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第一次冷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7本章字数:3069字

    这天中午,程潇潇全副武装出来跟陆谨言吃午餐,墨镜带着,换了一身装扮倒也没被认出来。

    他们订的是一个包厢,她很早之前就想来这里尝一道菜,陆谨言知道后就抽时间想办法预约了。

    中途出去上洗手间的时候,隔壁包厢的门正开着,她发誓,真的不是故意看的,只是不经意听见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朝里头看,竟然是熟人。

    程小雨正靠在那个陌生的肩膀,两人正说着悄悄话,眉来眼去,看起来十分亲密,男人还时不时对她动手动脚。

    程潇潇没敢站太久,匆忙闪开朝洗手间去,脑中满是疑虑,她找了另一个男人,所以周祈安知道了才来跟自己复婚?

    后来一想又觉得不像,那个男人的尿性,要真发现程小雨出-轨,肯定闹得满城风雨,哪会这么轻易低调的放过她。

    当初自己还没被抓住证据呢,就有这么凄惨的下场,唯一的解释就是程小雨在外面偷吃,但他不知情。

    活该。

    想通后,她在心底狠狠咒骂,真是狗男女,天生一对,当初离婚真他妈明智,至少不用面对这么恶心的男人。

    在厕所隔间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接着她又听见了程小雨的声音。

    “周祈安,你还打来做什么,我不是让你不要缠着我吗?”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那个狐狸精害死了我的孩子,我不会原谅你们的。”

    “你恶心吗?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不必了,没什么好谈的。”

    通话内容被她一字不漏的传入耳中,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对方在那边求饶,而她却出来私会别人。

    不过为什么没有离婚呢,这点让她想不通了,她摇摇头,在程小雨离开之后,也出去了。

    更有意思的还在后头,程小雨跟那个男人的包厢外面,竟然站着一个陌生女人,眼神悲痛,仿佛被背叛的绝望。

    根据女人的直觉,她应该是跟里头那个男人有关系。

    突然一个大胆的猜测涌入脑中,该不会是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有妇之夫?转念一想,丝毫不觉得奇怪,程小雨就是好这口,专门对别人有主的男人下手,姐夫都可以拐上-床,何况是个陌生男人。

    她故意放慢脚步,一边观察着那个女人,她以为可以看到一处好戏,觉得她应该冲进去,然后抓着程小雨,扯着她头发,啪啪啪左右给她脸上来几个巴掌,没想到她只是咬着唇,悲痛欲绝的转身离开了。

    看得她是目瞪口呆,这是多爱那个男人,才能隐忍到这个地步,还要装作自己不知道的样子。

    她回到包厢,心情还有些忐忑,陆谨言夹了她爱吃的牛肉片放入碗中,又给她盛了一碗汤。

    “怎么去了那么久,脸色也不好,身体不舒服?”

    程潇潇摇头,拿起调羹小口的喝起汤来,心里被方才看见的事情堵得十分不痛快。

    “有事就说吧,闷闷不乐的,会让我担心。”他放下筷子,神情专注,一副等着她继续往下说的样子。

    话在舌尖打转,她犹豫了几下,将风方才看到程小雨跟陌生男人在隔壁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只是忽略了后来的那个女人。

    陆谨言听完揉了揉她的头:“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离婚不离婚是早晚的事情,至于要过什么日子,那也是她自己的事,周祈安这个人,不安分,自私,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跟什么女人都过不下去的。”

    他见程潇潇不说话,将菜推到她面前:“以前的事情想那么多做什么,我既然说过不在意,那就是真的不在意了。”

    她答不上来,心里就是不舒服,理智上明白不该这么纠结,情绪上,很难控制,明明他们就要遭受报应了,为什么还是开心不起来。

    “你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会让我以为,对周祈安还有什么想法。”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程潇潇仿佛被定住:“怎么可能?”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关心他们呢?我承认在他的公司动了一些手脚,这不该是给他教训吗?你难道忘记了,当初是谁想要让你一辈子在监狱里头吗?”陆谨言声音有些冷,隐隐的,透着一丝无法察觉的疏离。

    “你为什么要这样认为?”她努力平复着颤声:“这些事情,我纯粹告诉你是因为那个人是你外甥女,无论如何,陆家接受了他是事实。”

    “陆家的人不接受你真的重要吗?”他放下筷子,面色冷峻:“我说过你该相信我,陆家阻止没有任何关系,你只需要看着我,听我的话,留在我身边就好了,其他的那些人,不必理会,还不明白吗?”

    程潇潇看着他,却不知怎么开口了,他身上透出的隐藏已久的独占欲渐渐在暴露,一点一点的告诉她,必须接受他所安排的一切,活在他的羽翼下。

    “潇潇,回答我。”

    她垂下眼帘,不敢迎上他的目光。

    “你不敢说,是不是不愿意呢?”

    “没有。”

    “那为什么你还是这么在乎他们对你怎么样,难道你看不见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吗?”

    话题已经偏离两人一开始讨论的方向,她的手腕被陆谨言抓住,能感受到他的激动。

    “陆谨言,你冷静一些好吗?”

    “你回答我的问题。”

    他目光炯炯,一脸追根问底的样子,瞬间将她吓住,她不知道他的反常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道曝光自己的身份,是一个导火线?

    “还是你觉得周祈安其实不值得你忘记,指望他回心转意呢?”

    程潇潇一听就激动得甩开他的手,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心里还有他,你太过分了。”

    “是谁太过分了?否则你这么关心程小雨做什么,她爱作死那也是他们夫妻倆的事情,你只需要记住现在跟你结婚的人是我就行了。”

    “别乱说,我没有。”

    甩开的手再次被人抓住,狠狠的拖到面前来,程潇潇猝不及防,小腿绊倒了椅子,砸在了膝盖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陆谨言在气头上,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将人困在胸前,双手紧紧圈住,不给她丝毫挣扎的机会。

    “潇潇,别让我听见你还在关心他们的话,那样我会认为你其实舍不得的。”他无法控制脑中突然涌上来的疯狂念头。

    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对,会伤害到她,却压抑不住自己,只要涉及到她的感情问题,就轻易可以牵动他的每一根神经。

    “你疯了吗?凭什么这么说,我到底什么地方让你这么觉得?”她不挣扎了,就这么抬起头看着他漆黑深邃的眼睛:“还是你根本就不相信我呢?”

    “我没有不相信你……”

    “那你这是为什么,难道对你来说,我真的这么不值得你去信任吗?”她感到难过,心底一抽一抽的疼。

    “总之你以后不能再过问他们的任何事情。”

    “你这是在限制我?”他的变本加厉,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

    “潇潇,我不想跟你吵架,听话好吗?”他语气温柔了下来,两只胳膊紧紧将她圈住,呼吸一下一下喷在她脸上。

    程潇潇用一种十分陌生的表情看他:“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一开始,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潇潇,不要说了,我不喜欢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她终于爆发,挣扎着要离开他的钳制:“我也不喜欢你这么揣测我,难道夫妻之间这么简单的信任,你都不能给我吗?”

    “我没有不信任你,我只是不喜欢你关心他们,任何人都不行。”

    两人的争吵一直维持到上车,期间程潇潇没有再跟他说话,这是结婚以来,第一次爆发冷战,信任危机。

    她从不否认陆谨言对自己的感情,但他这种可怕的独占欲已经在逐渐一点一点剥开,真实一面让她望而却步。

    她将头扭到一旁,盯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风景,感觉到车速越来越快,她不得不出声制止:“陆谨言,你疯了吗?开慢点。”

    他不管不顾,仍然在不断加速,吓得程潇潇脸色苍白,伸手去抓他手臂,又不敢用力。

    “停下来,我求你停下来,我什么都听你的,以后只听你一个人的话,行了吗?”程潇潇大声嘶喊,看着他铁青的脸色,眼泪不断落下。

    “陆谨言,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答应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她怕了,怕上次一样,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孩子,而现在她不能失去他。

    嘶哑的声音钻入耳中,他慢慢松动了脸上的表情,将车停在一边,伸手扯开她的安全带,一把将人压在副驾驶上。

    心跳声急促,他的呼吸起伏不定,一只手在她脸上流连,不断擦拭落下的泪水。

    “对不起……对不起潇潇,我不该吓你……”

    温暖的怀抱将她包围,亲吻一下一下落在她眼睛,唇上,她伸手握住他手掌,一片冰凉的感觉让她心中也跟着被刺了一下。

    “是我不好,我不想伤害你……”

    她摇头,埋在他胸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