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6本章字数:3134字

    这一整天,差点让周祈安崩溃,好不容易让程潇潇的事情平息,老婆跟妈的婆媳矛盾又大爆发。

    “说什么,我自己的儿子的房子我都不能住,娶了媳妇忘了娘。”

    周母抹着眼泪,狠狠的瞪了程小雨一眼,不甘心的离开了。

    周祈安顾不得老妈怎么发作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哄好程小雨,他抓着她的手,语气温柔:“小雨,别生气了好吗?你也知道潇潇跟我们之间闹成这样了,她肯定是故意想要离间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要是你真的生气,那岂不是正好中了她的计谋?”

    程小雨不得不承认,周祈安的话让她动摇了。

    “她还不肯死心吗?”

    周祈安听出了她语气已经有些软化,忙说:“我今天约她出来本来是谈谈程氏的结果,你知道,新合约是跟你小舅的公司签的,只是想知道她那边有什么打算,早点处理干净了,免得留下什么后患。”

    “真的只是这样?”她有些怀疑的问:“就因为一个合约,那你为什么要隐瞒我呢?”

    “我这不是怕你误会嘛。”周祈安将她拢入怀中,软声细语:“小雨,你知道我的心,当初为了跟你在一起,我做了多大的努力,难道才因为她一个小小的离间计,我们两个就要闹翻吗?”

    “你说真的是她故意的?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想要跟她复合的意思吗?”

    程小雨直勾勾的眼神逼着他,周祈安丝毫不敢承认,慌忙摇头:“当然没有,我当初是那么迫不及待跟她离婚,你也是看见的。”

    “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小雨,谢谢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打从心底里,他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但后来回想过几次,关于离婚之前,潇潇流掉的那个孩子。

    如果说她真的没有跟其他男人在一起,那就是他的孩子,但为什么她明明吃了避孕药,还会怀孕?

    周母被赶出去之后,气呼呼的走了下去,吴赛花一看,着急的问:“姑姑你这是怎么了?表哥欺负你了吗?”

    “哼,别提了,你那个表嫂,就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竟然威胁你表哥,要离家出走,否则的话就让我们回乡下去。”

    吴赛花口中的花生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姑姑,表嫂真的这样说吗?”她从心底里不喜欢程小雨,又有些惧怕。

    她毕竟是个乡下姑娘,在面对一个处处都比自己优秀的女人时,心底的自卑就涌上来了。

    “当初我就不喜欢这个儿媳妇,没想到还真是处处跟我作对,还教唆我儿子,挑拨我们母子关系,这样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入我们家门的。”

    她觉得自己儿子很有本事,有大公司,长得英俊,高学历,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但经过这两个,周母觉得,城里的姑娘是真不好侍候,倒不如娶个乡下的。

    “表嫂真的敢这么做?难道城里的姑娘真的是跟他们说的那样,最喜欢给婆婆脸色看了。”

    “哼,她敢不将我放在眼里,我让儿子跟她离婚。”

    反正儿子这么优秀,离婚了,也照样能找到更好的,何必要纵容这个女人。

    “姑姑,这话可别让表嫂听见了,她一定会非常生气的。”吴赛花想起程小雨那天冷着脸警告自己,现在还有些后怕。

    但是如果表哥跟她离婚了,自己岂不是有机会?

    这么一想,她有些兴奋的试探周母:“姑姑,要是这一次表哥真的离婚了,你觉得他应该找个什么样的姑娘才成呢?”

    “肯定要找个跟我合得来的,城里的姑娘还是算了,都是大爷,还不如我们乡下的勤快稳重,花钱还节约。”

    “是啊姑姑,这话倒是没错,城里姑娘花钱大手大脚,表哥那么辛苦赚钱,她们也不知道心疼。”

    “要是我的儿媳妇有你那么懂事,可多好啊。”周母感叹。

    吴赛花内心一阵雀跃,嘴上却说:“姑姑可别开玩笑了,我这样的姑娘怎么配得上表哥那样优秀的男人呢。”

    “你这样怎么了,我说你这样的可比那些城里的姑娘好不知道多少倍,什么活儿都会干,还不顶嘴,也不乱花钱,孝敬老人,这不就是最好的儿媳妇吗?”

    “姑姑再说我真的不好意思了。”

    “赛花啊,姑姑当时没想到,应该让你当我儿媳妇的,反正又不是真的有血缘关系。”

    “姑姑……”

    吴赛花故作害羞的将头撇到一边,心中已经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唉,你还别说,要是你表哥真的跟那个女人离婚了,我就做主让你嫁给小安,这样总算是有一个满意的儿媳妇。”

    “姑姑,你别说笑了,表哥怎么会看上我这样的乡下姑娘。”

    周母说:“他那是不知道乡下姑娘好,这两个老婆都是城里姑娘,你也看见了,哪是我们这些人侍候得起的。”

    吴赛花听了心中雀跃,一颗心也开始蠢蠢欲动,如果说以前是不敢尝试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得到了周母的支持,那就是自己行动的助力。

    “明天晚上八点周氏的董事长生日宴会,你陪我出席一下。”临睡前,程潇潇听见陆谨言突然对她说。

    本来的一点睡意被打散,她睁着眼睛,转了个身面对着他:“是周天明周董?”

    程家好歹也是浸染商圈多年,她对于这一部分人,还是比较熟悉的,从前也偶尔跟父亲出席过一些这类的宴会。

    而很不巧,周董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的结婚纪念日上,她是跟父亲一起去的。

    “怎么了?”

    程潇潇摇头,又想起灯光昏暗,他看不见,才开了口:“他的结婚纪念日上,我去过。”

    “我知道。”

    他当初就见过程潇潇,不仅如此,还对她印象深刻,但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你见到我?”她问完才发现不对:“就算你当初见过我,也不可能记得住啊,都这么多年了。”

    “刚刚才想起来的。”

    她翻了翻白眼:“我自作多情了。”

    陆谨言在黑暗中勾了勾唇角,调整了一下姿势,将人揽入怀中,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程潇潇被他逗得没了睡意,扑过去咬了他脖子一口,湿滑的舌头掠过颈脖,他敏感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看来你是准备今晚都不睡觉了。”他声音低哑,在隐忍着什么。

    挠了一下他手心,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反正明天早上要去公司开会的人不是我,不是我。”

    陆谨言也是被她气得没了脾气,长腿一伸,将她乱蹬的两只脚夹住,双手微微用力,她整个人都被他压在怀里,手脚不能动。

    脸贴着他胸膛,温热的气息传递过来,她十分不爽的扭了几下,头顶上传来他的抽气声。

    “别乱动,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程潇潇马上住手,乖乖不动了,这个时候玩火还真的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虽然知道他明天很早有个会要开,但是男人一旦发疯,后果不堪设想。

    “快睡觉,明天中午我陪你去试礼服。”

    她闭上眼睛,索性也不想了。

    第二天晚上七点多,陆谨言就安排了司机过来接她,他从公司直接过去,时间紧促,两人也只能到了再汇合。

    程潇潇不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并不拘束,当他挽着陆谨言的手走进去的时候,还是吸引了一大票的目光。

    尤其是女人眼中散发出来的那种羡慕,很难不让人察觉。

    但因为他并没有公布婚讯,许多人仍然以为他至今单身,而身边的美女,大约也不过是女伴而已。

    她身材修长,双腿纤细,皮肤白皙,五官也是少有的精致,高级定制的礼服穿在身上,比模特还要出彩。

    加上精心打扮过一番,站在陆谨言身边,让不少人感叹,果然只有这样的女人,站在他身边,才丝毫不逊色。

    程潇潇大方回应着那些探究的目光,一路随着他走到了今晚的主角周董身边。

    有道是冤家路窄,程潇潇发现了周祈安跟程小雨也在旁边,这两人的目光,尤其是程小雨,真恨不得将自己吃了。

    陆谨言也看见他们来,却突然侧过头跟程潇潇说:“我们稍等再过去,周董现在应该还有事情。”

    “好。”

    “我去给你拿杯果汁。”

    程潇潇故意与周祈安对视,微微一笑就转过身了,走到一处角落,安静的等着陆谨言。

    “你就是那个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的程家大小姐?”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平静,程潇潇抬头,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她手中拿着香槟,一副高傲的姿态站在面前,目光里尽是鄙夷。

    “听说你的丈夫,不,是前夫,今晚也来了,不过他现在应该是你的妹夫才对。”她自顾自的又继续说了下去。

    坦白说,美女长得不错,程潇潇打量了一圈得出这样的结论,但她肯定自己不认识对方。

    “请问您是什么人呢?”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情。”她微微摇晃酒杯,露出得意的笑容,又接着说:“你是陆总什么人,竟然能陪着他来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应该不知道你的那些过去吧?”

    “入狱,勾引妹妹的男人,这些过往,应该对每一个女人来说,都十分精彩的,相信男人也看了也会这样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