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人若犯我,我必除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6本章字数:3050字

    “真是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情,说多了几句。”

    “没关系,我们都知道你忙。”

    “是啊,梅姐最近是春风得意啊,你那个女婿的公司,听说也很不错,以后陆家发展好了,肯定也是带着水涨船高。”

    都是一个圈子里头的人,谁都知道陆家那点事,因此都不在陆梅面前多说关于陆谨言的事。

    被一个登堂入室的私生子抢走了一切,陆家兄妹都是气得眼红,可也无奈,人家能力就摆在那里,短短的两三年,陆氏的发展前景,有目共睹。

    他用时间跟能力来证明自己,赌注了悠悠众口,反而是他们这些有着名正言顺身份的人,没有了说话的底气。

    “不过听说那是你继女的老公,离婚了又娶了你的女儿,这听起来总是有些不可思议啊。”一个妇人笑着说。

    “是啊,这确实是有些,不过好男人嘛,抢过来就是自己的了。”

    陆梅脸色发白,咬着唇不敢应一句,事实上如果她们知道那个继女现在还嫁给了自己的弟弟,一定会狠狠抓住机会嘲笑一番。

    “你们陆家好歹也是有名望的,我们家就不同,上次金融风暴影响,资产都缩水了。”

    “红姐你谦虚什么,谁不知道你老公有本事,事业重心都在朝香港发展了,你们根基深厚,什么风暴都影响不到。”

    “哪有你们说得这么好。”女人娇笑,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陆梅心底十分不舒服,谁都知道程家破产了,要不是看在陆家的份上,现在肯定也不会跟她混在一起。

    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妇人,其实也只是攀高踩低,你要不是这个圈子,永远不会多看一眼。

    “梅姐,你电话又响了,不接吗?”

    陆梅正在切牛排,看见上面跳动的陌生号码,心又是一紧。

    “是骚扰电话。”按掉之后,不过两分钟,又继续打来了,众人这时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眼神看着她。

    陆梅抓着手机的手骨节都是泛白的,她站起身,又离开了座位去接电话。

    来到走廊外面,一接通,一个色眯眯的声音就窜了出来:“美人啊,我都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了,还不来?”那头催促着:“要是再不来,我可要投诉你了啊。”

    陆梅恨不得将手机瞪出一个洞来,对着那头骂:“神经病,你打错了,我不是做这个的。”

    “死三八,想骗老子呢,我给你十分钟马上过来。”

    “神经病,去死吧。”

    气呼呼的挂上电话,一看还有满格电,这要被骚扰到什么时候,已经不能继续跟这群女人呆下去了,必须尽快回家。

    陆梅这么想着,手机却安静了,她坐下来后准备找借口离开,这期间,手机都没再响过。

    服务员过来结账的时候,她的手机终于还是响了,陆梅存心不管,抽出钱包,准备结账。

    哪知这时不经意碰到了屏幕,电话一下子就接通了,开的还是免提模式。

    “你的身材真棒,我看着图片就爱不释手,等下过来了给哥哥好好摸摸,哥哥一定会狠狠疼爱你的,我在酒店等你啊。”

    “怎么不说话呢?放心吧,哥哥很大,一定可以满足你的。”

    “快来吧,我都硬起来了。”

    粗俗色-情的话语,让在座的女人们听了面红耳赤,目光都不约而同看着手机的主人。

    陆梅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这些话就这么被放了出来,她们一定认为自己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服务员也是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然后接过她的卡,转身走了。

    剩下的那几位夫人,脸上表情不可谓不精彩,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陆梅整个人都慌了,口不择言的解释着:“那个……打错了,骚扰电话,是骚扰电话。”

    一个电话是骚扰,可是她们分明看见,她已经连续出去接了好几个电话了。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不是这样的。”

    解释就是掩饰,陆梅已经从她们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幸灾乐祸。

    “真是没想到,梅姐还有这个特殊癖好。”

    “不过你现在单身,跟小猛男玩玩,无所谓了,记得要做好防护措施。”

    另外一个夫人更过分,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才笑着说:“这一把年纪,当心别玩出个种来就行。”

    陆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她们鄙夷的目光中离开餐厅的,一走出去,电话又响个不停。

    她举起手就想要将手机砸了,可一想到那威胁的声音,又不甘心的放了回去,万一真的给所有人都发送这样的信息,她以后真的不要见人了。

    “怎么样,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小丑又冒了出来,陆梅揣着拳头,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她的手机一定是被人监控了,甚至投放了病毒。

    “鉴于你今天的表现良好,我先消失了,晚上再来找你,记得别关机哦。”

    陆梅这一整天,都任由手机在包里响,程小雨郁闷了,她打了一天也提示在通话中,最后不得已发了短信。

    她也没看到,等到晚上的时候才注意到有她的信息,内容却让她大吃一惊。

    “妈,我能不能回来住几日?”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女人的直觉很准,陆梅几乎是一下子就猜到女儿跟女婿之间出了问题,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婆媳矛盾。

    她用座机打了程小雨的电话,那边很长时间没有人接,过了半个小时才回了过来。

    程小雨在电话里没说什么,只说是想要散散心,有些闷,陆梅又不是个傻子,哪里听不出来她电话里头的落寞。

    “想回来就回来吧,妈这里你随便住,要是他对你不好,就马上分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不满大街都是嘛。”

    “妈,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跟周祈安不是感情问题,而是婆媳问题,但这个问题,往往更严重。

    “不是这样你要回来做什么?”

    “只是有些想妈了,想回来陪陪你。”

    陆梅想起今天的遭遇,马上就对电话那头说:“要是没什么事就算了,妈不用你陪,这几天还有事儿呢。”

    她是不想让程小雨知道自己被骚扰的事情,这才过去大半天,手机在充电中也在不停的响。

    陆梅彻底有些怕了,挂了程小雨电话之后,她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实在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咬着牙,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给程潇潇,自己用了这个办法对付她,马上她就以牙还牙,这个小贱人果然不好招惹。

    “喂!”

    “是我。”

    “阿姨,您有什么事吗?”

    “电话的事情,是不是你让人做的?”

    “阿姨您在说什么呢?”

    “别装蒜了,是你在对付我吧?”陆梅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程潇潇一听就乐了,故意说:“阿姨我实在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跟谨言结婚之后,我们的关系更加是亲上加亲,怎么可能对对付您呢?”

    陆梅见她不承认,气得快吐血:“不是你这个小贱人还有谁?”

    “阿姨,我这人呢,特别公平,要是别人不招惹我,是绝对不会加害任何人,可要是谁惹了我,那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除之。

    “程潇潇,你别得意,当心我弄死你。”

    “阿姨,我刚才不小心开了录音的功能,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份证据,应该是可以呈上法庭的。”

    “你这个小贱人,别以为这么做我就会放过你,你是不可能光明正大走入我陆家大门的。”

    “这个请阿姨放心,我跟谨言两个人,已经结婚了,至于能不能得到陆家的认可,那是我的事情,也不需要您费心。”

    “马上让你的人停止攻击我,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陆梅口不择言的威胁,气得浑身颤抖。

    “阿姨,我是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什么叫攻击?您可是我的姐姐,我怎么会对家人做出这种事情呢?”

    一声“姐姐”喊得陆梅鸡皮疙瘩都跟着起来,浑身汗毛都在抗议,她当初这么拼命想要整死她,现在竟然被她踩在肩膀上,这一股气,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你给我闭嘴,跟那个私生子一样不要脸。”

    “以后请放尊重一些您的用词,否则有些事情,我不介意闹大。”

    “你说什么?”

    “阿姨您知道A大吗?听说里头的大学生非常英俊,而且勇猛无比……”程潇潇慢悠悠的说完,满意的听见了电话那端的抽气声。

    陆梅整个人都懵了,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包养小白脸的事情?

    自从程严华住院之后,她就不甘寂寞,跟着圈子里的女人到那种地方去了两次,非常刺激,后来也忍不住动了包养的念头。

    而她的那个对象,就是A大的学生,程潇潇这么说,是有什么证据掌握在她手里吗?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整个脑子一片空白,铃声还在不断的骚扰着,她抓起手机狠狠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