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192字

    两兄弟下来客厅之后,看着各自的女人也没好脸色,她们当然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买凶杀人,半点风声都不能透露出去,尤其是这两个爱八卦的女人,说漏嘴就是要他们的命。

    “老公,我们真的不用去医院吗?”三婶绕过沙发朝两人走来,眼神时不时留意着陆老爷房间的方向。

    “去什么医院,现在去更没好脸色看。”

    三婶不解:“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我们到底是陆家人,难道不该做做样子?”

    反正陆谨言死不死,她一点儿也不关系,私生子在眼中就是阻碍,要不是杀人犯法,她早就想动手了。

    “那……我们是回去了?”

    三叔不耐烦的罢手:“你先回去,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二叔也不跟二婶说话了,直接一个人走到了门外,二婶一看,匆忙追出去,看着他脸上的怒气,没敢开口。

    “跟着我干什么,没事就回家去,别整天跟那一群女人在一起败家。”

    二婶平日里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一群贵妇购物,美容,喝喝咖啡之类,顺便去按摩享受。

    被自己的老公这么一说,也没敢反驳,反正一直她都是依靠丈夫的钱来生活,每次面对他发火底气都不足。

    两个女人面对面看了看,都没敢跟着,等他们走了之后,才低声抱怨:“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大哥训话了,一出来就拿我来撒气。”

    “可不是么,肯定是那个私生子在医院又出了什么状况。”

    三婶拢了一下身上的貂皮大衣,眼神不屑:“他自己的儿子,出了事情对我们发什么火,就是死了,也只能怪找了那么个女人。”

    二婶也说:“只怕是克夫的命。”

    “那不是正好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知道阿梅怎么想的,竟然让小雨嫁给她的前夫,现在人家问起这事儿,我都不敢应。”

    “前几天的聚会,我也被问了呢,都是被她们母女搞得一团乱,烦死了。”

    “最重要的是丢脸啊,我是真没办法忍受了。”

    “算了,就当不认识吧。”

    三婶走到车门边的时候又转过身问:“我们真的不用去医院看看吗?听说生死不知呢。”

    “那我们还去什么,老爷子自己都不去,我们去凑什么热闹。”

    三婶点点头:“说得也是,那就不去吧。”

    医院内:

    已经过去整整12个小时,陆谨言却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刘美婷已经回去,沈清走了又来,只有程潇潇,一直都守在外面。

    默默透过玻璃看着双眸紧闭的男人,内心的跌宕起伏已经完全平复,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他能安然度过危险期。

    “夫人,吃点东西吧,今晚你还要在这里过呢。”

    程潇潇没有拒绝,从他手中接过餐盒,道了谢之后坐在了一旁。

    饭菜味道很好,此刻却难以下咽,她强迫着自己吃下大半,这个时候需要体力,不能倒下,坚持到他醒来。

    “调查结果怎么说?有没有眉目?”在沉默的气氛里,她突然开口打破平静。

    沈清一顿,看入她漆黑的眸子,想隐瞒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话头不断在舌尖打转:“是故意在刹车上动的手脚,现在那几个人已经找到了,不过暂时……”

    “没供出来?”

    “对方没有露面,是通过其他方法达成的交易,非常狡猾。”

    潇潇咬着筷子,口中的饭菜,却怎么也咽不下去:“到此为止吧,至于那群人,送他们到该去的地方去。”

    沈清觉得如果陆总此刻是清醒的话,也同样会选择这样处理。

    心底对程潇潇又多了一份敬佩,从一开始,他就是尽责的做好助理的本分,至于老板要喜欢什么女人,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

    但他一直不明白,程潇潇有什么地方值得吸引,现在终于慢慢体会到。

    “除此之外,夫人还有什么吩咐的,陆总出车祸前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好好照顾你?”

    程潇潇眸色厉厉,说:“收集证据,那些伤害他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不是陆家人,不在乎那些责骂跟羞辱。”

    沈清惊疑的看她,微微震惊:“陆总让我好好保护你,如果跟他们作对,你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大不了再到监狱里去。”

    她眼神始终落在透明的玻璃上,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来了,是这里吗?不知道,问了护士说是的。”

    “我们就这样进去?不怕被赶走吗?”

    “小声点。”

    二婶三婶带着满脸的不情愿,手中提着一个水果篮,直奔程潇潇所在的方向,看见她站在病房面前,顿时换上了一副笑脸。

    “潇潇在这里啊,谨言怎么样了,我们特地过来看看。”

    要不是去到半路突然接到陆老爷的电话,她们才不屑来这一趟。

    “二婶三婶,你们怎么来了,是谁通知你们谨言住院的事情呢?”她不知道沈清已经跟陆老爷通过电话,这么试探只是为了听听两人的反应。

    “不是沈助理说的吗?”

    程潇潇朝沈清看过去,眼神带着询问。

    他推了推眼镜,一脸正色道:“是这样没错,不过怎么不见两位陆先生过来呢,不管怎么说,陆总现在也算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是他身边养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发问。”

    二婶想拉她已经拦不住,三婶说话向来有些口无遮拦,这一下子几个人都纷纷看着她,竟然也不觉得尴尬。

    反而是一脸理所当然的瞪着程潇潇,“也不知道谨言是怎么想的,留这么一个人在身边。”

    沈清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向来不会去听这些讽刺跟羞辱的言语,否则这个位置,早就该换人。

    “三婶,麻烦您下次说话的时候先注意一下场合,顺便考虑一下您的言语是否妥当,沈助理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至于您方才的话,就是在质疑谨言用人不当,他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生死不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来指责沈助理,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们要干涉公司的事务呢?”

    “我……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了?潇潇,你别太过分了。”

    三婶被她反驳的话弄得一肚子火,脸上清白交错。

    “既然三婶没这个意思,那就好了,谨言暂时还醒不过来,公司的事务一切都由沈助理来处理,至于二叔跟三叔,一切照旧。”

    这下子就是二婶也忍不住了,将果篮“啪嗒”一声丢到了地上,上前两步,站在程潇潇跟前:“你这是什么意思?”

    “二婶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抓住程潇潇手腕,逼近她跟前,一只手指着沈清:“陆氏怎么能交给一个外人,就算谨言暂时不能回去公司,那也该是让陆家的人去顶替他的位置。”

    “那二婶觉得让谁去比较合适呢?”她甩开被握住的手,笑着反问。

    “这个嘛……”

    “你二叔跟三叔都是为了陆家,在公司也这么多年了,还有谁比他们资历更好?有他们照看,谨言可以安心养病了。”

    程潇潇听完,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始终带着淡淡的笑,眼底的疏离却让二婶有些没底。

    “怎么样?”

    她吞了吞口水,故意挺胸让自己的底气显得足够一些,眼神也由原本的打量变成了傲倨。

    “二婶真是好建议,您这么替陆氏着想,谨言知道一定非常高兴,说不定马上就能醒过来。”

    “醒来也不能马上去公司啊,既然你觉得嫂子的提议好,那就这么决定吧,沈助理也暂时休假好了,等谨言身体恢复之后,再重新到公司上班。”

    “两位夫人真是会说笑,我是真的好久没休假了,谢谢。”

    三婶还没来得及高兴,程潇潇下一句话彻底将她打入地狱。

    她说:“三婶的提议虽然很好,但谨言出车祸的时候已经给沈助理打过电话,先暂时让他处理一切事务,所以还是不麻烦二叔跟三叔了。”

    两个女人一听,恨不得当场就冲过去掐住她脖子,这分明就是在耍她们啊。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是真没说错,程潇潇这个小贱人,跟陆谨言这个私生子,不可谓不登对。

    不过二婶并没有放弃,她走到沈清跟前,冷冷的反问:“这句话说得真是太可笑了,难道一个人还知道自己要出车祸了,所以先打电话去安排后事吗?”

    程潇潇脸色倏然一冷,面无表情的说:“二婶走吧,你的这句话我非常不喜欢听,难道你们心中希望谨言永远醒不过来吗?”

    “你这是在断章取义。”

    “是不是这个意思,二婶三婶回去问问两位叔叔吧,他们应该是最清楚的。”

    被她冰冷的声音一震,两人原本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弱了下去。

    “程潇潇,现在这里没有别人,我们也就直接跟你说了,你不姓陆,公司的事情要怎么处理,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那你们就更不应该到这里来。”

    “要不是老爷子发话,求我们也不来。”

    她厉声冲两人喊,指着医院走廊:“请你们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看你可以得意多久,陆谨言这次要是撑不出去,你很快就哭着求我们了。”放下狠话,三婶提着包包,一脸愤怒的转身离去。

    一场恶战下来,身心疲惫的她重新坐了下来,一双眼睛彻底没有了丝毫情绪,那些冰冷的,陌生的,仿佛突然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