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手术中,生死未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066字

    沈清过去将她扶住,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沾了陆谨言的血。

    “他怎么样了?”程潇潇借着他的力量站了起来。

    沈清摇摇头:“医生还在抢救。”又朝手术室看了一眼,“会没事的,别担心,他出事前给我打电话,车被人动了手脚,不能刹车。”

    这些话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将她劈得魂飞魄散。

    她颤声问:“那是我的车啊。”

    沈清点头,却没有开口,事实上,已经很明白了,背后之人要对付的是程潇潇,陆谨言只是碰巧开了她的车。

    “那些人原本是要杀我,结果他却开了我的车,对吗?”

    “夫人,陆总会没事的,如果是你受伤,他会更担心。”

    上次她在宴会上被带走的时候,找不到她的那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陆谨言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惧怕,拿着烟的手都是颤抖的。

    程潇潇浑身发软坐在椅子上,双手捂住脸,满心的后悔,那本该是自己来承受的,那些人的目标不是他啊。

    她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招惹上可怕的暗杀。

    刹车被动手脚,要将她置于死地,如果不是陆谨言将她的车开走了,现在躺在手术台上的,是她。

    眼泪从指缝中流下来,她一颗心沉到了海底。

    “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

    沈清递过去纸巾,视线又落在了“手术中”几个大字上,摇头:“暂时还没有结果,不过应该不难猜测。”

    她动了动唇,却不再追问下去,联想前因后果,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人,还能有谁?

    真相远比没有结果更残忍,在没有答案的时候还可以心存侥幸的想,或许真的是别人,那样对她来说,会比较好过。

    “夫人,陆总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担心。”

    “潇潇……潇潇……”

    紧随其后的刘美婷也赶了过来,抬头一看就对上了手术室的大门,她不放心的走过去,伸出手将她抱住。

    情绪崩溃,程潇潇忍不住扑在她怀中大哭出声。

    沈清不忍看着这一幕,悄悄走了出去,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点燃了一根烟。

    手机从这一刻开始,疯狂的响了起来,陆谨言受伤的消息,他暂时是对外保密的,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的,会是谁?

    他不希望是陆家人,只可惜那一串号码,他烂熟于心。

    “沈助理,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在手术中,生死未卜。”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故意用这样的口气去刺激这个狠心的父亲。

    那头停顿了好久都没有说话,沈清吐出口中的袅袅烟雾,“陆董,这边还在手术呢,我不方便跟您多说,有什么消息会通知您。”

    挂了电话之后,他盯着黑暗下来的屏幕,若有所思。

    “潇潇,别哭了,医生不是还没有出来吗?他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轻易丢下你呢?”

    “美婷……是我的错……是我……”

    刘美婷安慰的拍拍她的背:“别说傻话了,他住院的时候还要你照顾的,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

    “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出车祸了。”

    “潇潇,你在说什么呢,这个时候不要任性了好吗?”

    她声音嘶哑,抬起头看着刘美婷:“我应该阻止他离开,如果我阻止他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现在已经发生了,你只能接受,并且坚强。”

    她擦掉眼泪,猛的点头:“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没办法控制,她现在浑身都是软的,既期待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又害怕医生的宣判。

    等待的过程总是漫长,尤其是频临崩溃的时候,你的情绪将会左右一切。

    抢走一直持续了五个多小时,门被推开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

    “医生,我先生怎么样了?”

    她听着自己砰砰的心跳,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中年医生的脸。

    “已经抢救过来了,但需要到重症监护室观察,这两天之内能醒过来,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很严重吗?到底伤到哪里了?”

    “伤者的脑部有积血,我们刚才已经动过手术,但脑部神经复杂,一切还要等他醒来才知道。”

    “谢谢医生。”

    这么长的时间里,陆家没有一个人出现过,程潇潇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清楚,还是故作不知。

    陆老爷这一次让她太失望,这么冷血的人,真的存在,他是亲生儿子啊,因为没有脸了,所以来见都不见?

    “为什么陆家的人一个都没来呢,是不是没有通知他们?”刘美婷偏偏还问了起来。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只有你跟他的助理在,作孽。”

    程潇潇没有说话,透过玻璃看着昏迷不醒的陆谨言,头部被厚厚的纱布缠住,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

    一向那么注重形象的人,如果知道自己变成了这样子,肯定十分生气。

    “夫人,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吃吧。”

    程潇潇摇头:“我不饿,你们去吧。”

    刘美婷怒了:“潇潇,我知道你难过,但是从早上到现在,你还没吃过东西啊,这个时候你要养好自己的身体才有精神照顾他。”

    “沈助理,你先带她去吃些东西吧,我真的吃不下。”

    她说完又转过头去,另一只手停留在玻璃上,仿佛隔着厚厚的空气,可以触摸到他的脸。

    沈清发了几条信息,又将手机放入口袋里,见两人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只能对刘美婷说:“刘小姐,我们走吧,一会儿带一些东西回来。”

    “可是她……”

    “她现在更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刘美婷无奈,看了程潇潇一眼,说:“我跟沈助理先去给你带点东西回来,别难过了,他不会有事的。”

    “你们先去吧,我没事。”

    她脸上一片苍白,现在的样子,虚弱不堪,漫长的等待加上一整天滴水未进,情绪又几乎崩溃,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依靠什么支撑下来。

    也许是在监狱里头锻炼出来的,又或者是感谢周祈安把她变成了金刚不坏之身。

    经过几个小时的冷静,她完全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倒下。

    她要找出背后想伤害自己的那个人,要让他付出代价,陆谨言出了任何事情,她绝对不会饶过幕后黑手。

    陆家又怎么样,他们肯定不知道,他已经将一切都给了她,让她拥有无上的权力,哪怕他们是名正言顺的陆家人。

    也不可能跟享受跟她一样的待遇,她手中拥有陆氏的股份,全部是陆谨言留给她的。

    只要有任何差池,她会将整个陆氏搅得天翻地覆,让他们从此不得安宁。

    陆宅:

    二叔跟三叔面面相觑,时不时擦擦额前冷汗,眼中又是惊恐又是焦急。

    陆老爷已经很久不说话了,他就这么坐在那里,自从打了一通电话给沈清之后,就没开过口。

    他们也不敢走,就这么站在这里,内心被恐惧占据,忐忑不安。

    原因是计划出了纰漏,原本是要整死那个女人,可谁知道上车的人竟然是陆谨言,还差点将人弄死。

    听说正在抢救,如果他死了,少一个分财产的,内心是高兴的。

    可人是被他们害死的,万一陆老爷一怒之下,将他们全部赶出去,就得不偿失了。

    “大……大哥,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会上那辆车,喊停已经来不及了。”

    忍无可忍,二叔低声开口了,眼神小心翼翼朝他身上瞥。

    陆老爷没说话,眼神冷得可怕,某些方面来说,陆谨言跟他有许多的共同之处,唯一不一样的是,他更狠。

    “如果他的命不在了,你们以后也不必回陆家了。”

    过了很久,两人站得腿都麻了,陆老爷突然平静的说。

    这话无疑是击中了他们的软肋,这一辈子,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可以多分一点陆家的财产。

    “大哥,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再说了,除掉那个女人,你可是点头同意了的。”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呢?”陆老爷突然抓起手边的茶杯,冲两人扔了过去。

    避闪不及之下,滚烫的茶水飞溅到两人身上,疼得直抽气,陆振豪挫着手不断吹着上面被烫伤的皮肤。

    “大哥,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办得不对,但他现在不是没事嘛,在医院肯定可以抢救过来的。”

    “一开始你们就料到有危险,还是让人这么做。”

    陆老爷心力交瘁,一个决定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结果,从今往后,跟谨言的关系,恐怕是没有办法修补了。

    “我们也只是想快点将那个女人解决掉。”

    “都别说了,滚出去。”

    陆振豪不走,就这么站着,脚边都是碎片。

    “大哥,总之这件事情,我们没错。”

    二叔忙将他拉走:“大哥,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三叔不情不愿的跟着他出了门,脸上立刻恢复了不屑跟怨恨:“凭什么他出事情要我们担责任,当时我们也是经过他同意才这么做的。”

    “陆谨言是他儿子,我们是谁?”

    “难道就要白白咽下这口气,他如果死了就是倒霉,谁叫他跟那个女人纠缠在一起。”

    “小声点,你真的想要被赶出去吗?”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