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小姐,一个人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158字

    程小雨坐在酒吧角落中,一边喝酒,一边流眼泪。

    周祈安,你这个混蛋,我原谅了你竟然还不知悔改,跟那个女人玩起地下情,她当时恨不得杀了他。

    如果不是自己偷偷回来,站在门外听见他跟那个贱女人调情,她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回去结婚?

    多么可笑的借口,原来是等她放松警惕,然后将她接过来这边养起来,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

    在没有跟他结婚之前,一切都是美好的,他温柔体贴,对她无微不至,可是现在呢?

    他跟一个乡下的女人打得火热,将她当成傻子,她悔不当初。

    一杯一杯的烈酒灌下去,丝毫没有知觉,跟周祈安大吵一架之后跑了出来,她才发现,自己身边甚至一个好朋友都没有。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想跟陆梅说,更不希望她指着自己脑袋痛骂。

    只能一个人偷偷来到酒吧买醉,震耳欲聋的音乐,高浓度的酒精,可以让她暂时忘记一切。

    “小姐,一个人吗?”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靠了过来,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胸口。

    程小雨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不耐烦的瞪过去:“滚开。”

    男人摸了摸鼻子,不甘心的又凑上来:“小姐,别这么凶吗?不开心哥哥安慰一下你啊。”

    “我让你滚开没听见吗?”她抬高音量,一下子吼了过去。

    “切,凶什么凶,活该失恋。”男人骂骂咧咧的走了,程小雨举起酒杯继续大口饮酒,甚至有一种醉死的冲动。

    她开车出门到现在,周祈安也没打过电话来,但她已经不相信这个男人了,十足的混蛋。

    不过也不打算轻易放过他,她觉得自己开始犯贱,被他这么对待,却还有点舍不得,她心中涌起一个念头。

    既然他可以出-轨,为什么自己要替他守身呢?

    她也可以找男人来报复他,让他知道,她程小雨也不是非他不可。

    半醉的时候,对面又坐下了一个男人,显然已经看了她很久,却没有任何举动,程小雨抬起头,醉眼迷离的看过去,觉得他有些熟悉。

    “小雨……真的是你吗?”

    “你是谁?”

    “是我啊,韩振轩,我们大学的时候见过的,你忘记了吗?”

    程小雨哦了一声,指着他点头:“我知道了,是你,你是那个振轩啊。”当初追她的事情在校园里闹得风风雨雨,她就是瞧不上。

    可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不见,他变得成熟多了,看起来英俊了不少。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韩振轩有些激动,说:“有朋友生日才来的,看到你觉得很熟悉,没想到还真的是,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在酒吧喝酒,不安全的,我送你回去吧。”

    程小雨摇头:“不回去,我还要喝酒呢,那正好,你陪我一起喝吧。”

    韩振轩看出了她此刻情绪不对劲,心里有些激动,毕业了这么长时间,他没想过再见到她,现在看来,恐怕自己还有机会。

    蠢蠢欲动的心又开始活络起来,他爽快的答应下来,跟她推杯换盏,喝多之后,他就从程小雨的口中将她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部套了出来。

    她说完之后就趴在了桌上彻底醉了,韩振轩抚摸着那张美丽的容颜,他想了这么久,说不定这是个机会。

    他也已经刚刚结婚,不过并不表示不能发展别的关系,既然她男人对她不好,不如他趁着这个就好好表现。

    “小雨,你醉了吗?”

    他伸手推了推程小雨,见她没有丝毫反应,又叫了几声。

    “小雨,那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她听见这句,破天荒的应了,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摇头:“不要回去,我不想回去,不能让我妈看见。”

    “好,那我带你走吧。”

    她点点头,心底并不是完全不知情,他眼神的火辣,程小雨都看出来了,现在又喝了一些,只想着豁出去,谁来劝都没用,跟他一起背叛周祈安来报复才是现在最想做的。

    她被韩振轩抱在怀里,突然问:“你是不是还喜欢我呢?”

    “是。”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你想不想跟我在一起呢?”

    “小雨,是真的吗?”

    “当然,不如试试看?”勾人的眼神,挑逗的动作,他无法抗拒,内心狂喜,揽着人就穿越人群,朝酒吧门口走。

    “怎么了?”

    陆谨言拉着程潇潇,她却突然失神,一直盯着远处看。

    “那边,我好像看见小雨跟一个男人走了。”灯光昏暗,她也不敢十分确定。

    陆谨言不以为然:“她已经是个大人了,来这种地方有什么好奇怪的?”

    “她跟那个男人十分亲密,像是……”准备要去开房,后面几个字她没说。

    “她自己做什么事情,是有考虑过后果的?”

    两人没再多说,程小雨跟周祈安已经不是他们世界里的人,感情纠纷也好,家庭琐事也罢,可以说早晚会针锋相对。

    今晚陆谨言要应酬朋友,将她带了出来, 没想到会这么碰巧就遇上。

    自从跟程小雨大吵一架之后,周祈安已经焦头烂额,他几天没回去,两人几乎是处于冷战之中。

    公司最近被陆谨言步步紧逼,先是夺走自己的大客户,再找了无数麻烦,然后是供货商出问题。

    他不是傻子,这么多的事情一下子发生,一定是因为潇潇的报复。

    连续加班让他精神看起来十分差,胡渣子都长出来了。

    原本戒烟之后又开始抽了起来,公司已经陷入了资金的困难,如果他不想办法解决,很快就要支撑不住。

    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已经不指望程小雨会替他去求陆家,那么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希望潇潇念在往日两人的情分上,会回头。

    他用了一个十分完美的借口将人骗了出来,声称手上有她一些照片,希望她可以亲自来拿走。

    程潇潇本不想见他,但又怕他继续拿这些事情来闹,中午便找了时间出去,两人约在了一家西餐厅。

    周祈安比她早到,程潇潇落座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一杯咖啡。

    “你来了,喝点什么呢?”

    她直奔主题,丝毫不想拖泥带水,陆谨言那个醋缸,知道自己出来见这个渣男一定会生气的。

    他推菜单的动作被她伸手阻止:“照片拿来我就走了。”

    “喝杯咖啡也不行吗?”

    她摇摇头:“你难道忘记了上次的例子?还是想要故技重施呢?”

    他想起那一身咖啡,嘴角抽了抽。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你最好坐下来我们先谈谈,相信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你说吧,我姑且听着。”

    周祈安见她油盐不进,心中没底,说不定她是真的不喜欢自己了?

    “潇潇,最近的新闻相信你也看见了吧,这就是你跟陆谨言在一起的结局,你们之间地位悬殊太大,不可能幸福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关心起我的婚姻来了,想当知心姐姐?”

    他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你现在也看见了,你跟他在一起不合适,我承认当初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我不应该跟你离婚,我……”

    “停……”她打了一个手势:“你说什么呢?这些我不想听,照片拿来我就走。”

    “你听我说,其实我还喜欢你,你跟陆谨言离婚吧,我跟你复婚,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别折腾了。”

    她被气笑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对面这个男人:“你没病吧。”

    “潇潇,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的。”

    “你自我感觉真特么良好啊,没人跟你说过这也是病吗?得治。”当初破布一般丢了不止,还逼上绝路,现在喊自己复婚?真是搞笑,他自己是傻逼吗?

    “潇潇,报纸都说了,陆谨言是要跟贺家联姻的,你难道觉得你们还能走下去?”他觉得只要自己表现出诚意,决心,她一定会回头的。

    “我们走不走得下去跟你有什么关系?”她总算明白,什么叫做没有最贱,只有更贱,“周祈安,天底下的男人都绝了,我也不会嫁给你。”

    “潇潇,你还要跟我斗气吗?”

    “放开你的爪子,在我眼里你就是那地上的一只蚂蚁,我犯得着跟你斗气吗?你现在算哪根葱?”

    “潇潇,你别这样说,我是认真的,我们复婚吧,我其实还是爱你的。”他双眼盯着她,果然是真诚的眼神:“潇潇,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去跟小雨离婚,我会好好对你的。”

    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被他这一番雷人的话恶心到不行,她转念一想,冷冰冰的问:“你是不是跟本就没什么照片,在框我呢?”

    “不这样说,你怎么会出来呢。”周祈安走到对面去,直接将她逼到角落中:“潇潇,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真的是认真的,我一定会跟你复婚,我还爱你的。”

    “你滚开,别说这些话来恶心我,以后想起你都忍不住想吐知道吗?”

    “潇潇,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呢?”

    她直觉这混蛋跟程小雨真的出问题了,也难怪,有那么一个极品的妈妈,加上流产了,还能走下去是真难。

    “除非你去死,要么去牢里带上一年半载,体验一下我当初的绝望,那么或许我可以原谅你的。”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现在要将我跟公司逼上绝路吗?”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