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因为你够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8本章字数:3075字

    程潇潇面色平静,手中还端着水杯,听见陆老爷发问,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爸,谨言身体不好,我在这里照顾他,走开了听不见电话响,不过爸的身体不好,就算不来,我们也能体谅。”

    陆老爷脸色更难看,他不是个傻子,怎么会不明白程潇潇这是在装傻充愣。

    “潇潇,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又怎样,她要逼陆老爷出现的目的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再这里继续跟他纠缠下去。

    “爸,您既然已经来了,应该有许多话想要跟谨言说吧,我先出去买些粥,您先坐会儿。”

    程潇潇找了个借口避开这个是非之地。

    父子之间的仇怨,只能等他们自己解决了,她无意插手太多,陆老爷又是个死要面子的,看见自己在场,更不会将话说出口。

    将房门掩上之后,便留了空间给他们。

    出了病房门口,程潇潇意外看见一个帅哥迎面走来,而且还是个眼熟的。

    他手中拿着一束花,正是陆谨言最讨厌的百合,脸上挂着不羁的笑,一路走来,摇摇摆摆,也没个正经,不时还要调戏一下路过的年轻小护士。

    程潇潇终于想起来此人是谁,于是乎一本正经的双手环胸,挑眉看着他在自己跟前停下。

    沈逸阳哪里知道这一幕都被她看了去,笑容骤然僵在唇边,有些尴尬的看她。

    “嫂……嫂子……”

    “呵呵,原来是沈氏公子啊,难怪一路狂蜂浪蝶不休不止。”招蜂引蝶,她狠狠的鄙视了一把。

    沈逸阳抓抓头,呵呵干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嫂子,三哥没事了吧?”

    他是今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立马就将怀里的妞给推开,买了一束花直奔医院了,也没来得及问陆谨言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泡妞的天性是改不了,在医院也不忘记调戏一下小护士,没想到竟然让嫂子给碰见。

    “他爸来了,现在你最好别进去,为了防止战火蔓延。”

    陆家那些事情,他多少也是知情的,听见程潇潇这么说,一下子就打消了要马上进去的念头。

    “那不如嫂子陪我到后面走走?”

    “也好。”她正巧没什么事情,陪这个花花大少打发一下时间,还可以刺探军情,何乐而不为。

    “这个呢……”他指了指怀里抱着的百合。

    程潇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摇摇头:“你是存心来找不痛快的吧,他不是最讨厌百合了?”

    沈逸阳被她一噎,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就是打的这样主意,没想到花还没送出去就被拆穿了,真是出师不利,只能随意扯了个借口:“这不是为了让他尽快出院嘛,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三哥日理万机,我是想他早日康复的。”

    “然后带他去找你的莺莺燕燕?”这个死性不改的家伙。

    沈逸阳抱着花,猛的摇头:“当然不是了,我哪儿敢啊。”他说出口又觉得不对,补充道:“有了这么漂亮的嫂子,他从来就没有将我们当兄弟了,只要是叫喝酒,从来不到,说要在家陪嫂子呢。”

    “所以是你一直在怂恿?”

    “啊哟,真的不是,嫂子你要相信我啊,我哪儿有那个胆子,再说三哥对你一心一意,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你在家呢。”

    他这番话说得倒是不错,陆谨言自从跟程潇潇结婚,交际应酬都是能少则少,别说沈逸阳这个花花公子,生意场上,除非必要,否则一概拒绝。

    “不过听说你的未婚妻最近到处找你呢,有姑娘对你这么深情,真是太幸运了,你觉得呢?”

    程潇潇此刻的笑带着几分寒意,十分吓人。

    沈逸阳头皮发麻,她的话赤果果是威胁,不怀好意啊。

    “呵呵,不是未婚妻,只是八卦媒体乱写的而已。”他咬着牙,想起那个女人对自己穷追不舍,嘴角一阵抽搐。

    “这么大动静,真不容易,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后面那句她没说,聪明的沈逸阳猜就猜出来了。

    脸色涨成猪肝色,又不敢说重话。

    惹不起这位嫂子,所以他更加觉得,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没有之一,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单身贵族的决心。

    “嫂子,要是那个女人来找你,千万不能告诉她我在这里,不然的话……”

    程潇潇唇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也没说答应,就这么盯着他看。

    沈逸阳觉得,太阳很大,可是全身上下都有一种微微发凉的感觉,这个嫂子不好惹,下次绝对要远远避开。

    “你放心吧,我对你的那些后花园没有什么兴趣,只要你没事别来荼毒谨言,我绝对不多管闲事。”

    沈逸阳哈哈的笑:“我就知道嫂子最好了。”

    程潇潇从他手中接过花,拨弄几下,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这个时候不知道他爸走了没有。”

    “等一下再上去吧。”他快步走了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双手摊开,随意搭在椅背上。

    程潇潇抬头看了看刺眼的光芒:“怎么呢?怕他吃了你?”

    沈逸阳耸耸肩:“不敢看陆伯伯,他从小就严厉,到现在为止,长大了余威尚存,我还是别去打照面了。”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让你连见都不敢见了。”

    “还不是……那个……呵呵没什么。”好险,差点就说出来了。

    程潇潇见吓唬他不成,干脆就不开玩笑了,在他身旁坐下,掏出手机给陆谨言发微信。

    “今天一同事颠颠地跑过来小声跟我说:“我觉得你像古代的一位君王!”

    我龙颜大悦问道:”朕像谁?”

    “春秋时期的越王!” 

    “为什么?”

    “因为你够贱!”...

    陆老爷刚走,陆谨言的脸色还没恢复过来,冷得掉冰渣子,看见程潇潇发过来的笑话,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回了一条过去。

    “叮咚!”

    她听见微信提示,抬起头对沈逸阳扬了扬手机:“走吧,你最惧怕的陆老爷已经走了。”

    “这么快?你确定是真的走了?”

    程潇潇一脸你是白痴的样子看着她:“要不走他能回我微信?”

    沈逸阳真是败给她了,偏偏还不能说什么,程潇潇是个不好惹的女人,他默默在心中发誓,不能得罪,绝对要供起来。

    当陆谨言看着跟在程潇潇背后的沈逸阳,还有他怀中抱着的那一束百合,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百合?”

    沈逸阳不敢看他冰冷的脸上,默默的装作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二话不说,将花丢到程潇潇怀中。

    “你是不是觉得最近日子逍遥呢?”

    “三哥,我这不是太担心你,情急之下一时就给忘记了,你受伤都不说,我早上知道你在医院,立马就杀过来了,也得体谅一下我的一片苦心。”

    “是从哪个美人窝里头冒出来的?”

    “这次不是……”

    “嗯哼?”

    夫妻两人神色一致的看着他,沈逸阳觉得,秀恩爱什么的,最讨厌了,欺负他是个没人疼的孩子。

    “你们太过分了,我来探病的,不是来给你们审问,下次再这样,小爷我就不侍候了。”

    “那我打电话给……”

    “停……”

    陆谨言手机还没拿起来,就被沈逸阳一阵风似的夺走了,他高高举着手:“你别想告状,我是不会还手机给你的。”

    程潇潇正好站在身后,出其不意,又从他手中将手机重新夺了回来。

    “你……你们……”

    沈逸阳无语哽咽,流氓强盗夫妻,他势单力薄。

    “好了,不逗你,说吧,你听谁说的谨言受伤,我暂时没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啊。”

    沈逸阳:“开什么玩笑,我是从新闻上看见的,刚才来的时候医院下面都是记者,要不是这样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车祸住院了呢。”

    程潇潇一脸严肃:“你说从新闻上看见?”

    “是啊,你们还有没有将我当兄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隐瞒。”

    陆谨言刚刚醒来,他还没来得及过问最后的处置办法,但看程潇潇脸色大变,就知道肯定没这么简单。

    “潇潇,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程潇潇看着他摇头:“我将消息封锁了的,没人知道你受伤住院,现在那些媒体算什么?”

    “有人故意放出去?”

    “是谁?”

    沈逸阳也意识到了事情 的严重性,收起了一脸的吊儿郎当。

    “你说你将消息封锁起来了,但却被人故意泄露,大肆报道给媒体,但是这件事情只有你跟陆家其他人知道,这还用猜吗?”

    陆谨言一言不发,面色深沉。

    “谨言,你跟爸爸商量好了吗?”

    “那毕竟是他的兄弟,你觉得他真的会教训他们?”

    程潇潇感到浑身一震,冰冷刹那间从脚底窜上来:“你是他儿子,不是什么其他人,更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

    “利益比什么都重要,亲情永远比不过金钱,你还不明白吗?”

    “他想息事宁人?就当是一场故意的交通意外吗?”

    他不答,面无表情已经代表了一切的答案,某些时候,结果往往真的比没结果更残忍。

    这一切的残忍,都要让他一个人来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