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离婚,有她没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182字

    周母炖了一些汤过来,也算是对这个儿媳妇的补偿,她回去之后也从吴赛花口中听了一些。

    当时的状况,确实自己的儿子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她一直泼辣让人厌恶是事实,周母担心她好了之后会对自己儿子不利,只能想办法看补偿点什么。

    如果可以劝她和平离婚再好不过了,听说堕胎了之后,好多女人都不能生了,她可不要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赛花其实样样都好,跟自己又处得来,如果她来当儿媳妇,最合自己心意。

    看着紧闭的病房门口,她犹豫了一下,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旁边打瞌睡的儿子。

    眼窝深陷,胡子拉渣,看样子应该是一整晚都没睡觉,周母将保温壶放到一旁之后,转过身来看着他,心疼的说:“儿子你先回去睡觉吧,这里不用人看着,反正医生也说了,没什么大事。”

    “妈,小雨一个人在这里,怎么能不陪着呢?”

    “可是你也很累啊,何况又不是非要人在这里看着。”又不是病得快死。

    周祈安皱了皱眉,无意争辩:“妈,我不累,我留在这里陪小雨,你还是先回去吧。”

    “这叫什么话,还是我在这里吧,你回去睡觉,这个样子还怎么去上班呢,耽误了工作可怎么是好?”

    这些话,偏巧都让程小雨全部听了去,她睁开眼,嘴角扯起一抹嘲讽的笑,原来自己在他们心中,根本就连工作都比不上,这么微不足道。

    周祈安一见她脸色,就知道她听见了,十分尴尬。

    周母还在喋喋不休的继续往下说:“要说这人住院就是麻烦,掏钱吧不说,还要耽误不少事儿,唉,你一家大公司管着呢,哪里有这么多时间。”

    “妈。”他喊了一声,示意她停止。

    她非但没有,反而瞪了周祈安一眼:“妈是在提醒你,都耗在这里一天一夜了,医生也说没什么危险,你回去睡觉就去工作吧,实在不放心,我替你看着。”

    “这么麻烦你们,不必了,都回去吧,我还死不了。”

    她突然坐起来,凉凉的看着周母,唇角是冷漠的笑。

    周母没想到她醒着,悻悻的住了嘴,心里却是不屑,既然都好了,还不肯出院,在这里还要花钱。

    “嘭!”

    病房的门被粗鲁的推开,陆梅愤怒的站在门口,蹭蹭踩着高跟鞋冲过来,一巴掌扇到了周祈安脸上。

    “我的女儿是让你们作践的吗?不要脸的混蛋,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将她弄成这样,当初你是怎么对我说的?现在呢?你还是人吗?”

    陆梅打完之后还不解气,拿着包包就朝他身上砸,双眼赤红,啪啪啪跟个疯子一般。

    周母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反应过来连忙去拉陆梅,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竟然敢打她的儿子。

    她在身后撕扯着,抓着她的衣服往后面拖,口中不断骂着:“你松手,你这个疯女人,你敢什么打我儿子。”

    “干什么,我想打谁就打谁,你管得着?”陆梅奋力反抗,甩开周母又冲着周祈安狂砸,幸亏今天背的不是软包。

    “你这个混蛋,不要脸的,跟贱人勾搭在一起是吗?你们全家不得好死,都是一群神经病,神经病。”

    “你敢诅咒我们家?”周母大怒,本来是拉架,听了这话勃然大怒,跟陆梅纠缠在一起:“你才是神经病,你这个疯子,我打死你,敢打我儿子……”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程小雨叫喊,正在气头上哪里有人肯听她的,只能拼命拉着周祈安的手:“快去,快去将她们拉住,让她们别打了。”

    “我打死你个老不死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敢打我?乡下婆,没教养的东西……”

    两个妇女打起架来,根本毫无章法,没有任何形象可言,你抓我头发,我扯你脸蛋,衣衫都被扯歪。

    周母眼看就要被拉开,不甘心,因为被陆梅在脸上狠狠抓了一道,眼角瞥见一旁的保温壶,她顺手抄起,拧开盖子就冲陆梅淋了过去。

    世界在这一刻静止了,谁都没说话,陆梅更是像被定住。

    滚烫的鸡汤,还有骨头肉碎,沾了许多在头发上,香喷喷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咸的,当场就发飙,带着一身鸡汤,再次跟周母扭打在一起。

    “你这个老不死的,竟然敢拿鸡汤淋我?”

    “淋你怎么了,谁让你打我儿子。”

    “你全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去死吧。”

    “你敢诅咒我全家,我祝你早日全家死光,出门被车撞。”

    两人都不肯让步,扯头发,抓脸,指甲抠,嘴巴咬,打得难舍难分,周祈安傻了,程小雨怒了。

    “啪。”

    瓷器的水杯被她扔出去,砸到了墙上,发出尖锐的破碎声音,打架的人也停了动作,纷纷看向她。

    “这里是医院,不是流氓中心,你们像什么样子,要点脸行吗?”

    一个是自己的妈,一个是老公的妈,她们就这么在医院大打出手,两人心里还有顾忌过自己的感受吗?

    医生让她静养,不是为了活活在这里被气死,程小雨厉声吼出来之后,两人都住手了。

    她愤恨的眼神落在周祈安身上:“她们一个是你妈,一个是你岳母,打起来,你就是这么袖手旁观的?”

    “小雨……不是……我……我拉不开。”

    程小雨冷笑:“你一个大男人,拉不开还是不想拉?”

    “骂我儿子做什么?如果不是因为你住院,能有这些破事儿吗?真是跟你妈一个德性,难怪,都是这么教出来的,能好到哪里去。”

    陆梅一听,本就火气高涨,更是气不过,指着周母:“你这个老太婆怎么这么没素质,自己的儿子出--轨,害我女儿孩子都没了,你却在这里责怪她?”

    “呸!”周母朝地上吐口水,一脸嫌弃:“还不是她自己作的,要不是那么蛮横,想打人,能从楼梯上摔下来吗?孩子没了也是报应。”

    “你说什么?”陆梅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出自她的家婆。

    她一脸惊讶的看着周祈安,头上还顶着几块鸡肉:“原来你们就是这么作践我女儿的,当初真是瞎眼,才会让她嫁给你,离婚吧。”

    “离就离,这种儿媳妇,我才不想侍候呢,你净身出户,我儿子的财产,你一份也别想要。”

    “妈,你说什么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小雨离婚,拜托你别闹了好吗?回去吧。”周祈安哀求一般看着周母。

    她却不领情,都闹成这样了,儿媳妇还能要吗?

    看见他不情愿的样子,她戳着周祈安的脑袋,教训:“你别想挽回什么了,这样的女人,我是真的不想侍候了,总之,有她没我,你自己选吧。”

    “离婚 。”

    陆梅高呼一声,抓下头上顶着的鸡肉,一把扔到周母身上:“跟你这种没素质的人做亲家,真是丢我们陆家的脸,滚出去吧,我女儿不需要你们侍候。”

    整个过程,唯有程小雨这个当事人一眼不发,冷眼看着他们因为自己的事情,吵成一团。

    她突然想了那天在商场,周母也是这么对潇潇的,但是当时小舅出现了,后来的事情呢?

    周母只不过是言语上挑衅潇潇,他却可以为了自己的女人,将她狠狠收拾一顿,替潇潇出气。

    她十分羡慕,甚至是妒忌,小舅可以为了潇潇这样,可是周祈安呢,他做什么了?

    看着两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打架无动于衷,这么自私的男人,她竟然到现在才发现他的真面目。

    “妈,我求求你们了,这是我跟小雨之间的事情,让我们自己好好谈行吗?”周祈安站在陆梅跟前:“妈,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妈不该这么对您,您先回去换身衣服吧,我会照顾好小雨的,等她身体好了,我们再谈,医生说了要静养,不能受刺激。”

    “哼,你没听见你妈说的话吗?要是不离婚,就没她了,你是要我们小雨了?”陆梅冷笑。

    周祈安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他想转移话题,却不想陆梅揪着不放。

    “妈,我不会跟小雨离婚的,我妈只是一时冲动。”

    “那正好,在这里说个明白吧,老太婆,你儿子万一要我女儿的话,你就滚回去。”

    “你个老东西,我儿子我是我辛苦拉扯大的,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就做出天打雷劈的事情。”周母眼珠子一转,看着周祈安:“儿子你说,是不是要离婚。”

    “妈,你们都别说了好吗?没看见小雨难受吗?”

    周祈安一说,才纷纷注意到病床上的程小雨脸色煞白,仿佛在强忍着什么,陆梅也慌了,忙走过去想拉她的手,然而低头看自己伸出的手,满手鸡汤。

    她改为按铃,很快有护士进来,一闻到空气中浓郁的鸡汤味,再一看陆梅那造型,瞬间了然。

    “你们是不是让病人情绪激动了,她现在情况很不好,请家属注意。”护士提醒,一边替程小雨做着检查。

    周母见自己儿子冷冷的看着她,心底有些不是滋味,悻悻转身走了。

    陆梅也紧随其后,医院走道上,周母忽然听见有人从身后喊自己,她转过头来,结果迎面扣下来的是一个垃圾桶。

    来往人群爆发出惊呼,她一身垃圾的站在原地,陆梅手里还拿着空的垃圾桶,冷冷放话。

    “有仇必报,这是做人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