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小三上位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191字

    这一晚上,两人在沉默中度过了,她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陆谨言,这是她心底的秘密。

    除了爸爸,她从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程氏,并不只是剩下一个空壳子,还有一份价值无法估量的设计图。

    十年前被腰斩的环海大桥项目,设计底稿在她手中,幸亏爸爸没有相信任何人,项目没有顺利进行之后,对媒体公布的说辞是设计稿已经损毁,从此彻底退出。

    但她知道没有,那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梦想着可以让那个项目重新启动。

    设计图在他手中,却不是完整的,她只看过一眼,足以震撼。

    如果程氏分裂了,这个梦想,将永远只能够是梦,再也不能完成爸爸的心愿,因此路老爷的威胁,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程严华一辈子为了设计图,为了这个项目,最后却被远东项目拖累,至今公司易主,他如果看不到那一日,一定会十分失望。

    她不敢冒风险,一边是亲人,一边是爱人,让她陷入了痛苦的抉择。

    程小雨在第二日起床后看见吴赛花还在自己家中,气得收拾包袱离家出走。

    当时吴赛花跟周母正在吃早餐,周祈安准备去公司,程小雨拖着行李箱,跟本拦不住,开着自己的车就冲了出去。

    他看得是一阵胆战心惊,还怀着自己的孩子呢,开这么快万一出事怎么办。

    “这一身的脾气,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看上她的。”周母咬着面包走了出来。

    周祈安扶着额头,默默转过身去,他当初要知道程小雨是这么个性子,打死也不敢招惹。

    都说婚后男人露出本性,他现在深刻体会到,女人也是如此,愈发觉得,潇潇比起她,要好侍候得多。

    “回去就回去吧,这脾气你一次两次纵容,以后就要被她吃得死死的。”

    “表哥,表嫂真的走了?是因为我吧。”

    吴赛花也不吃饭了,一脸愧疚的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盯着外面看,车屁股早就不见了。

    周祈安:“别自责,你安心在这里住着,她爱回去就回去吧,怀孕了脾气也大,让她冷静冷静也好。”

    吴赛花当然不反对,心里还在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没了程小雨在这里,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表哥单独相处,还怕找不到机会吗?

    “表哥,对不起,是我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我说了跟你没有关系,没必要自责。”周祈安看着她还红着的半张脸,伸出手去碰了一下:“还疼吗?”

    “不疼了,我真的没关系,你别怪表嫂。”

    有道是狗改不了吃屎,这会儿周祈安又开始心猿意马,吴赛花今天穿的是低胸衣服,身体微微向前倾,就看到了丰满的胸在跟前晃。

    他已经很久没跟程小雨亲热了,一看到这么血脉膨胀的一幕,就有些忍不住,不禁想起了昨晚碰到她的那一下,手感真好。

    吴赛花眼神楚楚可怜,看着他的时候满是崇拜,让他大男人的心也得到充分的膨胀。

    “你安心在这里住着吧,剩下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当然了,反正她都走了,我们还乐得清净。”

    周母说完,拉着吴赛花的手:“可怜的,被她打成这样,这女人下手也太狠,不说城里人有教养吗?你这媳妇儿,可真是够泼辣的。”

    “妈,都别说了,你带表妹去上点药吧,公司还有事情,我今晚再回来。”

    “去吧去吧,可别耽误了事儿。”

    程小雨不服气,一鼓作气将车开回了家,陆梅这时也从医院回来了,看见她正拖着行李箱朝家里走,吓得赶紧小跑过去。

    “小雨你怎么回来了?还带着行李,你这是在做什么?吵架了吗?”

    她一转身,看见陆梅,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妈。”

    这一哭,陆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走过去将行李箱接过来:“有什么事情,还是进去再说吧,别让人看了笑话。”

    程小雨自从进屋以来,眼泪就没停过,陆梅听她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恨铁不成钢。

    “我早说过那个男人不行吧,潇潇跟他在一起过的什么日子你又不是没看见,眼睛瞎了是不?”

    她哭着说:“可是现在能怎么办?我就是喜欢他,还跟他结婚了,还怀孕了,能有什么办法。”

    “因为他表妹的插足,你就回来了,那岂不是给那对贱人制造机会吗?”陆梅戳着她脑袋狠狠教训:“你一走,房子就剩下她们了?那贱人还会放过周祈安?勾引他不是更顺理成章?”

    程小雨被她这么一骂,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那怎么办?我已经回来了,难道要让我自己回去?”她才不要,拉不下这张脸,周母一定会用这个借口嘲讽她。

    何况现在吴赛花那个贱人还住在她的房子里,真想去将她们赶出去。

    “你错就错在不该冲动,男人是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吗?最怕就是你无理取闹,你要是大方点,他还没这么多事。”

    陆梅从年轻的时候混过来,多少还是有些经验。

    “他现在对那个表妹到底是什么心思,你自己也该有些察觉了吧?”

    “他什么心思我不知道,可那个女人一定是存了要当女主人的心思。”程小雨抱着枕头,扯了一张纸巾又开始哭。

    陆梅看得心烦,忍不住说:“你哭什么,现在还怀着孩子,在这里就能解决问题了吗?周祈安的乡下老妈,就是一个没教养的东西,你跟她计较什么。”

    “可她真的太没有素质了,还把家里头搞得脏兮兮的。”

    “她当然没教养,可你不能跟着她啊,她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呢,周祈安是她儿子,你跟她吵,他能舒服才怪了。”

    “妈,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想办法不让他跟那个女人有任何机会接触啊,不然你这孩子没生下来,小三就要上位了。”

    陆梅站了起来,走过去拿包里的手机,翻到周祈安的电话,打了过去。

    程小雨抱着枕头缩在沙发上,她跟周祈安说了什么也没注意去听,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陆梅走了回来。

    “妈,说什么了?”

    陆梅将手机丢了过去:“他说今晚过来这边,到时候我想办法让他留在这里。”

    “让他住这里?”

    “当然是这样,不然回去那狐狸精不是得逞了?”

    虽然她很讨厌周祈安这样的男人,但成了自己女婿,还是不得已要继续头疼。

    “还是妈最有办法。”

    程小雨满心高兴的等着,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周祈安还没来,忍不住又跟陆梅抱怨。

    又打了电话过去,对方却无人接听,她有些着急起来,又打了办公室的,可是这个点了,公司也压根没人接电话。

    她心慌慌的在家里走来走去,陆梅也被晃得心烦意乱。

    “妈,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回家去跟那个贱人呆在一起了?”

    “电话也打不通,我怎么知道呢?”

    “不行,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妈我想回去看看。”程小雨站了起来,拿着外套搭在手上,又四处找起了车钥匙。

    陆梅打断她:“你就这么急着回去?万一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呢?”

    “都八点多了,他要是真回来,怎么拖到这个时候,我怀疑他肯定是回去跟贱人鬼混了。”

    程小雨不甘心,匆匆换了鞋子就走了。

    陆梅追了出去不见人,转身看见她的手机还在茶几上,无奈的摇头,唯一的一个女儿也这么不争气,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男人。

    也只怪自己当初没有拦住她,潇潇嫁的时候就不看好,哪知道自己的女儿也会被勾了走。

    周祈安今晚公司有应酬,忘记了跟程小雨说,他跟客户多喝了几杯之后就让代驾将自己送了回来。

    脑袋晕乎乎的,报地址的时候下意识就说了自己家,找不到钥匙只能按门铃,过了一会儿,出来开门的是吴赛花。

    她一看见周祈安扶着门醉醺醺的样子,就知道人是喝多了。

    忙走过去将人扶住,一靠近,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身的酒味,吴赛花皱着眉,将他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

    “表哥,你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呢,是不是因为表嫂走了你心情不好?”

    周祈安醉意朦胧,“嗯”了一声。

    周母已经睡下,吴赛花将他放在客厅沙发上,周祈安一下子就躺了上去,什么意识都模糊了。

    “表哥,我给你倒杯水吧。”

    吴赛花朝厨房走去,一路上心思百转,频频回头看着昏黄灯光下,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男人喝醉后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如果她把握住了,一定可以让表哥跟那个女人离婚。

    她有什么好的,嚣张跋扈,无非就是出身比自己强,她这么想着,端着水出来的时候心里头已经做了决定。

    “表哥,喝点水吧,你喝太多酒了胃会不舒服的。”

    吴赛花还是穿着吊带睡衣,露出胸前丰满,紧挨着周祈安坐了下来,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胸前两团几乎贴在他身上。

    周祈安迷迷糊糊睁开眼,张开嘴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然后发现了两人暧昧的姿势,并且可以感受到贴在自己身上的柔软。

    体内一下子燥热起来,血液朝某个部位涌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手就伸了过去,落在她胸前。

    两人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跳动的火光,姿势变换,他猛的将她压在沙发上,呼吸一下一下变得粗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