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一大早就被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373字

    陆谨言一走过来,程潇潇就笑着小跑过去拉着他的手,将人拖到刘美婷跟前来,拍了拍他胸脯自信满满的介绍:“这是我老公陆谨言。”

    完了又跑过去挽着她胳膊笑:“这是我的好姐妹刘美婷,刚刚从国外回来。”然后又想起什么,拽了一下他手臂,低声凑在他耳边说:“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你不准吓着我姐们,不准摆着那张面瘫脸。”

    陆谨言情不自禁伸手摸了一把脸,这个女人竟然怪他面瘫?

    上车之后,程潇潇跟刘美婷一起坐在后面,将酒店地址告诉陆谨言后,他唇角勾了勾,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其实不然,他确实是笑,得意的笑,因为她没自作主张将人领回家去,如果他要是知道程潇潇一开始这么打算的,肯定要吐血。

    刘美婷时不时打量着这个英俊的男人,看着他望向程潇潇眼中的宠溺,意识到她果真过得很幸福。

    “美婷你明天想吃什么呢,我带你去好不好,然后我们再好好四处逛逛,都好久没有跟你逛街了。”

    她一个人说个不停,眉眼带笑,飞扬着翼翼神采。

    陆谨言有些吃味,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孩子气的一面,高兴得一直笑个不停,难道女人之间的感情,真的是男人无法理解的?

    “陆先生明天有没有时间呢?可以一起吃个饭,互相认识一下。”

    陆谨言还没答话,程潇潇就探上头去,扒拉着座椅说:“不准说没时间,我姐妹好不容易回来,你别找借口啊。”

    她这么一说,陆谨言顿时斯巴达了,他确实不太想要跟不熟悉而且没有利益关系的工作应酬之外的人接触。

    但程潇潇这么开口,也就无法拒绝:“好,明日你来选地方,我下班之后去接你再一起吃饭。”

    “没问题。”

    她对陆先生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总算没有再摆着那张面瘫脸。

    刘美婷视线时不时透过后视镜朝陆谨言看过去,不经意间,两人目光相撞,她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跟着紧张起来,突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怎么了?”

    “没……没什么,有些累了,坐了一天的飞机,回酒店我要好好睡一觉。”她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对程潇潇露出无害的笑。

    “现在还早,那我就不缠着你了,一定要好好睡觉,这样明天才可以有精神跟我好好去逛逛。”

    她十分怀念高中时代,跟她在一起无忧无虑的日子,只可惜这么多年,两人都错开了,现在好不容易有相聚的机会。

    “明天我非要虐你一把,记得带肚子出来。”

    程潇潇一愣,马上意识到她是要放开吃的节奏……当哈哈笑了起来:“你放心吧,看你这么苗条的身材,恐怕战斗力是不如我的。”

    “等着瞧。”

    陆谨言忍住没打断两人的对话,他将车开到酒店之后,程潇潇又说:“我送美婷进去,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吧。”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

    其实内心崩溃,他从学生时代起就不明白女人这些奇怪的行为,为什么上厕所也要结伴,例如现在她对这个女人的态度。

    十分钟后,她终于回来,一关上车门就靠在后座上,唇边还挂着笑,一脸的满足。

    陆谨言没有急着开车,而是探头回来看她,见她摸着肚子,忍不住乐了:“吃太多了?就这么高兴?”

    她维持着舒服的姿势,没动,就这么冲他点头:“我们6年没见了,自从她出国之后到现在,当然高兴。”

    陆谨言喉结滚动了几下,原本想开口的话触及到她那双闪亮的眼睛,突然就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了。

    看他这副样子,程潇潇忍不住掀了掀嘴角,俯身过去,仔细端详着他的脸,问:“你不会是吃醋了?”

    “不是女人吗?为什么吃醋?”

    “那你为什么不高兴呢?”她又问。

    “我没有不高兴。”他又皱起了眉。

    “可我总觉得你情绪不对劲,不笑了。”她执着于自己的问题,两只手揉着他的脸,挤出各种形状。

    陆谨言按住她作乱的手:“别闹,你还想不想回去了,惹急我现在就上酒店去,大不了明天你就别出门。’

    她一反应过来马上松手,一秒钟之内坐回原位,正襟危坐,双手端庄的放好,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这次就放过你。”陆谨言转过头去开车,“你这个姐妹回国准备做什么?”发誓,他真的不喜欢八卦管闲事,事关程潇潇的交友安全,才八了一次。

    “她说准备去混娱乐圈。”

    陆谨言淡淡“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娱乐圈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她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女人,没有人脉资源就这么一头栽进去的话,不用说也知道这过程有多艰难。

    但这些都不是他该管的事情,他只需要看着自己的女人,安安分分的在身边,就行了。

    第二天程潇潇一早就醒了,看一下手机才七点不到,她总结出来是自己兴奋过度。

    陆谨言被她翻身的动作吵醒,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又伸手将人往怀里带:“还早,继续睡吧。”

    她没了睡意,靠在他胸口想事情,长长的眼睫毛扇子一样在他胸膛一眨一眨的,撩得他一大早就有些激动。

    “你真的不想睡了是吗?”

    她点头:“我睡不着了。”

    很好,够诚实,他露出奸诈的笑,翻身就将人压住,低沉又勾人的嗓音贴着她的耳边响起:“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来做点别的事情吧,保证让你好好睡。”

    程潇潇一脸受惊的表情双手撑着他:“不……不行,等下我们还要出去逛街……”

    一大早的跟他做运动,她肯定要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半天起不来床算轻的了。

    陆谨言的嘴角勾了起来:“现在还早,你姐妹也是需要休息的,反正你也睡不着,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一会儿我还有会议要开,来吧。”

    她一脸纠结:“那……速战速决吧。”

    某人嘴角抽了抽,叫男人速战速决?

    他的女人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试试就知道了,难道是嫌弃我的持久力吗?”他咬着她的唇,低沉暧昧的嗓音从齿缝间溢出。

    程潇潇捂住眼睛:“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知道你很……很那个……”

    某人嘴角勾了起来,看着她爆红的脸蛋,心情大好,故意更加用力磨蹭她:“很哪个?”

    “就是那个……”

    看她彻底羞红了脸,他也不打算继续捉弄她,直接手脚并用,准备享受清晨的大餐。

    等她再一次醒来,已经是十点钟了,一看手机就吓了一跳,陆谨言已经去公司,刘美婷呢?

    翻看了一下手机,没有打过电话来,难道是还在睡?

    程潇潇打了电话过去,不一会儿才被接起,那端传来了浓浓的起床气:“喂!”

    “美婷,是我,你起来了吗?”

    “嗯……还没有呢……”

    “哦!”她松了口气:“那你等下想吃什么呢,我现在开车过去还是怎样?”

    “好的,我洗澡直接下去,你在大堂等我吧。”

    挂了电话,程潇潇一股脑从床上起来,动作太过用力牵扯到浑身的酸痛,她在心中将陆谨言狠狠咒骂了一顿。

    大色狼,明知道她今天要出去还不肯放过,再一看镜子中,差点被吓一跳,脖子一下全是夸张的吻痕,幸好不是夏天,不然怎么出去见人。

    她匆忙洗完澡,在衣橱里找了一件高领的打底衫,将痕迹遮盖住。

    来到酒店的时候刘美婷已经下来,两人准备去填饱五脏庙,再到附近去逛逛,程潇潇表示没什么意见,两人直接就出发。

    昨天吃了火锅,两人今天又换了一家,如果不是跟刘美婷一起,她是不打算来这家餐厅。

    味道非常好,但却是周祈安的最爱,两人婚前婚后,都经常来,有许多回忆跟痕迹在这里,她从不敢跟陆谨言来,怕那家伙知道会吃醋。

    “装修风格不错,环境也非常好,看来你这么多年没白活,总算知道享受日子。”

    “嘿嘿,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怎么敢让你失望呢。”

    招手叫来服务员,程潇潇点了几道招牌菜,然后就跟刘美婷聊了起来,两人对这些年来的变化感概不已。

    刘美婷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就随意在网上查了一下陆谨言这个名字,没想到还真的出来一大堆词条资料。

    她一页页看下去,同时也看见了那些关于程潇潇的黑料,以及她跟妹妹程小雨周祈安之间爱恨纠葛。

    当时她第一反应是震惊,难怪她说已经离婚,但没想到她的前夫现在成了程小雨的老公。

    她当时经常到程家去玩,自然也认识程小雨,不过两人并不熟悉,现在程氏也破产了,她另嫁他人,可小雨怎么能这么做?

    喝了几口水,她还是没忍住开口问起这件事情:“潇潇,你爸现在还好吗?”

    程潇潇完全怔住,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爸,在国外治疗。”

    刘美婷按着她的手:“对不起,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却不在身边,我以为你太忙才没联系我,没想到这一年你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尤其是入狱,这一段让她看得心惊肉跳。

    程潇潇的性子,怎么都不像是做出那些事的人,媒体对她的抹黑也一样,她始终不敢相信。

    “没事,都过去了,那确实是我这一生当中,最痛苦的日子。”尤其是在监狱里头的孤立无援,被人羞辱,她至今都无法忘记。

    “小雨她怎么可以这么做……”

    她有些无奈的摇头:“人心难测。”

    “该死,她还将你当姐姐吗?她的良心被狗吃了……吧!”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刘美婷便目瞪口呆盯着门口的方向。

    话题中心的主角正一脸春风,挽着周祈安的胳膊,亲亲密密的走了进来,她脑中蹦出来的第一个词儿就是:一对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