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分分钟在这里办了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6本章字数:3186字

    程潇潇端着茶,轻轻抿了一口,淡定的笑:“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现在讨论这个问题,应该是太晚,况且我并不认为跟他之间有什么问题,我只不过是离了婚,而不是杀人放火。”

    陆老爷没想到她会这样反驳自己,有些生气,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开门尖山的问:“你到底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尽管开口吧,我会替你完成,条件就是你离开他。”

    成潇潇摇头:“我跟他的婚姻,十分纯粹。”

    只是他将自己从地狱中救出来,她以身相许,就这样而已。

    严格算起来,她才是占便宜的那个,以陆谨言的条件,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而她说不好听,已经是二手了。

    “纯粹?”陆老爷神色带着一丝的鄙夷:“难道不应该说是交易吗?”

    听了这话,程潇潇知道,他必定是调查过自己,这些事情,除了陆谨言跟她这个当事人之外,就再也没有别人清楚了。

    “就算是这样,那也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爸,他是您儿子,您难道不相信他的判断吗?”

    “公司的事情,我从来都不担心,但是你的身份对他的影响,只会是一个污点,陆氏的继承人,不能够有丝毫的把柄。”

    “爸,您肯定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不能答应您的请求。”

    “我还没同意你进陆家大门,这声“爸”未免叫得太早,你如果还有点脑子,就该知道,你跟着他,最后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他给了我自由,剩下的那些东西,我已经不需要了。”

    “那程氏呢?”

    陆老爷也不着急,慢悠悠的看着雾气从茶杯口升腾起来,神色平静。

    程潇潇内心诧异,怪不得他有恃无恐,原来手中有程氏做筹码,打定主意她真的会离开陆谨言吗?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知道,决定权其实不在自己手中,只要陆谨言不同意,她是不可能离开的。

    “如果你跟他离婚,程氏我会还给你,保证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难道你希望看着你爸爸的心血付诸东流?”

    程潇潇矛盾,这是她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如今被当做筹码推到自己面前,条件是要跟那个男人离婚。

    感情从来都是虚无缥缈的,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金钱,才是保障,她现在一无所有,陆谨言万一突然提出离婚,她能够得到的,也仅仅是自由而已。

    人啊,就是这么贪心,在监狱中的时候,只想着可以逃出去就好。

    可是现在跟他结婚了,又希望重新将程氏恢复到从前的辉煌。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办法,真的让她十分难以抉择,十根手指揪在一起,内心慌乱。

    “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就要想清楚,现在程氏已经被我们收购,分拆了卖出去,也是可以的。”

    如果是这样,从此以后就没有程氏了,陆谨言曾答应过,她想要怎么处置都可以,但只要陆老爷干涉,这一步就会十分困难。

    程潇潇很矛盾,只要一想到陆谨言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就无法做出决定。

    爱情与婚姻,都是坟墓,她已经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了。

    这个时候,财富朝她抛来橄榄枝,她该如何抉择?

    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说了一声抱歉就推门出去。

    电话那端是陆谨言细心温柔的叮嘱,让她不要忘记吃中午饭,说今天很忙,不能回来陪她。

    回到包厢之后,程潇潇坚定的拒绝了陆老爷的提议。

    “对不起,您的条件我不能答应,不过如果是谨言要跟我离婚的话,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陆老爷诧异,能一通电话就让她改变主意的人,可想而知是谁,他心中不悦,声音也冷了下来。

    “程小姐,希望你不要后悔,我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个结婚的,无论如何,公众面前,我也绝不承认让你进陆家大门。”

    “这些我不会在意,但如果是谨言希望,我仍然会尊重您。”

    “程小姐,你真的想好了吗?就因为你跟我儿子在一起,一个得不到保障的婚姻,你要放弃这些东西?”

    程潇潇看着文件上的内容,不得不承认,十分心动,但方才陆谨言的一通电话,让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些东西已经失去,如果要赌,是不是应该换一种方法,她的人生如今跟陆谨言捆绑在一起,何不尝试一下,重新开始。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信心,也许是他那沉稳而让人心安的力量,总之这短短的时间里,她觉得那个男人,已经渗透到自己血液中。

    “我很感谢您能够给我这个选择的机会,但是我跟他已经结婚了,婚姻是不能用这些来衡量的。”只要心中还坚信爱情。

    但是她这么做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陆谨言。

    “哼,天真,等你什么都失去,一无所有的时候,就会明白你现在所做的决定有多么错误,难道你忘记了当初程氏破产,周祈安又是怎么对你的吗?”

    “既然您已经清楚,为什么还要同意让自己的孙女嫁给他呢?”

    “这些无须你操心。”

    陆老爷愤怒的瞪着她,程潇潇叹息一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只是为自己当初的天真在承担后果,如果这一次依旧错了,我想,那就是我活该吧。”

    程潇潇走出去的时候,在门口看见了陆谨言的车,他降下车窗,朝她露出一个脑袋,按了喇叭,她才回过神。

    转身看了一眼这间茶社,蹬蹬的跑过去坐在副驾驶上。

    陆谨言探过身来替她系好安全带,又摸了摸她的脸,用温柔的声音问:“很惊讶吗?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里?”

    她想说的话他都已经说了,乖乖点头,表示好奇。

    “傻瓜,我爸爸找你,我难道不会担心吗?万一你真的心动了,答应他的条件,那我岂不是成了被抛弃的那一个?”

    她惊讶的张着小嘴:“原来你都知道,那为什么……”

    陆谨言看着她,突然勾起唇角:“难道你老公在你眼中,还比不上一个程氏吗?我的就是你的,你想要的,不是已经在你手里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傻呢?”

    她说不上来此刻内心是什么感觉,陆谨言就这么相信她?

    “万一我真的经不住诱惑,答应你爸的条件了,你会怎么做?”

    “没有万一,我知道你不会答应。”

    程潇潇不知道他这种自信是哪里来的,但她很稀罕,内心都被感动填满了,对于他上下其手的动作也没有多少抗拒。

    “那个电话是你故意打的吧,是为了试探我关键时刻有没有动摇吗?”

    他傲娇的顿住手,整张脸埋在她颈脖间,不说话,程潇潇看着他发红的耳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伸手绕过他脖子将他的头抱住,低声说:“如果你不打电话来,那我说不定就真的跟老爷子签订协议了,你要知道,那对于我来说,诱惑是多么大。”

    “你敢?”

    他探出头来,闷声说。

    他不愿意承认的是,方才真的十分担心她一个动摇就同意了,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日,如果被毁了,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可你最后打电话来了,我觉得还是跟着你比较有保障,毕竟我猜你的存款应该是十分可观的,肯定比一个程氏要吸引我。”

    “你对我的存款感兴趣吗?”

    “你的一切我都感兴趣,例如公司,股票,基金,全部,包括你……”她弯起眉眼,露出动容的笑。

    陆谨言伸手去摸口袋,掏出一张卡:“这是我的副卡,你想怎么刷就怎么刷。”然后他又想了一下:“至于剩下的那些,好像还需要点时间。”

    程潇潇没想到他这么认真,神情也全然不是在开玩笑,忍不住就笑了出来:“你这是真的在把全部的财产都转移给我吗?难道就不怕我突然跑了,然后你就变成穷光蛋?”

    “你舍得放弃我这么好的男人吗?你去哪里找?这个世界上,难道还能找得到对你更好,比我更优秀的?”

    没想到是个闷骚腹黑男,程潇潇嘿嘿的笑着伸出双手去,挂在他脖子上,两人靠在一起,安全带还系在身上,姿势十分别扭,她却不觉得难受。

    “你真是个自大狂,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找不到比你更好的男人吗?”

    “当然,我将你身边有可能发展的人都逐一排除过了,确定完全不可能有人胜出,而且像我这么帅的,更少。”

    “我以后该给你起一个外号。”她吻了一下他的唇。

    陆谨言呼吸粗重,问:“叫什么?”

    “陆自狂,自大又狂妄,平日里不苟言笑,其实腹黑闷骚,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但其实错错错,你就是别开口,否则容易泄露本性。”

    “你倒是说,我本性如何?”他笑得十分欠揍。

    程潇潇突然松开手,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啊呀,关键时刻你别断片儿啊,我本性到底怎么了?”这要是不说,心里头就不舒服,他陆谨言最在乎就是这个女人眼里的自己。

    “你是真不说?”

    他咔哒解开安全带,扑过去,二话没说开始对她动手,这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呢,程潇潇马上就求饶了。

    当他的手伸到衣服里头,终于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他也不松手,就这么按住她的腰,眼神炙热,言下之意,你要不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分分钟在这里办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