是他忍不住大笑,捏着她鼻尖:“你倒是对自己十分有信心,陆家少奶奶可不是这么好当的,在那些人出现之前,希望你可以变强。”

    “你的意思是陆家都是吸血鬼了?”

    陆谨言抱着她翻了个身,手臂支撑着身体的力量,看着她:“那么你觉得呢?”

    “如果是这样,你在陆氏的处境,岂不是比想象中还要危险?他们这么多人联手对付你一个,现在还多了一个周祈安。”

    现在陆老爷还在世,他们怎么闹,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但他身体毕竟已经渐渐不如以前,出了任何差池,陆谨言在陆氏的地位,都会被动摇。

    虽然都是一些无用之辈,聚集到一起,还是会带来无尽的麻烦。

    不怕强大的对手,只怕阴险小人。

    而这些人当中,陆梅的手段,程小雨的恶毒,她已经领教过。

    “只要爸不松口,他们是找不到机会的。”

    程潇潇想了想,还是没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

    见她神色不安,陆谨言说:“你的身份不必担心,我们的婚礼会有的,不过要找一个适当的时机,我会尽快安排。”

    她靠在他怀中,鼻头酸涩,真的可以再次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幸福婚礼吗?

    陆家的事情告一段落,程小雨怀孕的月份也渐渐大了起来。

    周祈安的公司又开始了忙碌,他本来是想要请个保姆照顾她,可乡下的母亲这个时候却打电话给他,主动要求进城里头来照顾儿媳妇。

    她之前也不是没来过,他跟程潇潇还没离婚的时候,她每次来就对她百般挑剔,以不下蛋的母鸡为借口,对她态度恶劣。

    那个时候程潇潇总是隐忍,现在程小雨有了孩子,她一定会好好照应的吧。

    这么一想,周祈安就爽快答应了,并说了派人过去车站接。

    周母不敢坐飞机,搭的火车,周祈安想,她抱孙子的念头这么强烈,来跟程小雨相处一下,说不定感情会好。

    事情确定下来之后,第二天周母就收拾行李出发了,到了车站周祈安去接的她,回到家中程小雨还没回来。

    “妈,小雨可能是陪她妈妈出去了,还没回来,你们先休息一下吧,我吩咐保姆做点东西,一会儿还要赶着去公司,你们累了就到房间歇着吧。”

    周母有些不悦,她都没见过程小雨,身为儿媳妇,竟然不在家迎接自己,架子好大。

    她是属于典型的农村妇女,观念就是婆婆为天,儿媳妇无论做什么,都要顺着婆婆的意思。(PS:恶婆婆准备跟恶媳妇掐起来了)

    “你先去忙吧,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就是自己家,别担心我。”

    “表妹你也是,当自己家里就行了,别客气。”

    吴赛花连连点头,还没有从这栋豪华的大别墅移开目光,她眼中满是羡慕,在乡下小楼房就算不错了,何时见过这样的大别墅。

    想到接下来自己就可以住在这里了,心底说不出的高兴。

    “表哥真是厉害,一表人才,书还念得好,现在听说还开了公司,住上大别墅,还有刚才那辆车,姑姑,你真是有福气。”

    “那是当然,他从小就懂事,我也是费了不少力气将他拉扯大,现在终于可以享福了。”

    周母虽然一直都住在农村,但却是最有面子的,楼房是整个村子里头最漂亮的,儿子有出息,左邻右舍,提起她儿子谁不竖起大拇指。

    “对了妈,表嫂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吴赛花问。

    周母摇头:“我哪里知道,我们今天来也不在家,真是不知道尊敬老人。”

    “姑姑,听说表嫂怀孕了呢。”她有些好奇。

    周母笑容渐渐多了:“是啊,怀孕了我才来照顾的嘛,大孙子就快要出世了,以前那个媳妇啊,不下蛋的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