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一场交易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086字

    陆谨言离开之后,她也没了睡意,躺在床上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是睁着眼睛,拉开窗帘一看,外面黑沉沉的,只有路灯在散发着昏黄的光。

    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在清冷的夜里铃声显得尤为突兀。

    来电是陆谨言,她毫不犹豫接通。

    那头传来他疲惫的声音,让她心底也跟着针扎一般的疼。

    “潇潇,我在市中心医院,你也过来一趟吧。”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陆谨言沉默了片刻,才说:“是爸坚持要见你。”

    她没有拒绝,说了一声“好。”

    这个时候他还打电话让自己过去,无非只有一个可能,陆老爷要见自己,如果借着生病来威胁她离开,这样的道德捆绑,她是否能承受得住?

    换好衣服来到医院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刚下车就看见陆谨言双手插在风衣口袋中,正站在不远处等着自己。

    昏黄的灯光下,他脸上的轮廓看起来更加迷人,颇有一些移不开眼。

    程潇潇走到跟前,他才猛然察觉,看见她在风中冻得有些通红的脸蛋,伸手一把将人抱住,拉开风衣将她裹在怀里。

    “害怕吗?”

    她摇头,探出脑袋,一双眼睛闪动着光芒:“爸怎么样了?”

    陆谨言叹了口气:“情况有些不乐观,还要住院观察一下,希望可以坚持下去,如果治疗情况有所好转,这一两年之内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他将程潇潇的手拉下来,放入自己口袋中,又把自己的手插进去,将她的手掌包裹在掌心。

    “如果我爸一会儿跟你说了什么,记住不要答应,他最聪明的就是利用一切资源来获得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

    “可是你爸这样,万一我不答应,他就要对你出手了。”

    陆老爷一生都在商场上打滚,手段狠辣,心眼也不是一般的多,想要蒙混过关,她还没修炼到那种程度。

    “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我在赌他的心,一辈子都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公司,这个时候他怎么舍得毁了?”

    “你果然是他的儿子。”

    程潇潇觉得他们真是老狐狸,小狐狸,不对,两只都是老狐狸。

    两人走上去的时候,真是大家族汇聚一堂,她从来没见过这等阵势,陆家的大大小小,都来齐了。

    其实有些她压根记不住,也不认识,不过看样子,他们对自己是熟悉得很。

    陆谨言在陆家的地位这么突出,而她身为他的另一半,关于过去还是什么的,恐怕早就已经被翻个底朝天。

    “你怎么来了?”

    陆谨言出去一趟,就将她领了回来,陆梅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满面怒容的瞪着程潇潇。

    “阿姨,我来看看爸。”

    “闭嘴,那是你叫的吗?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陆家什么时候承认你进门了?”

    “大姐,您说话请尊重一些,潇潇是我的妻子,跟您是否承认,没有关系,也无须您的认可。”

    “你这是什么意思?爸现在躺在病床上,你就要带着这么个玩意儿进去想气死他吗?”

    陆梅指着程潇潇:“你明知道爸最讨厌的人是谁,这个时候就迫不及待的要让她来,这是存心想看着爸咽气呢你?”

    “谨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爸爸现在精神不好,你还要去刺激他。”三婶也站了起来。

    “谨言,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但现在不是适合谈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让她回去吧。”

    陆谨言冷着脸,等他们一个个都说完了,才冷笑一声:“你们难道都不问问爸的意思吗?如果是爸要见潇潇呢?你们也要拦着吗?”

    众人面面相觑,唯有陆梅冷哼一声,挎着包走到她跟前:“爸怎么可能会想要见她,潇潇,我知道程家破产了你恨我,但是也没必要勾引我弟弟,到陆家来给我添堵吧?”

    陆梅话音才落,二婶三婶都不约而同看了过来。

    “天啊,这不是真的吧,谨言你可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都离过婚,不是什么好东西。”

    程潇潇对于这些羞辱的话,早已经是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在监狱里头走出来的那一刻,她已经意识到,她的人生,只能自己掌控,跟这些人没有任何关系。

    “阿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小雨现在跟我前夫结婚,算什么呢?”她眼神冷冰冰的,不见懦弱:“如果不是因为小雨插足我们的感情,我又怎么有这个福气成为陆家的人呢?”

    陆梅气得脸都绿了,指着她妈:“不要脸的贱人,你马上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大姐,请注意一下你自己的仪态,这里是医院。”

    陆谨言才说完,已经有护士走过来提醒:“这里是医院,家属们请注意保持安静,不得喧哗。”

    陆梅咬着牙,一双眼睛瞪着程潇潇,恨不得喷出火来。

    “不要以为你就赢了,我们陆家永远都不承认你。”

    “我们程家也不会承认你。”

    她还想继续争辩,陆谨言眼眸一冷,警告道:“大姐,如果爸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是因为你们,我在陆氏,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不堪一击。”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还是要跟整个陆家作对?陆谨言,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所有人都要任你摆布?”

    “那么就试试看吧。”他薄唇轻启,吐出来的话语却让大家心惊:“一个陆氏,我还不至于放在眼里,离开陆家我甚至会过得更好,但你们就未必。”

    一群依靠陆家生存的蛀虫,没有了他的支持,陆家倒下之后,他们什么都不是。

    “谨言,你该不是觉得爸躺在医院,就可以对我们下手了吧?”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但是你们做了什么,心中有数。”

    闹成这样,是真的翻脸了,程潇潇握着他的手,冰冷得让自己也跟着难受。

    “你先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他将程潇潇带到病房门口。

    陆梅想过去阻止,被陆谨言冷眼一瞪:“大姐,您还是好好坐着吧,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过火。”

    陆梅恰恰不平,最终还是没敢有所动作。

    程潇潇推门进去的时候,几乎可以感受到身后那无数道杀人的目光。

    尽管来的时候有心理准备,听到陆老爷这一番话,她还是觉得被打击了,确实,面对一个商场上呼风唤雨的老头子来说,他看人不是一般的透彻。

    想说什么,都能轻易中了你的弱点,从他第一句话起,程潇潇就知道了。

    “我不会允许你进陆家大门,因为你曾经跟周祈安的关系,而他现在已经跟程小雨结婚,你会影响谨言一辈子。”

    她听完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我知道你爸爸在国外治疗,我可以在承诺,程氏物归原主,但如果你不听,那么程氏,我会拆开,然后全部卖出去,谨言他只是执行总裁,而我有这个能力去做这件事情。”

    “您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下谨言呢?”

    陆老爷满是皱纹的脸上,一双眼睛透着精明的光:“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女人,你是唯一一个,但却不是最后一个,没有必要因为他一时的心动付出代价,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只会帮他们选择对他最好的,而不是由着他的性子,任意妄为。”

    他靠在枕头上,慢慢打量程潇潇,见她沉默,又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不同意,难道就敢保证,他会跟你过一辈子?你恐怕不知道,他现在身边围绕着多少女人,她们比你年轻,你比优秀,更重要的是,她们没有结过婚。”

    她承认,真的被这些话打击到,不过却不能让她放弃陆谨言。

    如果就因为这个,他一定会对她十分失望。

    “但是跟他结婚的人也只有我一个。”

    “结婚了可以随时离婚,不被祝福的婚姻,永远不会幸福。”

    “陆老爷……”她换了一个称呼:“如果我坚持要跟他在一起呢?你们会怎么对付我?”

    “你既然已经知道,为什么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呢?”他眼神有些冷:“我有许多办法可以对付你,但是有一条。”他顿了顿,用缓慢的声音说;“只要他爱上了别人,到时候你什么也得不到。”

    “他不会。”

    “小姑娘,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自己的心都不敢拍着胸脯说不会变,凭什么断定一个男人对你的心不会改变呢?”

    她答不上来,因为真的没有任何底气。

    “你该知道自己选择什么才是最好的,谨言也会有属于自己更好的人生,而不是跟你捆绑在一起。”

    “陆老爷,让我想想吧。”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程潇潇从病房出来,陆谨言就将她送了回去,一路上,沉默的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

    他的脑子何等聪明,几乎可以猜到父亲跟潇潇说的话,但他却不能开口,这个决定始终要让她自己来做。

    如果对他没有信任,他留不住,留住了这一次,下一次还是会动摇,所以他不做任何事情,也不去过问。

    就当是两人之间的第一个考验,他已经将所有能够给她的,统统都给了,没有给自己留下丝毫余地。

    她要是真的在乎,就不会舍得轻易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