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抓到局子里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6本章字数:3194字

    程小雨咬着唇,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中,那目光恨不得将程潇潇射穿,她真的没想到,小舅竟然为了她,跟自己翻脸。

    虽然本来就感情不好,但他从来都不会这么明显的跟自己做对。

    这一次为了程潇潇,他是打定主意要跟自己结仇了。

    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程小雨一看来电是周祈安就慌了,不知该怎么解释婆婆被抓进局子的事情。

    屏幕在不断闪烁,她却犹豫不定,不敢接电话了。

    那头周祈安既着急又上火,程小雨不知道的是,刚才吴赛花已经打电话给周祈安,偷偷告诉他,周母被抓走的事情。

    还有在商场里头吵架,都一五一十,全部招认,现在他不过是打电话来确认一下。

    程小雨不接,他当然也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无端愤怒,狠狠的将手机砸在地上。

    秘书一推开门,见此情形,吓得进退两难,愣是站在原地不敢出声。

    周祈安什么也没说,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走了出去,整个过程,秘书都变成了一个透明人。

    她从来没见过总裁发这么大的火,捂着胸口不断喘气,一看怀中加急文件,哎哟的皱起眉头。

    程小雨呆呆的等着屏幕不亮了,想了想,又将电话打过去,这一次却提示关机,她咬着唇,十分着急,再拨打了几次也是同样的机械女声。

    四处看了一眼,吴赛花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她跺跺脚,瞪了一眼导购小姐那诡异的目光,愤怒的转身离去。

    早知道这么多破事,她今天是绝对不会出来的,白白受气不说,还要惹上这么大一个麻烦。

    周祈安回到家中,吴赛花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她哭得眼睛通红,一听见开门的声音,马上就站了起来。

    看见他走过来,哭得更大声了,毕竟是乡下到城里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她觉得能被警察抓起来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如果姑姑被抓了,她肯定也不能继续呆在这里,立刻就慌了。

    “表哥,怎么办?姑姑被警察抓走了,是那个坏女人,姑姑说了她几句,她的男人就叫警察来了。”

    刚才在电话里头他也没有来得及仔细过问,“是哪个女人?”当时程小雨就在身边,按说是一般人都不敢动她们的。

    “我不知道,姑姑说……是……是她婆婆……”

    周祈安内心巨震,几乎是一下子就猜到了那个名字,他无力的扶着沙发,头有些疼。

    为什么偏偏是潇潇,妈以前就不喜欢她,这个时候去招惹她,真是没什么好事情。

    而且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是陆谨言,他的本事在A市通天。

    “你表嫂当时不是也在吗?为什么就没阻止他们?”

    虽然小雨跟陆谨言的关系并不和谐,但这么一件小事,总是可以网开一面的吧!

    周祈安并没有想到,只要关乎到陆谨言,所有事情都会出乎意料,例如他现在的女人,是他的前妻。

    明明是被自己抛弃的,现在却成了他在最不能招惹的人,他心里的滋味,十分难受。

    “表嫂说了,他不答应,一定要让姑姑到局子里头去,表哥,姑姑不会有事吧,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吴赛花哭得更大声,扯着周祈安的衣袖,他拍拍她的肩膀,摇头:“没事的,放心吧,我这就去将人接回来。”

    “那我跟表哥一起去。”

    两人一起出门,正赶上了准备进门的程小雨,她一抬头,就对上周祈安的阴沉的脸。

    程小雨有些心虚,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小雨,我妈到底怎么回事?”

    他压抑着怒火,这个时候他还要依靠陆家,就算有什么不满,也不能随便发泄出来。

    “妈去招惹了潇潇,偏偏被我小舅看见了,你也知道,妈的那张嘴,骂了一些十分难听的话,小舅哪里还肯罢休。”

    “你就不求一下她?”

    程小雨不可置信的看着周祈安:“是不是还要我跪下来才算是求呢?我小舅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妈当时的情况谁也拦不住,程潇潇也不松口,你说我们做了那些事情,他们还肯松口吗?”

    周祈安无力的垂下了肩膀,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们到底是怎么说的?”

    程小雨干脆进门,也不想回答他的话,周祈安对于周母不分好坏的纵容程度,让她难以忍受。

    “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哼,你不是要出门去接你妈吗?你去问她不就好了,我要是说什么了,你觉得等下你妈会怎么看我?”

    周祈安脸色难看:“她是我妈,年纪又这么大了,你就不能理解一下吗?”

    一说起这个,程小雨想起今天的事情,火气是蹭蹭的往上涨,从口袋里头抽出一张购物小票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还有大庭广众四处撒泼,骂人,这就是好的行为吗?如果你觉得她这么做是对的,值得我们尊重,那我还是暂时搬出去吧,免得以后闹得不可收拾。”

    周祈安也冷静下来了,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母亲的性情,确实有些难以招架。

    安慰的将程小雨抱在怀中,放软了语气:“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委屈你了,今天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以后就让她少去那种地方。”

    这样敷衍的态度她十分不满,又不想继续吵架,现在周母被抓了,他心情肯定不好,自己又怀着孩子,也不想动气。

    最后周祈安独自一人去了警察局,吴赛花被留在家中。

    程小雨思前想后,就知道了一定是吴赛花提前打电话,又想起她私自动自己的东西,当下更是没好脸色。

    她看见做在沙发上吃零食的人,这个时候还心安理得,不由怒火中烧。

    “你姑姑还在警察局呢,你倒是心情好得很,还能在这里淡定的吃喝。”

    冷不丁听见她说话,吴赛花吓了一跳,她是有些害怕这个女人的。

    “表……表嫂!”

    程小雨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吴赛花被看得头皮发麻,不得已放下了手里抓着的巧克力。

    “表嫂要么你先上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等姑姑回来。”

    “是你打电话告诉祈安的吧。”

    吴赛花不敢隐瞒,冲她点头。

    “还有,以后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动我的东西,这点礼貌难道没人跟你说过吗?要是让我再发现一次,你马上给我滚回乡下去。”

    吴赛花被吓住,没想到她会突然变脸,原来表哥说表嫂多么善良都是骗人的,这才是真面目。

    她在心中鄙视的想,不就是多了一个城里人的身份嘛,要不是出身不好,她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地步。

    她是被抱养的,如果当初来这里找表哥,说不定现在的总裁夫人就是自己了。

    手机铃声不断响起,程潇潇不耐烦的继续按掉,最后干脆关机。

    陆谨言在她身旁坐下,一只手摸了摸她额头,语气温柔的问:“周祈安?”

    “嗯。”

    “死性不改。”

    “他这么紧张她妈妈,难怪一刻也忍不住,只不过我倒想看看,我不点头,他还能怎么办。”

    以前为了妥协,不知道受过多少委屈,他从来都只是劝自己要让着他母亲,说她拉扯大自己吃了不少苦头。

    大年初一的水是冰冷的,她还得起床干活,做饭给他们吃,因为是在乡下过年,条件也相对比较差。

    所有的家务活几乎是程潇潇包办,她就跟个老佛爷一样,站在旁边指挥,挑刺儿,她当时心中的委屈,都化成了隐忍,反正每年才回来一次,过去就好。

    当她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周祈安却觉得理所当然,她真不敢回想,当时的自己是不是脑子坏掉。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别忘记监狱里头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充耳不闻,甚至火上浇油,无论是谁,你都不是随意可以践踏的。”

    “陆先生,谢谢你。”

    她抬头,正对上那双漆黑的眸子,眼睛一眨不眨,仿佛有什么光芒在闪动。

    陆谨言松开手,改为抚摸她的脸:“跟我结婚,不需要顾忌什么,陆家的人,也不能将你怎样,除了我一个人的话之外,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

    他确定自己有能力保护她,让她重新回到从前无忧的日子。

    她靠在陆谨言怀中,心下温暖,想起了曾经妈妈对自己说过的话。

    “嫁给一个你不需要低头的男人,更不需要跟身边的任何人交代,你嫁的人只是他,而不是他的整个家庭,这样你的幸福才不会轻易被别人左右。”

    当初她跟周祈安结婚,等同于一并嫁给周家,才会百般容忍周母对自己过分的行为。

    而陆谨言却可以让她百无顾忌,只需要对他一个人忠诚,甚至可以将你宠得无法无天,女人需要的,不就是这样纯粹的婚姻么?

    “潇潇,我不希望你后悔,或许你曾经绝望过,但我却没有更早的将你留在身边,才会铸成大错,我以为他可以给你幸福。”

    因为曾经你看着他的眼中满是爱恋,我不忍心去打扰,一直到你们之间的感情破裂,才敢再次站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我对感情的局促不前,你就不会被他欺骗,更不需要忍受那些痛苦。

    “你见过我?”

    她听出了不一样的意思,惊讶的看着这个男人。

    陆谨言没有回答,只是吻了吻她眉心:“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我已经如愿以偿。”

    她内心巨震,难道真的不仅仅是因为一场交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