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就要失去你了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6本章字数:3335字

    程潇潇浑身发冷,脚步一个踉跄,勉强扶着桌角稳住身子,浑身的力气在那一瞬间,被急速的抽走,软绵绵使不上半点劲。

    她抬头看着杨总朝自己走过来,肥胖的身躯遮挡住了身后的视线,正好将她稳稳逼退在角落中。

    “是你在酒里动了手脚?”

    程潇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强忍着最后的一丝清明。

    杨总哈哈大笑,肥胖的爪子落在她肩头,这肌肤光滑似绸缎,手一触碰到就不想移开,他留恋的摸了几把,眼中满是贪婪。

    “是啊美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会儿我还有更好的东西,保证你吃下去之后,会很喜欢我要你的,只要吃一粒,没人可以拒绝。”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有些血脉膨胀,裤裆下也隆起了一团,看着面前这张脸,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想了程潇潇好久,以前因为程氏多少有些不好下手,现在可不一样了,就一个女人,他随便可以摆平。

    “滚开,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放开我。”

    感觉到他的手已经落在了大腿上,程潇潇浑身鸡皮疙瘩都跟着起来,一门心思想要避开那只咸猪手。

    药效已经渐渐开始发挥作用,她浑身没有丝毫力气,挣扎了几下,软软的跌坐在沙发上。

    杨天挡在外面,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握着杯子的手骨节泛白,头一阵一阵晕眩。

    不能这么晕过去,她一定要坚持到陆谨言出现。

    这个混蛋对她虎视眈眈很久了,如果被他带走,后果不堪设想,其实谁都知道,杨天男女不忌,玩残过不少女明星。

    那些为了上位的,许多最后都不堪折磨,他在床上粗暴,花样多,喜欢玩虐待,十分变-态。

    程潇潇已经不敢想,自己落在他手里的下场。

    “潇潇,你现在比以前更漂亮了,我怎么可能放手呢,要不是听说你到监狱里头去了,我当初就拿下你了。”

    “滚……滚开……”

    她举起的巴掌无力的垂落,使不上丝毫力气。

    这举动方便了杨天,一把将她手腕握住,将人朝怀中带,恶心的舌头还朝她脸上伸过去,准备先尝试一下佳人的味道。

    “你这么做,就不怕陆谨言灭了你。”

    杨天得意大笑:“你以为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跟我翻脸吗?在商言商,利益面前,女人不过是工具,可有可无,你还不如乖乖跟着我,就算是程氏没了,我也可以保你衣食无忧。”

    “你休想。”

    “潇潇啊,我可是追了你两个多月呢,你看都不看我一眼,让我十分伤心,你觉得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我还会轻易放过你吗?”

    “杨总,我是陆谨言的女人,你敢动我一下,他一定弄死你。”

    “嘘!”

    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笑容猥琐的又凑过去,肥胖的爪子落在她大腿上,光滑的肌肤让他一阵心猿意马。

    “别再拿陆谨言来压我了,就算你现在是他的女人又怎样?说不定什么时候玩腻了一脚踢开,还不如你趁早找条后路,房子?车子?名牌包包?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

    “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恶心吗?滚开。”软绵绵的声音传入耳中,让杨天更陶醉。

    他迫不及待半搂着她,试图掩盖罪行,看起来就像是亲密的抱着自己的女伴,也无人发现不对。

    程潇潇呼救的声音很小,在嘈杂的大厅,几乎没人听见,她还被杨天以半搂抱的姿态劫持着离去,根本看不清楚脸。

    众人都只以为是杨天女伴喝醉了,没有发觉什么异常,他来的时候确实是带着一个女模特。

    真正关心她现状的,只有程小雨跟苏珊,这两个女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着杨天带着她离去的背影。

    “小雨,累了吗?”

    周祈安走过来,吻了吻她额头。

    刚刚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程小雨心情大好,仰起头露出笑容:“没关系,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先忙,多认识一些人对公司以后的发展有好处。”

    “委屈你了,跟我来这种地方,还要冷落了你。”

    “我理解的,别这样想,一会儿应酬完了我们直接回去。”她看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时间,这个点周母肯定还没睡觉。

    回去了两人大眼对小眼,肯定又要干上一场,周母的态度,已经极品到一定程度,让她顶撞的力气都没了,能避则避。

    周祈安点点头,端着酒又离开了,这会儿没看见程潇潇,他在人群中看几眼,都没找到人。

    心里颇有些疑虑,陆谨言还在跟周董应酬,潇潇这个时候不可能离开的。

    他虽然有些想跟她说几句话,但程小雨在这里,还是不敢太过分,只能在心底默默盘算。

    苏珊看着手机屏幕上一张高清的图片,唇角咧开了笑。

    图片上搂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正是程潇潇跟杨天,要是曝光出来,单凭她的那些过去,以及今晚几人同时出现的爆点,绝对是头条。

    陆谨言带来的女人,却不给面子的勾搭上了别人,面对前夫变妹夫,依旧谈笑风生,好一出大戏。

    “苏小姐,原来您在这儿,有没有看见我姐姐呢?”

    程小雨故意四处寻找,刚才程潇潇喝了那杯下药的香槟,她是看在眼里的。

    苏珊脸色一僵,摇头:“没看见呢,说不定是刚刚走开了?”

    “是嘛,那我再去找找。”

    苏珊翘着双手,转身走到窗台外面,正好看见杨天抱着程潇潇,一脸急切的将人往车上塞。

    程潇潇不愿意,他还是很干脆的将人硬塞了进去。

    急切的拉开车门,扭转方向盘,急急踩下油门,消失在夜色中。

    程潇潇躺在后座,脑袋一阵阵的晕眩,她提不起劲,挣扎都显得徒劳,脑中嗡嗡乱转,心底却一片清明。

    指甲扎入掌心,疼痛让她有一瞬间的清醒,又张嘴咬着唇,一只手撑着身子勉强爬过去,就要去拉车门。

    杨天透过后视镜一看,立刻发现了她的意图,手一按就将车门全部锁上,露出淫-荡的笑。

    “别白费力气了,你今晚跟我好好玩一玩,明天就放你走。”

    程潇潇心一沉,不甘心的去抠车门,纹丝不动,车子一个转弯,她又狠狠的撞了一下额头。

    “啊!”

    “小美人,撞坏了我会心疼的,还是别折腾了,一会儿哥哥好好爱你。”

    “禽兽,你放我下去。”

    “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酒店,你不会不知道吧,我马上带你到我的别墅去,以后你可以住在那里。”

    他兴奋的将车里的音乐放到最大声,几乎震耳欲聋,想起马上就可以跟一直以来虎视眈眈的美人共度良宵,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在车上就要了她。

    不过美人嘛,就该好好的对待,就像一样爱吃的食物,终于得到了,要慢慢品尝,再吃个痛快。

    陆谨言周旋完生意场上的伙伴,发现程潇潇不见了,他脸色深沉掏出手机,拨打她的号码。

    手机调的是震动,程潇潇感觉到了,慢慢腾出一只手去翻手包。

    看见上面闪烁的来电,偷偷划开了屏幕,接通了电话。

    陆谨言内心十分着急,整张脸上的表情都是冷的,一直到那边接通了电话,然而却不是她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的是那震天的音乐,潇潇始终不说话,让他一下子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这音乐,完全像是在车里,可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潇潇?”

    “潇潇。”

    对着电话那端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反应,两分钟后,手机来了短信,发件人是潇潇。

    上面只有短短的两个字:杨天。

    这一刻,陆谨言脸上的表情只能用阴冷来形容,他去找酒店要监控的同时,打出了几个电话,出了这种事情,身为今晚的主人周董也感到十分抱歉。

    他也站在旁边全程看完了监控,并提出了质疑,杨天的作风本就有问题,他根本不在今晚宴会的邀请人行列,他是怎么进来的?

    “周董,你的意思是根本没有邀请他吗?”陆谨言的脸更黑了。

    沈清也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就是项目投标失败,也没见过陆谨言脸上有这么可怕的表情。

    “陆总,我的名单都是经过仔细审查的,我助理这边也问过了,绝对没有杨天这一号人,至于他是怎么混进来的,我们还要查一下。”

    监控的最后,显示他带着程潇潇走了,陆谨言看到这里,浑身的情绪都崩在了一起,只要不经意的撩拨,就会爆发。

    “陆总,我来开车吧。”沈清说。

    他没有反对,这个时候自己的情绪已经频临爆发边缘,开车非常危险。

    “陆总,我这边已经让人去调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只要他用身份证去酒店前台,马上就会有人通知我们。”

    沈清有些担心他的状况,朝后视镜看了一眼,陆谨言双手遮住眼睛,浑身都弥漫着低压的气流。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一个激灵坐直身体,眼神冷得像寒冰,突然急促的开口:“马上打电话让人调查杨天的住址。”

    等了二十多分钟没有结果,他已经知道,这个老色魔恐怕根本就不是去酒店,而是回了他自己的别墅。

    狡兔三窟,谁知道他又有多少可以落脚的地方。

    从未有一刻心底这么着急,茫茫的车流中,霓虹闪烁,他却怕得不知所措。

    他后悔了,不该带她出来,不该离开,应该在身边好好看住她,悔恨着急占据了整颗心。

    车停在天桥上,他拉开车门,站在夜晚的寒风中,从未有过的无力感笼罩了下来,哪怕是刚刚来到陆家,被所有人算计,他都不曾有过这么害怕的时刻。

    “有烟吗?”

    沈清递了一根过去,想要替他点上,陆谨言抓过打火机,火苗亮起,照着他那张惨白的脸,颤抖的手却怎么也点不着嘴里含着的那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