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失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9本章字数:3041字

    自从家里多了一个小东西,陆谨言觉得,自己的地位在直线下降,狗排在自己前面。

    比如吃饭。

    “狗还没喂呢,先喂狗然后给你做饭。”

    比如陪他。

    “狗还没出去溜呢,我先带它出去溜一下,回来陪你出去走走。”

    他对着电视机很无语的想,为什么不能一起出去呢?

    遛狗而已,她不准自己跟着是几个意思?

    其实陆谨言真的想多了,程潇潇只是没想到而已,昨晚他们运动过后,她还不忘记问他,给狗取一个什么名字。

    陆谨言说:“狗儿就叫狗儿吧,懒得费心去想名字了。”

    于是换来了程潇潇一个大白眼。

    怕老婆生气的陆总又说:“那不然叫旺财吧,好像电视上好多狗都是叫这个名字。”

    程潇潇:“这么高贵冷艳霸气侧漏的阿富汗,帝王犬,你竟然给整个土到掉渣的名字?到公园遛狗一口一个旺财,我可叫不出来。”

    陆谨言在脑中恶补了一下那场景,万一狗丢了,走远了,两个人四处大声喊:“旺财,旺财,你在哪里啊?”

    果断否决。

    “那你喜欢叫什么呢?”

    “叫哈哈?”程潇潇枕着他手臂问。

    陆谨言严肃的脸上第一次露出忍俊不禁的笑。

    “你笑什么笑,哈哈挺好的啊,多乐呵。”

    “那你觉得溜出去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听?确定旁边的人不当你是疯子?”

    程潇潇汗颜,又是一阵囧,确实啊,人家哪知道你是在叫狗的名字,还是神经病发作,哈哈哈哈哈哈?

    “那要叫什么呢?”她反复的折腾,想着给狗起名儿,睡意都给折腾没了。

    陆谨言按住她:“别动了,明天再想吧,狗又不会丢,你什么时候想起来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吧。”

    她伸手抱着他脖子,气息喷在他脸上,一双黑眸在昏暗的灯光下,闪动着光芒,哪里有半分困意。

    “今晚要是没替它取好名字,我是没办法好好睡觉了。”

    陆谨言头疼的抱着她:“我是伤患,身体还没好,你照顾一下老公的感受,不就是一条狗吗?感觉我一下子就失宠了。”

    她失笑抱着男人的头,闷闷的咧开唇角,凑过去找到他的唇,吻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了,冷落了你是我的错,可起名字的事情,刻不容缓,我知道陆总你才华横溢,知识渊博,学历还高,肯定可以想出来的对不对?”

    难道我学历高,才华横溢,是为了给狗取名字?

    这一刻的心理阴影面积,很大。

    陆总翻过身,闭上眼睛,很强硬的拒绝了她的这个无理要求,对那条刚刚喜欢上的狗,也多了几分敌意。

    才刚来多久,就跟我争宠,更关键的是,现在潇潇喜欢抱它,不喜欢抱他了。

    毛茸茸的,有什么好,还会将自己的手舔得一手的口水,

    她扯着被子,又蹭了过去,将整个身体都蜷缩在他怀中,一抬头就能看见男人的下巴。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低声问:“会跟吃狗狗醋的男人不是好男人,它可是我的宝贝,你也要将它当成宝贝。”

    陆谨言很后悔,为什么要养狗呢?

    早知道这么难搞定就不养了,潇潇现在这么喜欢,以后岂不是天天惦记着,就是出门去度个蜜月旅游什么的,难道也不行?

    “明天就将它送走。”他威胁。

    “你敢?”

    耳朵被揪住,他闭着眼睛动也不动,疼得抽气:“放手。”

    “还送不送?”

    “送。”

    继续揪。

    “不送。”

    女人宠着宠着就上天了,他在家的排名在狗后面,心酸的教训,以后不要随便弄什么宠物。

    有了宠物之后,女人就宠着它了。

    程家:

    门铃响了几次,保姆看见来人,请示了程严华之后,当做没听见,所以没去开门。

    已经连续几天这样了,程小雨跟周祈安不断过来纠缠,为了让程严华回心转意原谅她,也是下了血本。

    谁知一直都换不来一个好脸色。

    她看着周祈安淡定的脸,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算什么破事儿,我就说这办法不行的吧。”

    “小雨,你要有点耐心,他毕竟是你爸爸,只要坚持下去,肯定会心软,为了我们的将来着想,你可不能放弃,再忍忍,只要拿到了图纸,我们就不用看任何人脸色了。”

    程小雨听了他的话,气又消了一些。

    继续按门铃,保姆有些不知所措,又去请示了程严华一次。

    这一次终于被允许进入,她冲周祈安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接着便直接问保姆程严华在哪里。

    保姆在围裙上擦着手,正要回答,程严华已经杵着拐杖从里头走出来。

    这段时间的静养,让他的身体又恢复了许多,已经可以慢慢行走,精神也更好了。

    “爸,我好想你,为什么你都不肯见我呢?”

    程小雨马上扑过去装可怜,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程严华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内心已经有些动摇,她虽然是陆梅的女儿,也是自己的女儿。

    狠下心来不见她,她一而再的哀求,他还是松口了。

    “爸,难道你跟妈离婚了就不认我了吗?我也是您的女儿啊。”

    在她的搀扶下,程严华慢慢坐了下来,一看周祈安也站在不远处,眼中露出几分厌恶。

    “你们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吧?还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他不认为这个女儿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除了潇潇以外,他在生命即将到尽头的时候,都没有看见任何人来关心自己。

    “爸,您是我爸,我跟祈安来看你不是应该的吗?你怎么能这么质疑我呢?”

    她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我见犹怜。

    “小雨,爸不是质疑你,你这个时候过来,你妈知道吗?”

    程小雨摇头:“她不知道,再说了,就算知道,我也不可能跟爸您断绝关系啊,父母离婚,我们孩子是无辜的吧?”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你的行为,已经不止一次让我心寒了。 ”程严华说。

    “爸?”

    程小雨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难道在您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走吧。”

    “爸,为什么?”程小雨心里十分生气。

    “你做过什么,自己清楚,你们两个结婚,对潇潇做的那些事情,如果不是念在你也是我女儿的份上,你觉得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手心是肉,手背是肉,他是愧对潇潇的。

    周祈安脸色难看至极,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程严华是个商场老手,那些把戏怎么可能骗过他,虽然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都没有表态。

    心底早就对当初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包括程潇潇在监狱里头度过了那么长时间。

    他除了心疼,什么也做不了。

    “爸,我只是一时糊涂,我也是您的女儿啊。”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程小雨咬着牙,心想一定不能让他发现自己不是亲生这个事实,否则一点情面都不会留。

    “爸,别这样,我知道错了。”

    “爸,事情也不是完全小雨的错,当时我们跟本就不知道,公司也是一团乱,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那些文件,什么都不懂。”

    程严华冷笑:“那你呢?当初你是怎么承诺的?我两个女儿都被你糟蹋了,你还有脸在这里跟我说?”

    “爸,这件事情,对我们真的不公平。”

    “好啊,既然觉得不公平,就到监狱里头去尝尝滋味,不敢的话就给我滚出去。”

    周祈安是彻底触到他逆鳞,程严华怒瞪着他,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也可以说是周祈安最痛恨的一种眼神,当初他就费尽心思来阻止他跟潇潇结婚,现在还妨碍自己的计划。

    老头子真是个碍事的东西,早晚他要想办法除掉。

    “滚出去。”他抬高音量,指着大门:“王嫂,送客。”

    王嫂刚将门打开,陆梅提着东西站在门外,程潇潇竟然也跟在身后,两人其实是在小区门口碰到的。

    本是打算过来看看程严华,没想到凑了一窝的狼在这里,程潇潇气得立马走进去,看见了程小雨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僵持着。

    “爸,发生什么事情了?”

    程严华罢罢手:“没事,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

    陆梅看了一眼程小雨跟周祈安,怒火中烧:“你们两个,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要去应酬吗?还敢骗我?”

    一个小时前说有应酬不陪她,没想到竟然是偷偷到这里来。

    “妈,我们过来看看爸,怕您生气。”

    陆梅一甩手,退开两步:“看什么,他以后就不是你爸了,有什么好看的,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要离婚的。”

    什么财产分割,她死缠烂打,就不怕程严华不同意,脸皮也不能当饭吃。

    “什么?”

    周祈安跟程小雨都被吓到了,这个时候离婚,那计划怎么办?

    “妈,您先冷静一下,好好考虑,这个时候真的不适合谈这个。”

    程潇潇笑了:“是舍不得公司还是舍不得影响你们的前途?”

    程小雨脸色煞白,气恼的瞪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