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忘了过去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216字

    “程小姐,您来了。”

    程潇潇冲银行的经理点点头:“罗经理您好。”

    “昨天接到程小姐您的预约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要陪您进去呢?”

    程潇潇摇头:“谢谢,不必了。”

    “那好,程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找我们。”

    “谢谢!”

    她走了进去,找到了当初程严华在银行留下的东西,钥匙他一早给过她,程潇潇无比庆幸这件事情,当初没有跟周祈安说。

    因为是爸爸再三叮嘱,哪怕是现在的陆谨言,她也不曾提起过半句,这是父亲半辈子的心血。

    打开保险柜,程小雨终于看见了那承载着他一辈子努力的东西,一份厚厚的图稿,只完成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只是遗憾。

    环海大桥的工程,在当时轰动整个A市,甚至是在国内,都备受关注,但突然腰斩,其实跟程氏并没有什么关系。

    而是当时的政治敏感,程氏也因此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当初为了环海大桥可以顺利进行,程氏推掉了所有的客户。

    也包括A大厦的设计,这是直接导致后来发展停滞的最重要原因。

    自从环海大桥项目终止之后,程严华再没有了热情,公司也因为一直止步不前,最后直接被项目拖垮。

    程小雨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一份设计图,看得出来父亲对它的热爱,当时被迫放弃,一定十分痛心。

    她现在面临的选择,也同样如此艰难。

    她要怎么去跟陆谨言说,承受不起他给的爱?

    如果可以,宁愿一开始就没有那么投入,他也不是一百分的真心,这样自己离开,就不会有不舍。

    得到过再失去,等同于从身上撕下来一块肉,伤口会鲜血淋漓。

    保险柜内还有一些贵重物品,是母亲的首饰,那些来不及放到这里来的,已经全部被程小雨占为己有。

    或者说是她所知道其它保险柜,都已经全部拿走,唯独这里的,跟设计图放在一起,父亲从不曾告诉任何人。

    到底,他们父女两人,都识人不清,陷入了这样一个漩涡中。

    程潇潇从银行出去,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银行门口停了一辆黑色沃尔沃,随着车窗降落,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英俊脸庞。

    陆谨言拉开车门,朝她走了过去。

    程潇潇脚步一顿,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心里有疑团在慢慢涨大,双脚也忘了步伐,愣愣看着他在人群中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男人面目英俊,身形挺拔,此刻穿着黑色风衣,更显得身材修长,在人群中也是鹤立鸡群,气质迥然。

    “小姐,难道是被我的英俊潇洒给迷住了,都不知道走路了吗?”他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唇角含着笑,故意停在她跟前笑话。

    程潇潇莞尔,心中郁结一扫而空:“陆先生,你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巧合吗?跟我有缘相遇?”

    “妇唱夫随,难道你没听过有句话叫心有灵犀?我与你心电感应,然后就自动定位在这里了。”

    陆谨言抽出一只手,将她拉住,大步朝前走,她只能任凭男人拽住自己,拖着走向他那辆低调的黑色沃尔沃。

    “陆先生的解释还真是差强人意,难道是在附近约会美女?”

    他将人塞入后座,自己又拉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扭过头朝她看来:“我今日正是为了约会美女而来,不知美女可否赏光,跟我一起烛光晚餐呢?”

    “陆先生期待这次的约会吗?”

    “当然。”

    “那么美女怎么好意思拒绝你这位帅哥呢?”

    两人找了一家十分浪漫的西餐厅,非常适合情侣约会的地方。

    她才坐下来,陆谨言就舔着脸问;:“美女对这里还满意吗?”

    “陆先生费尽心思,我怎么会不满意呢?看陆先生的样子,一定不是第一次来了,以前也经常带美女过来约会?”

    陆谨言讪笑:“值得我这么用心的美女可不多,只有眼前这一位,可惜我好像惹她生气了,今晚就当是赔罪了。”

    他将手伸过去,覆盖在她手背上:“消气了吗?”

    程潇潇唇角挂着笑:“你这样让我怎么能愉快的跟你爸达成交易呢?”

    “不是已经吹了?”陆谨言着急了:“上次你不是答应我了,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弃。”

    “谨言,说实话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表情又浓转淡,正想说什么,服务生这个时候拿来了菜单,他接过之后看了看,替她点了一份牛排,还有她喜欢吃的甜点。

    “就这些了,谢谢!”

    程潇潇也不在意他的自作主张,他向来在外面都是大男人主义,但总是将自己照顾周到。

    对于她方才的问题,陆谨言十分认真:“你是担心我留不住程氏对吗?”

    被他一语命中,程潇潇无言以对,坦诚的感情总是让人难以招架,甚至是难以面对。

    “为什么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呢?”陆谨言有些难过:“我昨天想了一晚上,是不是我终究不能给你安全感?”

    程潇潇反握住他的手:“你已经足够好,剩下的,已经全部是我的问题了。”

    他不认同:“两个人的感情,如果出现了危机,又怎么会只是一个人的问题呢?我不知道你承受的压力究竟有多大,但我只希望你相信我。”

    “我不想什么事情都依赖你,一切都依附你,从我的爱,到一切。”

    “我们缺乏沟通你知道吗?”

    他庆幸自己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想明白了,否则两人就会陷入这个沼泽,越陷越深。

    夫妻之间,情侣之间,最为致命便是沟通,许多时候两个人明明相爱,却因为大家都不肯多解释,多沟通,导致许多问题最后堆积成矛盾,一发不可收拾。

    “你其实不必听我爸的任何警告,程氏已经是你的了,至于那些手续,我早就已经办好,现在无人可以左右你。”

    “我的?”她声音颤抖,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讶。

    “没错,我知道它对你很重要,不管还是不是从前的程氏,比起它来说,意义其实是一样的吧。”

    她从不可置信到震惊,再到感动,这过程仅是短短的数十秒,而这一切,唯有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做到。

    万千种语言,都不足以表达她此刻内心的感受,仿佛在这瞬间走出了布满荆棘的丛林,迎面的是阳光灿烂,柳暗花明。

    “如果我们都不说,是不是我们的关系,就要停止在这里了?”

    她感到愧疚,甚至是对自己失望,竟然不曾选择对他开口,只是一个沟通,就那么难吗?

    “谨言……”

    他摇头:“不用说了,我明白!”

    为了不让她更加难过,就连她不想说的话,他都可以不听,其实真的明白。

    “不……对不起,是我没有给你足够的信心,更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信心,才会在答应了你之后,还摇摆不定。”

    “是我没有先告诉你。”

    他应该想到,站在不同的位置上,看到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她刚刚从背叛中走出来,本就不可能孤注一掷。

    将所有的希望压在自己身上,万一输了呢?

    虽然他很明白,但还是忍不住失望,然而这却不能责怪她,因为当初他本可以不袖手旁观,但为了她可以干净利落的跟自己在一起,他选择了当一个旁观者。

    但这些,他不会告诉潇潇,永远不会。

    “我爸跟你说过的话,就当没有听到吧,你所担心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你可以依靠我,到任何时候。”

    “你这样会让我感觉自己很没用。”她反握住他的手,眼神专注只剩下他一个人。

    陆谨言:“我说过,要的是爱人,不是女拍档,更不是女下属,你不需要能干,只要能爱我。”

    她满心的酸涩,为什么没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你,在我用光了全部的爱,你才出现,我能给你的,还剩下什么?

    “潇潇,忘了过去,好不好?”

    别墅内:

    争吵仍在激-烈的进行,程小雨跟周母寸步不让,一个维护自己的儿子,一个在痛骂吴赛花。

    哪怕将她打了一顿,还是不甘心,程小雨觉得,让一个乡下的女人登堂入室,夺走自己的男人,真的很没面子。

    “狐狸精,你还不滚出去?指望当这里的女主人吗?”

    周母:“儿媳妇你够了,将她打成什么样了?赛花进房间去,不要跟这种人再废话了,离婚就离婚吧,我儿子又不是找不到别的女人。”

    “离婚?好啊,让你儿子净身出户。”

    “凭什么,公司是我儿子的,你有什么,生下的孩子,也是我儿子的。”

    程小雨无法形容此刻内心是什么感觉,找了一个这么极品的男人,还有一家子的极品亲戚。

    他被捉jian在床,错的人还是自己,她终于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一种生物的存在,简直就是未完全进化成功的。

    “笑话,一个两个都是疯子,你们全家都是疯子,都给我滚出去。”她指着两人怒骂。

    吴赛花没动,就站在楼梯口,程小雨一把火气无处可泄,愤怒的走过去,抬手又想继续打她,口中不断骂着:“狐狸精,去死吧你这个贱人狐狸精。”

    周母见状过去阻拦,程小雨奋力的甩开,举起手又冲过去,吴赛花一躲,她用力过猛却没打中,脚下力气失衡,整个人突然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程小雨倒在地上,抱着肚子尖叫出声。

    周祈安刚穿好衣服走出来,听见她痛苦的尖叫,匆忙跑了下去,这一看,触目惊心,白色的裙子下面,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