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情敌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302字

    程潇潇睁开眼睛,一摸身旁位置,是冰凉的,她才想起,陆谨言已经到国外去出差,这几天都只是自己一个人。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当你习惯了一个人之后,就像是空气,他一时半刻不在,都觉得仿佛缺失了什么。

    他们结婚的时间并不长,她几乎是半强迫的接受了来自他霸道的感情,而那些相处中的点点滴滴,又是那么让人感动,融入血液的温柔。

    八点三十分,电话准时响起,她看见是熟悉的号码,唇角勾起了笑容。

    “喂。”

    “还没起来?要记得吃早餐,吃完再睡,不准饿着肚子。”温柔的声音从太平洋彼岸传来,隔着半个地球,依旧那么让人想念。

    “你呢?那边现在是半夜吧?怎么还不睡觉?”

    “跟你打完电话就睡。”

    程潇潇心底一阵甜蜜涌上,他一定是舍不得太早吵醒自己,才等到了现在。

    “快去睡觉,工作什么时候完成都可以,不要让自己太累了,别压缩在一起。”为了早点回来,把自己压榨成铁人,她会心疼。

    “我知道了,但我想听听你的声音,这样才可以睡着。”

    “你才走了两天。”

    “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两天你算算多久了?”

    “噗!”她抓着枕头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继续跟他聊天,窗外,阳光已经照在窗台上,点点光芒洒落。

    “小别胜新婚啊,我们这样适当分开,有利于感情发展,免得很快就两看两相厌,影响夫妻的和谐。”

    陆谨言那段哼了一声:“这么说你是巴不得我到国外来出差吗?”

    “当然不是……”她马上求饶。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把它当成我们感情生活的调味品,等你回来之后,我们的状态更加好,这样岂不是很幸福吗?”

    陆谨言想了想,似乎也不觉得啊。

    “下次你跟我一起来。”

    “我晕机。”

    “没事,我不会让我的宝贝有任何不舒服的,这个困难,我来帮你克服。”他笑着订下了规矩。

    “好了,我该睡觉了,你快起床去吃早餐,没事不要乱出去,外面不安全,乖乖等我回来。”

    挂了电话之后,程潇潇过了片刻才掀开被子下床,保姆已经做好了饭菜,但身旁少了一个人,她总有些食不下咽。

    陆谨言一身西装坐在台灯下,桌上摊开几份文件,他揉了揉额头,又继续投入其中。

    一周时间对他来说实在太长了,甚至是煎熬,他想要迫不及待的回去,拥抱她温柔的身体,与她亲密接触。

    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没有她在身边,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机械一般工作,只为了可以提早回去,陪在她身边。

    许多时候,他的独占欲十分惊人,但他已经尽可能的压抑控制,生怕将她吓到,这一次出差也一样,他想要她一起来,最后却忍住了。

    不能着急,要慢慢来,好不容易将人留在身边,不能让她再有离开的机会。

    几乎每天的这个时间,程潇潇醒来都能接到他的电话,然而几天之后,迎接自己的却不是他归来的惊喜,而是一则惊爆眼球的新闻。

    陆氏备受关注,尤其是继承人的对象问题,陆谨言没有刻意隐瞒结婚的事实,但也没有正式公开过。

    这个决定得到了程潇潇的同意,她并不希望受到太多媒体关注,只想要过些平静的日子。

    加上自己曾经的过去,不愿意赤-裸裸的被媒体翻出来,作为笑料来供大家娱乐。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漏洞,让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陆氏总裁夫人的位置。

    程潇潇看见八卦新闻的第一反应是愣住了。

    因为她不相信陆谨言是这样的人,但是那个女人却是那么耀眼,光彩夺目,站在他身旁,笑得满脸的幸福。

    仿佛两个人是多么亲密的关系,姿势暧昧,而陆谨言仿佛早已经习惯,这个角度都那么刁钻。

    媒体拍到之后,这张照片就在八卦杂志上炸开了,所有人都在猜测未来的陆氏夫人要出炉了。

    许多报纸杂志甚至还在疯狂播报那位女子的新闻,风头一时无两,他是A城女人最想嫁的黄金单身汉,而她却是名媛中最备受关注的女子。

    家世好,留学归来,容貌好,几乎无可挑剔,跟陆谨言站在一起,仿佛天造地设,令人羡慕,纷纷称赞。

    照片是在国外的街头,两人靠得很近,交头接耳的样子十分暧昧,引得媒体纷纷轰动。

    谣言满天飞,而她却在陆谨言的别墅中,等他回来,到底该不该相信?

    她从来不想怀疑这样的绯闻,但对方太过优秀,那个女人是A市贺家独生女,半年前才留学归来,现在怎么会跟他一起出现在国外?

    媒体说的话一针见血,程潇潇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家世,嫁给陆谨言,绝对的门当户对。

    熟悉铃声响起,程潇潇拿过手机,对着上面的电话皱起眉头。

    “喂。”

    “是潇潇吗?”

    “您好,我是,请问您是哪位呢?”

    “我是陆谨言的二婶,你在医院见过我的。”

    程潇潇莫名其妙,对方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难道是因为八卦杂志的事情?

    “是二婶,我想起来了,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她的预感成真,对方在电话那头说:“潇潇,是这样的,老爷子让我跟你说一声,八卦新闻上的事情都是真的,他去国外既是公事,也是私事,贺家是我们早就已经内定的相亲对象,现在你该明白做什么选择了吧?”

    “二婶,我怎么知道这些话真是爸要说,还是您想跟我说的呢?”程潇潇忍住内心的震惊,冷静的说。

    对方被她气得不轻,反驳:“老爷子现在身体不好,不想被你气死,才会让我来当这个罪人,你也看见了,他们才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媒体一片称赞,要是你的话,可想而知,到时候就不是陆氏的股价涨,怕是开盘就要跌停。”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

    “老爷子希望你尽快做出决定,不要到时候后悔莫及,万一真是谨言公布这个消息,会残忍得多,你想过吗?”

    她脑中想起对方每天晚上那一通疲惫的电话,想起他在耳边的温柔声音,想起他所做的一切,单凭一张照片,就相信这些莫须有的谣言,是否对他太不公平。

    “替我谢谢陆老爷,但是这件事情,我不会答应,除非是他亲口跟我说,那么我到时候一定不会有任何怨言,主动退出,永远不出现在他面前。”

    “敬酒不吃吃罚酒,程潇潇,你可真不识好歹。”二婶愤恨的在电话那头警告她。

    挂了电话之后,她心思复杂,相信陆谨言不难,但眼下的局面,已经出乎自己意料太多。

    在她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一切困难都迎面袭来。

    距离两人的约定,又过了两天,陆谨言始终没有回来,并且也没有打过电话来,这时八卦杂志上又刊登了新的内容。

    陆氏总裁夜会贺家千金,男才女貌疑似好事将近?

    程潇潇想不去关注,但新闻铺天盖地,并且陆家还不断有人提醒自己,她想要忽略,也难。

    照片更为清晰,甚至两个人比起上次更加亲密,依旧是在国外,程潇潇几次拿起手机给陆谨言打电话,却显示无法接通。

    她心底不免涌上疑虑,他延迟回来,却没有任何消息,甚至还放出这样的照片,到底意欲何为?

    陆老爷步步紧逼,她一个人渐渐有些支撑不住,如果不是程氏已经在自己手中,她真的担心自己会动摇。

    可陆老爷早晚会知道,那个时候,他又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

    等到第三天,终于等到了这个男人回归的消息,并不是他主动告知,而是A市的娱乐八卦拍到了他跟贺家千金一起从机场出现。

    贺家千金事后接受了采访,对于媒体们所关注的两人之间暧昧是否恋爱的事情,显得遮遮掩掩,更让人怀疑两人之间传闻。

    事后还有亲友声称两人即将订婚,陆家内定儿媳妇,贺家长辈已经点头等诸如此类的新闻。

    程潇潇躺在沙发上,将手中遥控器丢在一边,关掉了电视。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承载了自己大部分的情绪,有关他的任何事情,都能轻易被牵动。

    尤其是这一次闹得沸沸扬扬的绯闻事件,竟然突然就消失,让她独自提心吊胆,等他回来。

    忍不住又打起手机,上面没有信息,也没有来电,打开微信,他的头像也没有任何动静。

    过了许久,她编辑了一条信息发过去,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等了一会儿,意料中没有等来回复,她颓败的关机,抱着枕头闭上眼睛,脑中清醒又凌乱,迷迷糊糊的,竟也睡过去。

    梦里,她看见自己正在教堂,而陆谨言牵着别的人手在神父面前许下誓言,她站在人群中,远远看着,新娘子是她,贺以晴。

    她想冲过去,质问他为什么,但脚步怎么也迈不开,只能就这么远远看着,心里痛得被刀割似的,嘴唇颤抖,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看吧,我就说他不可能跟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滚出去吧。”

    “你以为自己是谁,只有贺以晴那样的女人,才配得上我们陆家。”

    耳边充斥着痛骂,她捂住耳朵,那个男人在远远的看着她,唇角勾起笑容,看着她被驱赶,羞辱……

    “不……谨言……谨言……陆谨言……”

    她从挣扎着从梦中惊醒,迎接自己的是他英俊疲惫的脸庞,还有温暖的怀抱。

    “做恶梦?”指尖温度落在脸上,很清晰。

    她双手捧住他的脸,仔细端详,眼中有未褪尽的惊恐:“你回来了?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