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丑事曝光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210字

    她忙伸手从后面将陆谨言抱住,察觉到他浑身都在颤抖,她心疼得滴血。

    “谨言,冷静点,她是个疯子,别听她乱说,别听……”

    程小雨吓呆了,扯着陆梅的手,不顾她的意愿将人朝门口拖:“妈,快走,我们别呆在这里了。”

    她已经彻底被小舅脸上的表情给吓呆了,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冰冻住。

    “走什么,我不怕他,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妈,快走,走吧。”

    让人厌恶的声音彻底消失,陆谨言紧绷的身体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下来,程潇潇抱着他不肯松手。

    方才陆谨言的情绪,她真的不敢想在冲动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母亲早早离开这个世界是他心中永远的痛,陆梅不顾一切,专门在他的伤口上撒盐,羞辱他已经不在人世的母亲,最后的那点良知也泯灭了。

    “潇潇,松开手吧。”

    陆谨言转过身来,一把用力将她抱住,狠狠的吸取着她身上的气息,胸腔内火焰渐渐平息了下去。

    “别生气,为了她不值得,她说的都是疯话,被我们逼急了才会这样,你不要听。”

    陆谨言已经控制住体内凶猛的野兽,尽量用缓和的声音说:“你在担心我?”

    “我怕你打她,到时候是我们理亏,没必要为了这样的事情,让自己惹上一身麻烦。”

    陆梅本来就不是一个可以用寻常思路来衡量的人,现在做出这些事情,已经几乎可以判断为半个疯子。

    “我不怕她。”

    程潇潇握住他的手,将人推到沙发上,贴着他的脸低声说:“我知道你不怕她,但是她已经疯了,利用一个已经不在世上的人来攻击你,这么做就是想要让你犯罪。”

    “如果不是她,我妈也不会这么早就离开了我。”

    程潇潇再次伸手抱紧他,什么都没问,他如果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自然会将这段往事说出来。

    而不是一直埋藏在心底,成为一个毒瘤,谁也没有办法将它们挖出来。

    “那年我才6岁,我妈带着我,辗转了许多城市,最后才打听到了陆家在A市,我起初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我爸,本来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得很好。”

    陆老爷是在一个意外中认识陆谨言的母亲杨氏,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他开车从公司回来,路况不是很好,在一个转弯的地方撞到了匆忙闯过马路躲雨的杨氏。

    他发现之后急忙刹车,下车去查看,但是人已经昏迷了过去,他马上将人带到了医院,检查之后才发现,是饿晕的。

    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吃不上饭,对杨氏突然多了怜悯之心。

    在她醒来之后,不仅嘘寒问暖,还给她找了房子,介绍了工作,杨氏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温柔贤惠,烧得一手好菜,相处中,很快就跟陆老爷擦出爱的火花。

    陆老爷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偷偷跟杨氏来往,一直到杨氏怀孕,这件事情才被揭穿。

    陆老爷承诺,一定会跟她结婚,杨氏相信了,一直到孩子生下来,陆家也发现了这件事情。

    陆梅最先得到了杨氏的地址,偷偷找上门来,指责她当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是个被人养的无耻女人。

    杨氏看着襁褓里的儿子,哭得肝肠寸断,她如果知道陆老爷有了家庭,是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的。

    但是现在孤儿寡母,在这个城市又没有亲人,该怎么办?

    杨氏十分伤心,她是真的已经爱上了陆老爷,但是现实很残酷,她最厌恶的就是小三,她的家庭就是因为被别的女人破坏,母亲才会郁郁而终,父亲将她抛弃,她才变成了孤儿。

    她差点饿死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这个男人救了她,但这个自己最爱的男人,亲手将她变成了最厌恶的女人,内心十分痛苦。

    陆老爷知道后跟她解释,原配的妻子得了癌症,已经时日无多了,她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最终杨氏还是走了,偷偷从陆老爷的卡上取了一笔现金,从此了无音讯。

    她本来想一辈子就这么带着陆谨言过,但她最终发现自己身体大不如前,竟然患上了抑郁症。

    甚至严重的时候还会自残,会伤害陆谨言,这个结果让她恐慌,不得已趁着清醒的时候带着六岁的陆谨言找到了陆老爷。

    陆老爷最后将陆谨言接回陆家,杨氏最后的日子也是在他身边度过的,陆谨言觉得,不管怎么样,他母亲还是放不下陆老爷。

    为此,他才肯在杨氏临终前答应她,到陆氏去工作,因为她觉得,只有这样,他以后才能吃穿不愁,一辈子都不用担心。

    为了让她放心,他最终不顾自己的意愿,一直留在陆家,哪怕之后要面对那么多人使绊子,他依旧没有放弃过。

    他声音低沉,语气却平淡无比,仿佛在诉说一个别人的故事。

    程潇潇整个过程都没有打断,听完只有止不住的心酸,他才几岁,在陆家这个吃人的地方长大,最终凭借自己的本事出国,再到回国,走到如今的位置。

    “如果当初不是大姐找到我妈,让她知道了真相,她不会在此后的日子一直郁郁寡欢,直到得了抑郁症。”

    “但我没有立场去说什么,因为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她总算知道了他为什么一直对陆老爷有尊敬却不亲密,那种冷淡的距离,仿佛什么也无法跨越。

    隔着欺骗与谎言,永远也无法解除,这就是他跟整个陆家的关系。

    所有的错误让他一个人来承担,那些人眼中,他只是一个私生子,夺走了原本属于他们的一切,当然不甘心。

    他接手了陆氏这个烫手山芋,等于是跟整个陆家为敌,陆老爷也明知道这一切,但为了陆氏的壮大,他选择了牺牲陆谨言。

    “知道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他用平淡的声音问?

    程潇潇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你妈妈希望你长大之后在陆家谨言慎行?”

    “没错。”

    他将她的手抓在手心,牢牢包裹住:“但我妈一定想不到,我是怎么理解的。”

    “嗯?”

    “我要让整个陆家的人,对我谨言慎行,再不能像当初欺负我妈一样的瞧不起我。”

    “出息,现在你做到了,他们谁敢跟你较劲?”

    他说的没有错,整个陆家,除了发疯的陆梅,什么时候他们都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挑战他的权威。

    因为明知道要依靠他吃饭,哪怕这一次他一意孤行跟程潇潇结婚,都没人敢对他指责什么。

    陆老爷也不见有任何动作,如果换了别人,总裁这个位置是不稳了。

    “以你的能力,就算离开陆氏,也肯定饿不着,但是这么庞大的家业,你放手了等着那群恶狼上去,不到两年就不够败的吧。”

    “这才是我爸担心的。”

    “不得不说,你爸看人的眼光还是准的,现在整个陆家,都是不争气的多,他将陆氏看得比命还重,怎么舍得交给他们。”

    “他不该逼我做出选择。”

    在程潇潇跟陆氏之间,他根本不需要犹豫,哪怕离开,随时可以过得更好,这种陆老爷认为是考验人性的事情,在他眼中,无关紧要。

    “我突然想了一件事情。”

    程潇潇突然扯着他手臂摇晃几下:“我们是被周祈安那个混蛋跟踪了,所以陆梅才知道我爸在这里。”

    陆谨言脸色一紧:“应该是他没错了,这个时候搞出这么多事情来,该不会是为了从你们身上得到什么?”

    “阿姨三番四次提起银行保险柜。”等等!保险柜?

    脑中灵光闪过,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为什么他可以容忍程小雨明目张胆的出gui,为什么要跟踪自己。

    周祈安一定是想通过小雨来打听设计图的事情。

    他不露面因为怕惹爸爸生气,而小雨是爸爸的女儿,这件事情,让她来做最好不过。

    “是设计图。”

    但他肯定没想到陆梅会坏事,因为她从来不插手商场上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设计图意味着什么。

    “环海大桥?”

    “你也知道?”

    “这个项目在A市没有人不知道,所以周祈安这么做,难道是在怀疑图纸没有毁?”

    程潇潇沉默了数秒,像是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淡淡的说:“其实图纸没有毁。”

    他对于这个答案没有太过惊讶,只是很严肃的点点头:“所以不意外了,他们都猜到了。”

    程潇潇摇头:“其实他们都错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完整的图纸。”

    陆谨言也忍不住皱眉:“你是说没有图纸?那当初程氏是靠什么拿下项目的?”

    “那一份真的毁了,这个才是更完整的,设计上更上一层楼,但是没有完成,我爸爸最后因为受到打击了,跟唐先生分开之后,两人没再联系过。”

    “所以现在他们以为的图纸,其实不存在?”

    “没错。”

    陆谨言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温暖,她终于舍得信任,将这件事情告诉他,握着她的手,本想告诉她当初收购程氏的目的,手机却在关键时刻打断他的话。

    “是沈清。”

    程潇潇眉心一紧,每次他这么着急的找,就意味着,陆氏出了某些问题。

    她直觉太准,陆谨言的脸色在接通电话之后完全变了。

    片刻,他说:“陆梅的那些照片,被人曝光了。”

    程潇潇惊呼:“怎么可能,这些没有备份,只在你手机上有存档。”

    陆谨言耸肩:“所以……”只有他手中有的东西,前一刻拿来威胁她,现在被人曝光了,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