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你的钱不够养小男生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082字

    “大姐,程小雨,你们真有能耐啊,难道你们不知道爸现在不能受刺激吗?”他声音又冷又高,吓得两人倒抽一口冷气。

    尽管平时已经看习惯了那张冷脸,现在眼里的温度,更像是寒冰。

    程潇潇替程严华顺着气,没来得及发火:“爸,您别生气,我在这里呢,不会让她们为难你的。”

    “潇……潇潇……”

    “爸,别激动。”

    程潇潇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声音却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让……她们……让她们出去……”

    程严华艰难的将一句话说完,眼神慢慢从浑浊中转为清明,靠在轮椅上喘气。

    陆谨言冷眼扫过还站着原地的母女两人:“还站在这里等我报警吗?”

    “你凭什么赶我们走,这房子难道我没有份吗?”陆梅甩开被程小雨拉着的手,挺起胸膛上前一步。

    “妈,我们还是先下去吧,等下再说。”她有些不是滋味,陆谨言那样子让她有些害怕。

    “走什么走,这里也是我们的家,凭什么让一个外人赶出去呢?”她话中的外人已经很明显,陆谨言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是冷冷的说:“既然不走,就报警吧,是不是你的,可以跟警察说。”

    “你敢?”

    陆梅指着陆谨言:“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你还是不是陆家人?爸是怎么跟你说的,你又是怎么做的?”

    “马上出去。”

    陆梅被这一声冷喝给吓住了,缩缩脖子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还不愿意走,程潇潇见状站起身来,指着敞开的房门:“要我送你们出去吗?”

    “姐,你别这么嚣张,我们走还不行吗?”

    母女两人并没有离开别墅,直接坐在了大厅沙发上,陆梅就是想要一个了断,保险柜里头还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是程严华一直都没透露出来的。

    公司是破产了没错,现在又回到了潇潇手中,她才不管这么多,该分给自己的,一毛都不能少。

    “你们……怎么回来了?”

    程严华紧张的情绪慢慢的被缓和了下来。

    程潇潇再三确定他没事之后,才松了口气,“要不是阿姨打电话给我,还不知道她们胆子已经这么大, 竟然敢闯进来。”

    “爸,这里已经不是休养的好地方了,不如暂时先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吧。”陆谨言提议。

    程严华却不太赞同:“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空间,我现在的身体行动不方便,有人在这里照顾,总比拖累你们好。”

    “爸,你没看见她们就没打算放过您吗?今天我们要是走了的话,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情,我真不放心。”

    “潇潇,她们不敢将我怎么样,别担心。”

    “事实上她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之前她已经吃过一次亏,这次不能眼睁睁看着而置之不理。

    “爸,我会想办法对付她们的,离婚的事情交给我来办,我保证她一毛钱都不敢跟你要。”

    “这能行吗?”陆梅是个十分难缠的人。

    能离婚固然是好,在国外的时候程严华已经打算好,只要一回国,第一时间找陆梅办离婚手续。

    “爸,你就放心等我好消息吧,这段时间不能再随便生气了,她们来找你也不能被激怒,就当是陌生人好了,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爸爸,不管她说什么,都不要被影响。”

    程严华苍老的脸上爬上了许多皱纹,他微微点头:“我知道你们担心了,但生死有命,这一次死里逃生,我已经看开了,人都有他的命数,我就算撑不过去,你们也不要伤心,谨言你替我好好照顾潇潇就行了。”

    “爸,说什么傻话呢,你是要长命百岁的。”

    “程小姐,那母子两人,现在还在下面,没走呢?”保姆忍不住上来报告,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将人放进来,差点出大事儿。

    陆谨言一听脸色更难看,他跟程潇潇对视一眼,微微摇头。

    “爸,你先歇着吧,我们下去看看,顺便跟阿姨好好谈谈这个事情。”

    程严华也不希望再见到陆梅,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陆谨言将他的轮椅推到床边:“爸,有什么时候随时叫我们就行了。”

    “妈,我们真的不走吗?”

    程小雨扯着她手臂:“等下小舅就要下来了,他肯定帮着潇潇那个贱人,我们在这里有什么用。”

    “现在走了,你知道他们会搬到什么地方去吗?保险柜里头的东西不少,离婚我也没意见,只要他今天肯答应平分财产。”

    程小雨的眉头皱起来,有些动摇,她并不同意陆梅现在这个时候来解决这件事情。

    忍不住说:“小舅在,我们根本讨不到任何好处。”

    陆梅脸上出现了不以为然的表情:“他有什么资格管,我是跟老程离婚,轮不到他来说什么。”

    “妈,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找个律师咨询一下也好。”

    “没这个必要。”她气得冷冷喝了一声,程小雨连忙缩着脖子住了嘴。

    “确实没这个必要。”

    程潇潇走了过来,正好听见了这句话,冲陆梅一笑,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她这个眼神,别有深意。

    “阿姨,我还是这么称呼你吧。”清了清嗓音,她瞥了一眼旁边坐着的程小雨,在陆梅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要跟我爸离婚的事情,想清楚了吗?”

    陆梅马上来了劲:“当然,今天你爸肯答应条件,我们可以马上去办手续。”

    “什么条件?”

    “财产对半。”

    “我爸爸的公司已经破产了,现在是在我手中,你这个要求,不合理吧?”

    陆梅冷哼:“这就是你们的问题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他的女儿吗?你本事大啊,还能让人黑我手机,你去解决啊。”

    陆谨言冷静的站在不远处,听见陆梅咄咄逼人的话,一脸漠然的说:“难道陆家给你的那些钱,都不够养小男生吗?还要来这里敲诈?”

    “住嘴。”她低声喝了一句,脸色煞白。

    “你看见了吗?不知道诽谤是可以控告你吗?”她底气全无,眼神漂移,气得嘴唇不断哆嗦。

    程潇潇见状,补充了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阿姨难道不知道婚内出gui也是过错方?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分财产呢?”

    她一字一顿,吐出的答案却让陆梅震惊不已,内心慌乱。

    “你们都是在无中生有,污蔑我。”

    她不敢断定两人是否有她包-养那个大学生的证据,但在当下的情况,她不可能承认。

    “如果你认为是污蔑的话,到时候我们可以打官司的,这样一来,对阿姨您的名义应该不怎么好,你可想清楚?”

    陆梅一只手抓着抱枕,眼神死死瞪着她,恨不得长出两颗獠牙,立马将她拆开来吞下去。

    陆谨言的眉头紧紧聚拢:“口口声声身为陆家人,难道这件事情,你做得真好看吗?”

    “我想怎么做,跟你没关系。”

    “如果真的法院见,你跟那个小男生,以后可真是人尽皆知了。”

    “你是在威胁我?”陆梅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狠狠的瞪着他,是啊,这个私生子的手段了得,她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你根本不缺这点钱,何必呢?”陆谨言的朝她的方向微微前倾了一些身体,缓缓的说:“而且我们有证据,不是口说无凭。”

    说完,他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手指头快速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叮咚一声陆梅的手机也响了一下。

    她颤抖着手打开来,点了一下,是她跟那个在车上亲热的照片。

    高清大图,无码,她那张脸庞十分清晰,明显一脸的享受。

    程小雨探过头来,一看之下,惊讶得下意识伸手捂住嘴巴,再看看陆梅,满眼的不可置信。

    “今天之内,必须将离婚手续给办好了。”

    程潇潇看着她惊变的脸,继续说:“如果你今天不来威胁我爸爸,大家都想给你顾全面子。”

    程小雨已经彻底愣住,久久的被照片上的内容震惊得无法开口。

    她没办法相信这是真的,然而看陆梅此刻的反应,她已经不得不相信,这张照片的真实性。

    “你们就是这么卑鄙的?”

    陆梅恨恨的看着程潇潇跟陆谨言,忽然之间,腹中的那股烈焰腾的一下子冲进了胸口跟脑袋,在他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迅速做出行动,朝程潇潇扑过去。

    程小雨尖叫一声,被陆梅吓到了。

    她没能靠近程潇潇,反应再快,也比不过一直在警惕她的陆谨言。

    他探出头,将陆梅制住,眼神冷得仿佛掉下冰渣:“大姐,我真想不到你竟然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打不过就动手?这是不是泼妇的行为呢?”

    “滚开,你这个私生子,野-种,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你放手,滚开。”

    “小舅,放开我妈吧,她……”程小雨想求情,也不知道怎么把话说完整。

    “谨言,放手吧。”

    程潇潇已经站了起来,面对陆梅赤红的眼睛,她只觉得可悲,这样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私心,最后会一无所有。

    “你这个野=种,有娘生没娘养。”

    程潇潇愣住了,全身的火焰被她这一句话点燃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