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落入禽兽的魔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011字

    宴会上陆谨言匆忙离去,苏珊已经察觉出苗头不对,她看着手机里头的照片,狠狠心就下了决定。

    不过是一个跟着出席的女伴,至于让你那么着急吗?

    她迷恋陆谨言的事情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从第一次的采访任务失败到后来的主动约会,一直都被拒绝。

    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抓住了一切资源,制造两人见面的机会,哪怕陆谨言从来不肯理会。

    她觉得自己的身份跟他十分登对,而她的能力,美貌,都丝毫不逊色,只有陆谨言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今晚的程潇潇,只是一个教训,她可以容忍自己喜欢的男人单身,却不希望看见他身边出现任何女人。

    “小雨,你怎么躲在这里,我四处找你呢。”

    周祈安在宴会厅外面找到了程小雨,发现她正在独自发呆,伸出手到她眼前晃了晃。

    “发什么呆呢,难道是在想我?”

    “美的你,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当然,怕你闷坏了,我们这就回去吧。”

    她点点头,还不忘低头看看手机,心道,终于熬到这个点了,周母应该睡下了吧。

    周祈安并不知道她想什么,家里的事情他向来是出门就忘记,甚至这么激烈的婆媳矛盾,他都丝毫不觉得需要解决。

    只要孩子一出生,什么都会好的,这是他一直的想法。

    让程小雨没想到的是,回去之后,周母跟吴赛花没有睡觉,而是在客厅跳起舞来,乱七八糟的东西弄得四处都是。

    自从她们两个人住进来之后,整个客厅,都是肮脏的,地上永远都有打扫不玩的瓜子壳,零食包装袋,包括桌上总是丢着用过的纸巾。

    她有些小洁癖,看见这些内心就在咆哮,发狂。

    周祈安全然没有这个觉悟,也从来不去说,程小雨觉得自己继续这么隐忍下去,不知道她们还会得寸进尺到什么程度。

    周母跟吴赛花正玩得起劲,音乐突然被关掉,惊愕的扭过头来,一看是程小雨,周母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难看。

    “一回来就要给我脸色看吗?”

    周祈安马上冲过去安抚暴怒的母亲,这个点吵起来,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妈,音乐是我关掉的,刚才进来的时候物业那边接到邻居投诉了,你们半夜太吵,他们没办法睡觉。”

    周母不太懂得是怎么回事,说:“我们自己家里放音乐,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妈,我们这里是高档的别墅区,有专门的物业管理,要是太吵了是会被投诉的,跟乡下不一样。”

    她点点头似懂非懂,也就没再这个事情上揪着不放。

    程小雨什么都没说,冷着脸上了楼,打开门又关上,从头到尾,也没跟周母说过一句话。

    周母气呼呼的瞪着周祈安,指着楼梯口:“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回来了一句话也不说,只会摆脸色。”

    “妈,小雨她陪我去应酬已经很累了,您能不能歇会儿,别没事就找她麻烦了。”

    “你这里什么意思?”周母厉声道:“你是说我欺负你媳妇了?”

    “妈,睡觉吧,我今天工作了一天还去应酬,真的不想跟您吵了。”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累什么累,我怀着你还要下田干活的时候,可没说过半句累。”

    只要一牵涉到这些问题,周母总是会将从前多么辛苦搬出来说一通,这么多年过来,早就已经听得不耐烦了。

    但他每次都没有反驳,也知道母亲拉扯大自己确实不容易。

    “妈,表妹,你们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我先上去了,明天早上还要开会。”

    “看看,这是什么态度,一个两个都这样,欺负我这个老太婆。”

    “姑姑,别生气了,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表哥也没有这样,只是表嫂有些不近人情而已。”

    “城里的女人都一个德性。”

    程潇潇发了信息出去之后,躺在后座,浑身都是冷汗,没过多久,她又开始担心,杨天这么狡猾,要是陆谨言根本就找不到他们在哪里,岂不是白费力气?

    她又拿起手机,尽量让前面的杨天看不见自己的动作,偷偷开锁,找到定位功能,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发送过去。

    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如果陆谨言再不出现,她就要落入这个禽兽的手中。

    浑身一阵恶寒,她用尽力气,将手机丢到座位底下,定位功能一直开着,她开始庆幸,当时因为觉得好玩,曾尝试过看看他在什么地方。

    车子又一个急速拐弯,她狠狠撞了过去,这一下子,眼前彻底陷入黑暗,浑身软绵昏迷了过去。

    杨天频频透过后视镜朝她看来,看见只是睡着了,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一想到这样美丽的女人就要属于自己,亢奋得手都在颤抖。

    陆谨言又怎样,他玩的女人自己不是照样可以玩。

    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烟味呛入了肺里,他忍不住咳了起来,沈清转身从车里抽出一瓶水来。

    拧开瓶盖,陆谨言灌下去之后脑袋也在一瞬间清醒了,手机传来震动,他打开一看,是微信。

    这个时候他本没有什么心情,还是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看见内容,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了。

    庆幸自己没有漏掉这么重要的信息,是定位,潇潇发过来的定位信息。

    “沈清,快,开车。”

    这个时候沈清的手机的信息也来了,调查结果显示,杨天在本市经常出入的房产有五处,分别是几不同的区。

    陆谨言对比了一下地址,很快就确定了其中两处,然而相隔的路程并不算近,如果一个一个找,时间太长,他没有时间可以拖延了。

    翻开通讯录,又打了一通电话出去,他选了其中一个地址,另外一个,让人马上赶过去。

    一路上,他说不清自己内心是怎样的焦急,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平时的运筹帷幄,荡漾无存。

    “潇潇,你一定不能有事。”

    他揉着脑袋,频繁看向手表。

    滴滴滴!

    手机又来了新的提示,他脑中突然就闪过一个念头,定位功能!他记得她的手机曾经下载过。

    马上翻开软件,看见属于那一个红色的小点在闪烁,他激动得几乎掉下眼泪,仿佛一块悬着的巨石终于落下。

    “沈清,上去环城高速,他们在朝九州方向走。”

    “陆总,坐稳了。”

    他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加速,在黑夜里飞驰。

    杨天将车开到郊外的别墅之后,急不可耐的下了车,跑到后座去,看见美人安静的睡颜,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摸了几把。

    “好光滑的皮肤啊,真是漂亮的脸蛋。”一会儿一定要小心一点,不然弄伤了可就不好看了。

    他这么想着,将人从车里头抱了出来,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香味,骨头都是酥软的,有人打开了大门,他马上抱着程潇潇急冲冲的朝房间里头走。

    看着她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他几乎是痴迷的跪在床边,不断抚摸着她光滑的小手,时不时低头去亲亲。

    这一顿大餐,该怎么好好享受呢?

    他心里做着建设,舍不得粗鲁一口吃掉,那样岂不是暴殄天物?

    他盯了这么久的人,可不能跟对待那些女人一样,他还准备好好的养着呢,到自己玩腻了,再丢出去不迟。

    “美人,乖乖在床上等我哈,哥哥去洗个澡,回来好好疼你。”

    他也不担心人会跑掉,这种药已经用过很多次,每一次效果都非常好,从来没有意外。

    进浴室前,他又从抽屉里头找到了另外一种催-情-药给程潇潇喂了下去。

    等自己出来的时候,药效就差不多要发作了,今晚过去,明天拿出录像一看,她又怎么敢反抗自己。

    美滋滋的想着,他吹着口哨进了浴室,一边洗澡,一边高声歌唱。

    今晚的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的好,洗到下面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光是想想她的模样,就已经这么激动。

    迫不及待扯过浴巾,胡乱擦了一下光着身子就走了出去。

    程潇潇还躺在床上,双眸紧闭,脸颊开始泛红,药效正在逐渐摧毁她的理智,不安的在床上扭动着。

    杨天一看,鼻血流了下来,他激动的扑过去,双手在她身上流连,眼中散发着贪婪的光芒。

    “美人,我终于得到你了。”

    将她翻过身,肥胖的爪子抓住拉链,一点一点的拉开,露出白皙光滑的后背,他舔了舔唇,手掌抚摸过去,滑腻的肌肤让他忍不住惊叹。

    这样的极品,哪怕是玩过再多女人,他也觉得不如眼前这一个,难怪陆谨言都肯上你的床。

    迷药过去,她稍微有些清醒,也察觉到了自己后背上作乱的那只手,想起昏迷前的那一幕,惊恐得浑身颤抖。

    杨天正准备开动大餐,发现她醒了,双手用力就压了上去,将她钳制在身下,不断去磨蹭她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