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别怕,我在这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257字

    程潇潇惊慌中张开嘴对着他的手臂就咬了下去。

    杨天成吃痛,又甩不开她,一巴掌就打了过去,将她半边脸都打红了,程潇潇浑身颤抖得厉害,身上又使不上什么力气,只能大口喘息着。

    “臭女人,反抗什么,你以为自己算什么,不过是被人玩烂的,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一会儿我要你求着我要你。”

    “滚开……你这个混蛋,你这是犯罪,强迫,陆谨言会杀了你。”

    “你以为他还会管你吗?说不定要把你送给我呢。”

    “混蛋,混蛋,放手……”

    杨天成跟她扭打在一起,用力撕扯她仅剩不多的布料,早知道就多下一点药了,醒来还真是麻烦。

    他有些恼怒,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粗鲁,程潇潇被他的蛮力制住,手臂上都是淤青,药效开始发作,她紧咬下唇,死死压抑住。

    “再挣扎啊,我看你还没有这个本事,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除非愿意侍候我。”他说完哈哈大笑,将她双手固定在头顶。

    “混蛋,你休想,放开……放开我。”

    这个禽兽到底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程潇潇感觉越来越不妙,燥热在不断升腾,她掐着手掌心,指缝里有鲜血流出,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好好享受才是真的。”杨天成说完哈哈大笑,眼中发出光芒。

    陆谨言脸色凝重,看着手机上渐渐缩小距离的红点,神色紧绷,浑身的神经都处于一种极端的状态。

    还差一点点,潇潇,我很快就会找到你了。

    红点一直没动,他猜测对方一定是到了目的地,这样情况,她只会更加危急,杨天成的名声在圈内十分糟糕,任何人都不愿意落入他手中。

    这一次他竟然敢动自己的女人,最好保证潇潇没事,否则他一定不会轻易罢休。

    到了别墅区之后,保安将车拦了下来,陆谨言几乎要暴走,沈清从后视镜一看,他的脸色冷得像冰块。

    在这个焦急的时刻,他没想太多,一脚踩着油门就闯了过去,保安傻眼了,夜里一个人值班,可从没遇到过这么狂的人。

    马上掏出对讲机,让其它同事过来拦截那辆车。

    闯进去之后,陆谨言下车抓住了一个保安,从网上搜了一下杨天成的图片,逼着他问出了具体哪一栋。

    将车开到了别墅门前,小红点停住不动了,那辆黑色的别克就停在大门前,保安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傻。

    这男人是练过的吧,才一只手就将他制服了,身手跟电视上的特种bing有一拼。

    陆谨言没有理会身后保安的心里阴影,脚步生风的走了进去,砰砰开始砸门。

    保姆是住在这栋别墅里头的,听见剧烈的敲门声,吓得赶紧起床,一开门就对上陆谨言冷冰冰的脸色。

    “杨天成在哪里?”

    一看这气势,保姆吓得浑身颤抖,指了指紧闭着门的房间。

    陆谨言的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只听见一声震天巨响,他长腿一伸,几下将门踢开,映入眼帘的一幕,几乎让他双眼喷出火来。

    杨天成赤着身,双手急不可耐去撕扯程潇潇的衣服。

    听见声音,他吓得浑身一抖,回头一看,陆谨言眼睛弥漫着浓浓杀意,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毫不怀疑已经死在他面前了。

    他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没来得及让他想太多,陆谨言拳头已经挥过去,膝盖一顶,将他掀翻在地上,又猛的补上几脚。

    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让自己不杀人,这个混蛋,竟然敢染指他陆谨言的女人。

    程潇潇还在挣扎,迷糊中睁开眼睛,好像看见了陆谨言的身影,是他来了吗?

    “陆……谨言……陆谨言……”

    听见她微弱的呼唤,他收回挥出的拳头,转身走到床边,脱下身上的西装盖在她身上,接着将她从床上扶起,一丝不苟的包裹起来。

    程潇潇呼吸到他身上传来的气息,终于停止了挣扎,对上那张熟悉的脸庞,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她紧紧抓着他的手,靠在他胸膛,娇小的身躯不断颤抖,惊恐到极致,像是紧绷的弦突然得到解放,药效也开始发作。

    她咬着唇,满含泪水的目光看着他的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陆谨言很心疼,恨不得将她揉碎融入自己的身体里,让她不必再难过,不再害怕。

    “没事了,别怕,我在这里。”

    “陆谨言……陆谨言……”

    她用慌乱的声音喊出他的名字,无助得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她的意识在模糊,不停的往他怀里钻。

    “别怕了,我来了,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没事了。”

    陆谨言用尽力气抱着她,柔声安慰,却无法让她停止颤抖。

    “他对我下药……那个混蛋。”

    她靠着温暖的胸膛,断断续续的说。

    陆谨言眼眸一冷,看着还趴在地上挣扎的杨天成,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沈清已经走进来,抓过浴袍扔在他身上,眼神扫了一圈,嘲讽的说:“你那个东西也不想要了吧,陆总的人你也敢动?”

    杨天成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吓得脸都白了,kua下的东西也ruan了下去。

    心里还在猥-琐的想,早知道直接就上了,折腾这么久,到嘴的鸭子又飞走,真可惜。

    陆谨言抱起程潇潇,走到杨天成面前,冷漠的眼神落在他身上:“杨总是玩出胆子来了,废了你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个能耐。”

    “别……陆总饶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啊,是她主动靠近我的,我只是喝多了两杯,何况我们真的什么事都没做。”

    “我的女人绝不会做这种事情。”

    陆谨言说完,抱着程潇潇离去,出了门口,又停了一下:“沈清,这个人交给你了,好好招待着。”

    “陆总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杨总的。”沈清镜片后的眼神泛着冷光,像毒蛇盯上了他。

    “陆总,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杨天成惊恐,立马对着沈清求饶。

    沈清直接无视,用力踢了他几脚,疼得杨天成躺在地上直打滚,捂着痛处不断求饶,他是故意的,真的想废了他。

    杨天成终于知道害怕了,原本以为陆谨言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翻脸,没想到是踢倒了铁板,以他的手段,他是得罪不起的。

    杨天成跪在地上,什么好话都说尽了,沈清只是冷冷的看着,时不时补上几脚。

    “沈助理,您饶了我吧,我真的只是喝多了,我不知道那是陆总的女人。”

    沈清一拳打在他胸口:“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他是胆子大了,圈子里谁的女人都想染指,有些势力不如他的,身边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落入了他的魔爪。

    “沈助理,真的,我发誓,要知道她是陆总的女人,打死我也不敢去动她啊。”

    沈清呵呵笑了,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团肥肉,冷冷哼了一声。

    “杨天成,这话你跟陆总去说,你觉得他会相信吗?”

    陆谨言的脸色,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看,杨天成这一次就是不想废也过不上什么好日子。

    “沈助理,你要救救我啊,陆总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你放心,杀了你太便宜。”沈清好心的解释,顺便拿出手机将杨天成如今的丑态拍了下来,“陆总对付你们这样的人,向来都是送到该去的地方。”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天成浑身僵硬,额头上冷汗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沈清扬了扬手机:“你说呢?他从来都不会轻易出手,可你今晚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不是已经做好了该死的准备吗?”

    “沈助理,饶命啊,你一定要替我求情,真的,只要陆总放过我这一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杨天成不敢去赌,陆谨言的手段他听说过,真的动真格,他惹不起。

    一个董事而已,他身上可是有其他的背景,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把持住,一时冲动就惹了祸。

    “放过你也可以,废了你那东西,陆总就不会再追究了。”

    杨天成一听,腿都软了。

    “沈助理,你就说吧,还有什么办法。”

    沈清拳头左右落在他脸上,咬着牙冷声警告:“既然敢做,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将杨天成狠狠暴揍一顿,直到他爬不起来,沈清才拍拍手掌,转身离去。

    杨天成躺在地上,整张脸都是肿的,脑袋嗡嗡叫唤,他也不敢报警,保姆吓的连忙拿起电话去打120。

    出了别墅之后,沈清直接拨通了杨天成家里那只母老虎的电话。

    “是刘女士吗?你丈夫强人家老婆,被发现打成猪头了,在九州附近的别墅呢,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你是什么人,叫那个混蛋听电话。”

    “我只是好心告诉你,顺便给你发一些图片欣赏欣赏。”

    沈清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里,杨天成跟不同女人的果照直接给他家的母老虎刘女士发了过去。

    杨天成早年是个穷小伙,依靠老婆刘女士发家,老丈人退下来之后,他就上去了,一直都夹着尾巴做人。

    圈内风流,老婆是不知道的,这一次桶了蚂蜂窝,让他尝尝被母老虎咆哮的滋味。

    刘女士看着手机里头传来的那些尺度很大,非常精彩的照片,主角全部都是她的丈夫,气得火冒三丈,抄起包包就冲了出去。

    “喂,表弟吗?马上过来,跟我一起去收拾杨天成那个混蛋。”

    “喂,老哥,姐们这边有点事,麻烦你马上过来帮我收拾一个混蛋。”

    “喂,爸……”

    打了几通电话,刘女士领着一群人,风风火火的直奔杨天成的别墅,准备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