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绝对是鸿门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210字

    进了房间关上门,周祈安翻身一把将程小雨抱住,有些紧张的问:“你妈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世?”

    程小雨猝不及防,差点被他扑倒,哀怨的捶打了他几下,见他一脸严肃,也就认真的摇头。

    “我妈没跟我说过,我也不敢问,万一是真的,我也当做不知道好了。”

    周祈安坚定的点头:“没错,你现在就是要当做不知道,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问题。”

    程小雨拉着他在床上坐了下来:“你真的知道我爸在哪里?”

    “不知道,但是明天就知道了。”

    “你这么有把握?”

    “八成吧。”

    他确信自己对程潇潇的了解,她一定会每天去见程严华,父女两人这么长时间不见面,加上他身体并不好,脱不开人照顾,她不可能放心。

    “跟踪?”

    “小雨真聪明,不愧是我老婆。”他捏了一下程小雨鼻尖,将人放倒在床上,双手支撑在两侧,灼热的视线落在她脸上。

    两人好长时间都没试过这么亲密无间,躁动的情绪轻易被挑起,周祈安有心要让她再次对自己死心塌地,用尽了办法讨好,这一晚上,也算是两人之间少有的美妙之夜。

    第二天起床之后,她准备跟周祈安一起去跟踪程潇潇,但他没答应,理由是不安全,这种事情还是让他单独行动,比较妥当。

    她最后耐不住周祈安的甜言蜜语,妥协了,目送他出门之后,回来又看到陆梅一脸的不屑。

    程小雨坐过去,挽着她胳膊:“妈,你就不给他个好脸色吗?整天这么板着脸,对身体也不好啊,多笑笑才能美容。”

    “你是单纯,他这么献殷勤,又是为什么?妈不是你,没那么容易被他骗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可靠的男人。

    不得不说,陆梅看人的眼光,还是比程小雨要好上不少。

    “妈,他都跪下来求我了,就为了一个原谅他的机会,我心里不是不知道,但那毕竟是他妈,难道我们夫妻一场,就真的这样离婚了?我也不甘心的。”

    程小雨抽走她手中的遥控器:“妈我知道你对他印象不好,还有他妈妈,坦白说我也不喜欢那种婆婆,他已经答应了,过年的时候,就在这里陪我们。”

    “男人的话,信了你就错了。”

    “那按照妈你这么说,女人都不用结婚了。”

    陆梅无言以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总之你别怪我没提醒你,早晚有一天你会吃亏。”

    程小雨不以为然,中午之后一直在等周祈安的电话,最后等来的是韩振轩的轰炸。

    看见来电提醒,她几乎想要摔掉手机,接也不是,不接更不是,上次说分开,他就没答应,最后是自己拼命推开他,还打了一巴掌匆匆走掉的。

    从那天之后,程小雨以为他不会再联系自己,没想到现在又找上来了。

    “韩振轩,你找我有什么事。”

    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她还是没敢直接无视他的来电。

    听见这么冰冷的声音,对话那头的男人显然十分不愉快,问:“小雨,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小雨,难道我们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你没有任何感情吗?我们做过那么亲密的事情,每天都在一起,到最后,你不想玩了,就一脚无情的将我甩开?”

    “韩振轩,我们都是成年人,逢场作戏你也知道的吧,何况你也是有老婆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她其实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关系吗?”

    “不可能,这只不过是你的借口吧。”

    程小雨冷笑,怒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跟你继续保持关系,她将我们的照片都拍下来了,寄给我老公,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很清楚,不要以为她是个好女人,女人的妒忌心跟报复心,永远是你想不到的。”

    “她怎么会知道?”

    “这就要问你了。”

    “小雨,你听我说,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但我真的好想你,求求你出来见我好吗?”

    “见面给她继续拍照吗?我可没兴趣当八卦周刊的红人,那些照片你的脸是被打马赛克,只有我一个人暴露出来,你想想就该知道。”

    这件事情,已经成为她人生耻辱,甚至是后悔当初冲动之下跟他搞在一起。

    “小雨……我受不了,你知道我心里一直都有你的,我没办法离开你。”韩振轩的声音透着十足的痛苦。

    程小雨却不为他心疼,无情的说:“你以后都不要找我了,就当是为了我们好,至于过去,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吧。”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大家玩玩而已,何必这么认真?”她脱口而出。

    “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反正以后大家不要再见面了,为了我们好,你是个男人的话就痛快点,不要老是纠缠我。”

    “程小雨,你休想,我告诉你,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别想这么简单就可以摆脱我,你不来见我,可以,我去找你。”

    韩振轩丢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吓得程小雨脸色都变了。

    那些照片又在脑中浮现,她不能让周祈安看见他,否则这两个男人,真的会打起来的。

    程潇潇跟陆谨言本打算趁着今天周末,正好去看程严华,没想到临出门接到了陆老爷的电话。

    他在里头没有说具体什么事情,只让两人一起回陆宅去,必须是马上。

    本来已经坐在车里,程潇潇想,难得他们一同回去,爸爸那边可以晚些过去,最后答应了一起走。

    来到陆宅前都没想到这是一场鸿门宴,虽然她不认为会是什么好事,也绝对想不到,在陆家会被他们这么为难。

    车子一停在陆宅前,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几乎是每次来都能深刻感受到,今天异常浓烈而已。

    陆谨言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佣人打开门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好家伙,这真是堪比三堂会审。

    估计所有人都集中到本家来了吧,婶啊,叔啊,还有各自的儿子女儿,过年都难得见着这么齐。

    她再看看陆谨言的脸色,面无表情,仿佛眼前这些人都是透明的,程潇潇心里噗通噗通的跳,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了。

    “回来了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吗?”

    二婶阴阳怪气的瞪了程潇潇一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默默吐槽,还没走过去呢,就迫不及待发飙,今天大家来个集结号,目的就是来个下马威?

    “二叔,二婶,三叔,三婶,你们今天真是人齐啊,好久没看见家里这么热闹了。”

    “是啊,你还知道回来,我们倒是经常都在。”三婶也说。

    程潇潇也跟着他打了招呼,换来的是几声冷哼,这一幕,导致陆谨言的面孔再度冰冷一片,就连吐字的温度都极低,仿佛带着锐利的冰凌。

    “所以我在这里才不合适,你们商量的事情,应该是不希望我听见的。”他说完勾勾唇,拉着程潇潇就上楼去。

    房间一直都有佣人打扫,虽然很长时间没有人住,也十分干净。

    陆谨言将她带进去,按在床上:“你在这里等我,没事别下去让她们找机会为难你,我去跟爸谈谈。”

    程潇潇拉住他的手:“别生气,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她已经能猜到是跟自己有关的了,陆谨言现在的表情,随时山雨欲来,闹翻了陆家她并没有什么,那却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我知道,等我。”

    陆谨言前脚出门,三婶二婶两个女人就不怀好意的走了进来,门都不敲,程潇潇险些吓一跳。

    她看清楚是这两个心怀鬼胎的女人之后,松开了手里的枕头,站起身来。

    “二婶三婶,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像是故意不知道,三婶用刻薄的声音说:“我们是来找谨言的,既然他不在,跟你说也无妨。”

    程潇潇镇定了,这是好戏要开始的节奏啊。

    “上次在电话你说的事情,你应该还记得吧。”

    她们也不客气,就这么在旁边拉了凳子坐下,一副高高在上我是女王的架势,准备来个双剑合璧,讨伐刁民。

    “三婶,那件事情,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您就是再问我,也是一样的意思,不会改变。”

    “呵呵!”

    她冷笑了一声:“只怕到了现在由不得你吧。”

    二婶也忍不住开口:“你也知道,自从你们的事情被公布出去之后,陆氏受到了多么大的影响,你还好意思说这些跟你都没有关系吗?”

    “离婚吧,你配不上陆氏总裁夫人这个位置。”三婶无情发话。

    就是这一句,彻底让程潇潇怒了,这些旁人凭什么对自己的婚姻指手画脚,别说他们对陆谨言根本不是真心的,只在乎自己的口袋是不是少赚了。

    “那谁配得上呢?”

    “贺家跟我们才是门当户对,要不是你不肯离婚,现在我们的股价不知道升了多少。”

    “门当户对让你们自己的儿子去娶贺家的女儿啊?这也是陆家跟贺家联姻,跟谨言离婚不离婚,没有丝毫影响。”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婶怒了,谁不知道她的儿子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吃喝嫖赌,样样都好。

    “我只是实话实说,谨言跟我既然是因为相爱结婚,就不打算离婚,除非他不爱我了。”

    “恃宠而骄,你早晚有一天会被他抛弃,现在离开,我爸至少还肯答应给你一笔钱,收了好处也总比男人可靠吧?”

    “谢谢提醒,但我并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