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脸皮比较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159字

    “具体事情你跟陈总谈,还有……”他顿了顿:“希望你明白我这么做的用意。”

    刘美婷忙点头,又想在对方看不见,补充说:“我明白,谢谢你谨言。”

    陆谨言的本意是说看在潇潇的份上,我帮你这一次,她却曲解了,认为他这是要跟她有可能发展的意思。

    虽然跟程潇潇这么多年感情了,但她一颗心还是动摇了。

    陆谨言这样的男人,并不多见,有钱有势,她冒着跟姐妹反目成仇的后果,也准备放手一搏。

    程严华回国的事情很快确定下来,除了陆谨言跟程潇潇,没有任何人知道。

    航班是下午三点多到达,她却早早的提前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机场,紧张跟忐忑都难以形容此刻的心情。

    陆谨言抓着她的手:“不用这么紧张,你爸爸现在已经恢复得很好了,虽然行动还不是十分方便,但在家里走慢一些,并不影响日常生活。”

    能够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十分不容易。

    “我知道,只是太长时间没看见爸爸了,有些紧张。”

    他张开双手抱了抱她:“你是他女儿,怎么还紧张,应该是我压力比较大吧,今天算是第一次正式见岳父大人呢。”虽然以别的身份见过无数次。

    “你脸皮比较厚,搞定我爸分分钟的事情。”

    “这么说你爸要听见了,万一不让我进门,不承认我这个女婿,怎么办?”他微微拉下脸,故意板着。

    程潇潇笑了笑,心底的紧张也消下去不少:“我爸跟你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她一直对你非常满意,是……梦想中的女婿。”

    几次商业的应酬酒会上,父亲回来都会跟她提起这个大舅子陆总裁如何年少有为,语气中充满了欣赏。

    “你爸真是这么认为的?”自己是白担心了,他以为陆梅会编排不少关于他的故事来抹黑。

    “商场上呼风唤雨,铁血手腕,我爸爸要是不同意女儿也是你的了,还担心什么?”

    她眨着眼睛,笑了出声,他现在的样子,像是一个等待老师夸奖的孩子。

    “关心则乱,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我知道你关心我,但也不用在这个时候邀功,我爸还没出来呢。”她指着接机口:“一会儿看见他了你再好好表现表现也不迟。”

    “他如果知道你结婚了,会不会生气?”而且还是跟他的小舅子。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一年了,他一直在国外,而潇潇也从来没有提起过。

    “肯定会,但女婿是你,就不会了。”

    “你爸真这么喜欢我?”他有些不敢相信,早年程严华在商场上,也可算是一方人物。

    要不是那个项目最终将程氏的脚步生生砍断,他跟潇潇也许没有机会走到一起。

    “不怕你笑话,其实当时他还想着在商场上给我找个对象,可又怕你这样的人我驾驭不住,也觉得或许你看不上吧,还是他的大舅子,可能也有这样的关系,最终都打消了念头。”更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坚持要跟周祈安在一起。

    这件事情伤透了爸爸的心,最后还是同意了。

    “你当初竟然不肯听话?”

    如果潇潇跟自己在一起,他也一定会好好爱她。

    “你太懒惰,这么晚才出现。”

    “别闹,当心摔了。”

    他将人扶住:“快要出来了吧,你注意点形象,给你爸爸留个好印象,别到时候你爸爸觉得一年没见,我将你带坏了。”

    几分钟后,程严华被人推着轮椅出现了,程潇潇只觉得眼眶酸涩,他瘦了好多,但是精神很好。

    看起来在那边受到了悉心照料,在电话里也没有骗自己,他确实过得比自己想象中要好。

    “爸!”

    再也管不住自己的脚步,她扑过去,伏在他跟前,激动得落下泪来。

    程严华笑着伸手拍拍她:“怎么哭了,爸爸好不容易才回来,难道还不高兴吗?”

    他也有些激动,离开这么长时间,他还能活着回来,见到她。

    “爸!”她摇头:“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下次不能这么吓我了。”从他被带走的那一刻到现在,仿佛做梦一样不真实。

    忍不住看着站在旁边的男人,如果不是他将这一切都安排好,她程潇潇的人生,至今还应该在地狱中。

    “是爸爸对不起你啊,突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丢下你一个人去承受。”

    “爸,今天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她也不管这里是机场,目光坚定的看着程严华:“我跟周祈安离婚了。”

    仿佛在意料之中,他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离了好,爸本来就觉得他不能给你幸福。”

    “可是我又结婚了。”

    “啊!”这次惊讶的人轮到他。

    “跟谁结婚?”才短短的时间内,离婚又结婚,这不是将婚姻当成儿戏吗?

    “他。”

    程潇潇指着站在一旁被忽视的某人,他马上露出自认为十分温和的表情,跟程严华套近乎,争取获得岳父大人的欢心。

    “陆……陆总。”

    陆谨言带给他的印象,可以说是十分深刻,现在以这么突然的画风出现,他一下子还没能转变过来。

    谁能想到,自己的小舅子突然成了女婿,还是他一直颇为欣赏的人。

    “爸,您叫我谨言就好了,对不起,没有征求您的同意之前,我跟潇潇已经擅自结婚了。”

    “跟你……结……结婚?”

    他十分肯定的说:“是啊,爸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她受到丝毫伤害。”

    “这……这是什么时候?”他看着程潇潇:“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告诉爸爸,存心想气我吗?”

    陆谨言忙走过去,从护工手中接过轮椅,推着他一边一走一边解释:“这件事情爸您不要怪潇潇,是我自作主张,当时您身体并不是很好,医生也说最好不要太过悲喜交加,平静的心情有利于您的康复,所以我就建议潇潇等你好了之后,再说。”

    “真的是这样?”

    他对陆谨言的印象很好,但又开始担忧:“陆……谨言,你老实回答我,对潇潇是真心的吗?她毕竟已经离过婚,而你的身份却……”

    如果是从一开始潇潇要嫁的就是他这样的男人,他举起双手赞成,可她跟周祈安离婚之后,再嫁给陆谨言。

    就不一样了,且不说陆家的人会不会同意,但凭人们对他的关注度,潇潇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何况还有一个厉害的陆梅,这个他曾经的妻子。

    “爸,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不在意,她现在能嫁给我,已经很好了,过去的事情,只是一段经历,对我来说并不值得关注,我喜欢的是,是现在的潇潇。”

    “但是你的家人……”

    “爸,我的婚姻不应该是以利益为前提的,坦白说,我爸爸希望联姻,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选择,我需要的是伴侣,而不是工作伙伴。”

    程严华对于他的回答十分满意,却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爸,他对我真的很好,你不用担心,这一次你的身体能够康复,都是谨言的功劳。”

    “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但他身份毕竟不一样,有时候许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他在商场打滚了这么多年,再明白不过。

    最后之所以同意她跟周祈安在一起,是觉得他是一个平凡的人,潇潇也许可以过得简单一些。

    只是没想到还是离婚了,没能走到最后,现在突然找了一个身份显赫的,还是小舅子,他更加担心。

    “爸,小人物也不见得一定到白头,谨言对我很好,不敢说将来,但至少现在,我们觉得很幸福,这就够了。”

    程严华拍拍她的手:“儿孙自有儿孙福,爸希望你过得幸福,许多事情也不能干涉,总之你过得好就行了。”

    “爸,那您这是同意了?”

    “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你们先斩后奏,轮得到我同意吗?”

    “爸……”

    “潇潇,你已经长大了,爸爸相信你有自己的想法,可以判断是非对错,经过这次的事情,爸爸真的老了,以后不可能管那么多。”

    他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那些从前觉得太专注的东西,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爸,谢谢你。”

    “你阿姨跟小雨她们呢?现在怎么样了?”

    程潇潇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程严华叹息一声:“我在医院的时候就想到了,只是……”

    本以为夫妻一场,最终她还会念及情分,没想到是这么浅薄,直到他差点保不住性命才看清楚。

    “爸,她们才是一家人,阿姨跟小雨已经有她们自己的生活了,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再去打扰。”

    “你阿姨她……”程严华想说什么,最终转过头来看着正在推轮椅的陆谨言,有些欲言又止。

    “爸,您想说什么就说吧,您也应该知道,我跟她关系向来就不好,毕竟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的,在利益面前,她从未将我当成一家人。”

    “我是想问,难道她没有反对你们结婚吗?”

    按照他对陆梅的了解,她并不喜欢潇潇,甚至是讨厌,现在跟她最讨厌的弟弟结婚了,她应该会极力阻止。

    陆谨言没有打算隐瞒,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开,最后总结说:“我的人生跟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她更加没有资格去阻止,爸,我知道您担心什么,但我不会让它发生的,相信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