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老婆,你冷落我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183字

    陆谨言最近很不高兴,自从程潇潇的闺蜜回来之后,他就完全被无视了。

    想跟老婆亲热,不行!明天要跟她出去。

    想让老婆陪,不行!在当她导游。

    想跟老婆谈谈,不行!闺蜜6年没回来,她没办法拒绝。

    就这样,他足足被冷落了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之后,刘美婷开始为自己的事业忙碌,潇潇的新闻也渐渐淡出视线,这才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不过从她口中这个闺蜜高频率的出现,还是让他十分有怨言。

    平心而论,他并不特别喜欢刘美婷,却不想打击程潇潇的热情,人总是会变,尤其她现在混的还是娱乐圈。

    而程潇潇还以为她跟当年一样,怎么可能,在没有涉及利益的前提下,一切或许可以维持平静,但他觉得刘美婷并不适合她深交。

    事情的起因是刘美婷跟一位资产雄厚的房地产老板吃饭,他当时在应酬公司的客户,刘美婷走后,那资产老板跟陆谨言攀谈了几句。

    其中就说到关于她暗示这位老板要投资的事情。

    显然地产老板也有这个意思,大家互相买卖,实在是很公平的交易,在那个圈子并不少见。

    但因为是潇潇的朋友,他才特意多问几句,这一来,就知道了不少事情,甚至有些是关于她在国外的。

    圈子就这么大,有些事情想要隐藏并不容易,他当即就断定,程潇潇不可能知道关于刘美婷的这些事情。

    他也没打算说,只是旁敲侧击的提醒,她是聪明人,两三次下来,就明白他在暗示什么。

    却没相信。

    她觉得美婷不是那种女人,就算是同在娱乐圈,也做不出那些事情。

    事情到这里为止,陆谨言便再也不提,权当什么也不知道。

    这天,程潇潇突然接到刘美婷的电话,要邀请她跟陆谨言吃饭,他显然也听见了,就这么站在跟前不动,准备听她怎么回答。

    她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爽快的应下了。

    陆谨言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只是等她挂了电话之后,才问。

    “她为什么要请我们吃饭?”

    程潇潇抬起头,不加掩饰的回答:“她说想要正式认识你一下,我总不好拒绝吧?”

    虽然她已经知道陆谨言其实不是很喜欢自己这个闺蜜。

    “哼!”

    她伸手去拉他:“不准冷着脸,她毕竟是我最好的朋友。”

    “吃完我就走。”他不情愿的强调。

    “总不能让她难堪吧,你就当是为了我,别这么一副谁都欠你的样子,会吓到她。”

    “你才这么傻,她见过的人可比你多多了。”

    他说完,口气和表情突然缓和了下来,简直可以用温柔来形容了。

    “其实娱乐圈没你想得这么纯洁,什么样的人都好,各种各样的交易,并不少见。”

    “她不是这种人。”她板着脸跟他辩驳。

    陆谨言摊开双手,妥协:“好,我不跟你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你爸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差不多,打算让他回国吗?”

    她几乎所以一下子又想到了半夜里的那通电话,爸已经迫不及待要回国,她就算不同意他卷入这些事情,恐怕也拦不住。

    “他在意了一辈子的东西,不会轻易放弃。”

    陆谨言明白了:“我会安排的。”

    “现在我是担心,我爸回来的话,陆梅会不会闹,这阵子也没敢问起他,现在情绪也不能激动,万一要是看见她们,能不出事儿吗?”

    “找个安静的地方疗养,不容易被人发现的。”

    程潇潇摇头:“早晚会知道,我爸爸这一辈子的心思,都在这个项目上,他回国后公司成这样,心里肯定不舒服。”

    “你不准备跟他说你的事情?”陆谨言揽着她的腰,将上半身都依靠在柔软的沙发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走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我离婚了,还有小雨的事情……”

    爸一定会十分伤心,尤其是陆梅跟程小雨造成的伤害。

    “你该尝试着提醒他了,让他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可我……”她犹豫的闭上眼睛,“不知道怎么开口,爸当初就不喜欢周祈安,如果知道了小雨她也……”

    “潇潇。”

    陆谨言语气加重:“其实你没想过,或许他昏迷前就知道了这一切,才会受刺激吗?”

    她一下子从他怀中坐起:“怎么会,他从来都没问过我这些事情。”

    他摊手:“这不正是可疑的地方吗?你爸是不希望看见你伤心,所以干脆不问了,也最怕得知自己不想知道的那个结果,否则公司破产,怎么会不过问你跟周祈安两人?”

    她恍然大悟,才惊觉多次通话中,他关心的始终也只有自己,从不过问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

    “难道其实爸爸真的知道我离婚了?”

    陆谨言十分肯定的点头:“你该关心的是我这个女婿什么时候去见老丈人,难道还要继续地下情?有了你爸的同意,我们就可以风光的举办婚礼了。”

    “老夫老妻了,还婚礼什么。”

    她其实并不太看重是否一定要举行婚礼,跟周祈安的婚礼够风光,下场凄惨。

    只要两个人可以真心相爱,相互体谅,他一辈子不离不弃,婚礼这样的形式,并不是最重要。

    “宣告世人,你才是我的女人,让他们想打主意的,有多远滚多远。”

    “哈哈哈。”

    她笑倒在他怀中:“宣告世人,你才是我男人,让她们想打主意的,有多远滚多远。”

    “我给你吃醋的权力。”

    “我不想变成疯子。”

    “为我疯,我会十分有成就感,毕竟男人的心理都一样,简单的说就是比较膨胀,你会让我满足的吧。”

    他眯起眼睛,稍稍用力将她的腰卡住,眼神邪魅,散发着无人可当的魅力,让人情不自禁深陷其中。

    她避开了目光,那种灼灼燃烧的感觉在再度强烈起来,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他手臂。

    “跑……跑题了,我们不是在……在讨论事情吗?”

    按照这样的套路发展下去,很快两人又要滚起床单来了,今天难得周末,她不想就这么荒废过去。

    白日宣淫,是非常不好的,要拒绝,拒绝。

    仿佛可以看穿她的心思,陆谨言不松手,背部稍稍移开沙发,额头微微往下抵,鼻尖对着鼻尖,将她眼中慌乱尽收眼底。

    “你……你、你!”

    她语无伦次,面对这个男人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总想后退一点,避开锋芒。

    “我怎么了?”

    暧昧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在她快要忍不住投降的时候,男人终于松开手,将她圈在怀中。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吗?”

    他竖起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摇晃:“先听我说。”

    陆谨言开始细数她的罪行:“这一个礼拜你有多少天让我独自吃饭?多少天你晚上没空陪我?多少次你不去送爱心午餐?”

    “为什么午餐一直在外面解决,突然就要我送?”

    “因为我突然想吃你做的了。”

    她揉着这个男人的脸,不服气:“明明就是你做得比较好吃,非要强词夺理,不是和你说过,我这几天都要抽时间陪她熟悉一下环境嘛。”

    “你重友轻色。”他一字一顿的蠕动着嘴唇。

    “这个也算罪加一等?”

    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表情叫肯定。

    “难道不算?你冷落我了,心里就会难过,然后就会影响工作质量,随之就会影响整个公司的运作,股价就会下跌,下跌就损失,损失就没钱,所以……”

    “蝴蝶效应?”

    “现在有个机会让你补偿,可以让我心情愉悦,重新投入高质量的工作中去,可以挽回一切损失。”

    她已经可以预料到接下来陆某人要说的话了,根本就是无耻!

    他大言不惭的说:“以身相许,让我为所欲为,力所能及的让我身心愉悦,春风满面。”

    “呵呵!”

    她冷笑不止:“签订这些不平等条约,难道不应该经由我同意吗?以身相许?陆先生,请问需要我替你叫几个美眉过来吗?保证侍候得你春风满面,身心愉悦……”

    她拖着长长的尾音,让陆谨言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女人发起飙来,是很难招架的,小女人也不例外,他宠上天的女人更不例外。

    “要”和“不要”这两个答案同时在唇齿间翻滚着,奋力激荡着,急欲冲口而出。

    “嗯?”

    “当然……不用……”他很狗腿的堆起笑,突然一个站起,吓得怀中的佳人尖叫一声。

    她本是坐在他怀里,结果呢,他意外的站立,让她一下子失去重心,双手下意思就挽住了陆谨言的脖子。

    瞥见他唇边坏坏的笑,她捶他胸口:“突袭,老男人你是不是欠教训了?”

    “你叫我什么?”

    她倒抽一口凉气……他十分在意自己叫他老男人,记得前两次的后果就是……一天没下来,第二天腰酸背痛,第三天……不提也罢。

    方才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眼下面临的困境是,他有没可能放了自己?

    他的脸上已经换了一种表情,她闭上眼,没骨气的求饶了:“陆总,谨言,老公,我错了,你不是老男人,你不老,威震四方,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金枪不倒……啊!”

    身体陷入柔软的床垫,他猛的欺身压上来,语气坚定的说:“我觉得这个时候语言最苍白,还是用行动来证明最好……”

    双手被按住,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上那套可爱的兔子睡衣在他堪称优雅的动作下,离开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