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犯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9本章字数:3157字

    两人到达宴会的时间刚刚好,陆谨言一路握着她的手,两人出现的时候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因为陆家的事情,最近媒体关注度尤其高,豪门乱七八糟的私生活,早已经成为人们私底下津津乐道的话题。

    现在看见陆氏总裁果然如传言那样,领着程家的女儿进门,纷纷都多看了几眼。

    对于他们的这些癖好,生意场上的人,明面功夫还是做得很好,陆氏得罪不起,陆谨言更得罪不起。

    何况跟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大家都是以利益为先。

    “紧张?”

    这么多目光齐聚到身上,程潇潇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她撩起一缕头发夹到耳后,低声对陆谨言说:“这么多人都是冲着唐先生去的,我今晚该怎么出奇制胜?”

    陆谨言笑了笑:“顺其自然,何况他不一定会出现,瞎着急什么。”

    她挽着陆谨言的手紧了紧:“我觉得他一定会来。”

    “哦?”

    “项目马上就要开始了,当年他也是倾注了心血,今晚来的人,都是这里面最有可能拿下项目的,他难道就不想要再尝试一次?”

    一个人有着自己的追求,并不纯粹是因为利益的话,是不会轻易放弃这样一个机会,换句话说,若今晚这里没有人能够让他重出江湖,那他是真的不会插手了。

    “你就这么肯定?”

    “直觉。”

    陆谨言笑了笑,拿起一杯酒,微微抬手:“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看来你该做准备了。”

    他话音才落,程潇潇注意到,楼梯上走下来一位低调的男人,大约五十岁的样子,举止优雅,张弛有度。

    也许是他过于低调,许多人都没发现,反而是她还有印象。

    这就是小时候自己见到过的那位唐先生,跟父亲一起来过家里,半夜了还在书房商谈项目的事情。

    “怎么不过去?”陆谨言清俊的脸上浮起一抹温柔。

    程潇潇看了他一眼,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转身走了过去。

    一直到她站在唐青云面前的时候,才慢慢平静下来,自从毕业过后,她还没来得及锻炼在商场上运筹帷幄的本事,就已经被摔落了地狱。

    现在是她选择重新开始的机会,不能退缩。

    唐青云跟她记忆中的样子没有多大变化,在知道她的身份之后,有些感概,并提出过几日要去拜访程严华。

    她很爽快应下,两人都没有谈论关于设计图的事情。

    短暂的寒暄过后,很快就有人上前来打断了他们,这个时候陆谨言才走过来,他一直都在远处看着,料想过程也十分顺利。

    拿了一杯红酒给她,“需要庆祝一下吗?”

    “不知道。”

    程潇潇耸肩,表示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那么快知道结果。

    “你需要有耐心,他既然答应去探望你父亲,肯定希望从他口中听见他的想法,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还没有这样一个平台让我去尝试。”在国外的那些作品,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

    但结婚之后,突然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废人,现在要重新拿起笔,心理建设,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不正是个好机会?”

    “谢谢!”

    她知道陆谨言为自己做的这一切,内心里充满了感动。

    商业性质的宴会,陆谨言这样的身份,还没站到十分钟,已经被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围住了。

    程潇潇拿着酒退了出去,在花园内,微凉的空气一下子将里面的烦闷打消了。

    她有些享受的端着酒,抬头看去,已经好久没见过这么明亮的月色了。

    兀自出神的时候,一管低沉的男声打破了平静。

    “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到你,回国之后就没了你的消息,我还遗憾了好长时间呢?”

    “叶之萌?”

    她惊喜的看着出现在身旁的男人,挺拔的身高,英俊得无可挑剔的面容,还有那迷人的眼睛,久违的笑容。

    叶之萌一只手端着酒,张开双臂,冲她笑:“这么久不见,难道不应该好好的拥抱一下?”

    程潇潇有些迟疑,一双黑眸闪动着复杂的光芒。

    叶之萌看出她对自己的防备,苦笑:“看来我的出现不是时候,让你误会了什么呢?”

    “额?”

    “你怎么会在这里?今晚这个酒会有些特殊,莫非你也是为了竞争这个项目?”他说话很直白,让程潇潇吓了一跳。

    “这么明显吗?”

    “今晚来的人,难道不是从着大桥项目去的吗?你我在美国的时候同样是设计专业,别告诉我,你是陪别人来玩的。”

    程潇潇差点没想到,叶之萌可是当年学校中,风头最盛的学长,也是最佳的灵感扑手,他的设计有灵魂,有生命,让无数人惊叹。

    她以为他会一直留在国外,没想到世界真小,竟然在这里会遇见。

    “难道你也是?”

    “我刚刚回国,不瞒你说,我就是为了这个项目来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现在说不定还在国外。”

    他满脸的笑,跟记忆中那个男孩子一样,那么温和,让人感觉那么舒服。

    “你这么坦白,难道不知道我们是竞争对手吗?”

    “真的是吗?也说不定是合作伙伴呢?”他晃了晃酒杯,又饮下一口:“说实在的,这个项目我们势在必得,所以你有信心跟我竞争吗?”

    程潇潇愣住,她确实没想到叶之萌竟然会是自己的对手,先前调查过的设计师,她还有一部分把握,如果是叶之萌,那么她大概已经可以预见结果了。

    “你是想替哪家公司争取?”

    “程氏。”

    “程家?你的?”

    “是。”

    “可现在程家哪里有这个能力,就算拿到项目,也没有足够的财力去支撑,所以你仍然要拼死一搏?”

    叶之萌回忆了一下收集回来的资料,他没想到程潇潇就是程氏的继承人。

    这样一来,是更加没可能了,程氏根本不具备跟华夏集团竞争,今晚来的人当中,只有其中两家企业是华夏的对手。

    “果然是有备而来,学长,你这么说,就不怕我泄露资料吗?”

    “怕什么,学妹的为人,我一直都相信,难道你要让我失望吗?”

    程潇潇失笑:“商场如战场,难道学长这么多年的书,都白念了?”

    叶之萌伸出手:“说不定我们真的是伙伴,如果程氏不具备这个能力,你是否要跟我一起,完成这个项目呢?”

    他如此轻描淡写的邀约,仿佛根本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小事,邀请一个对手加入自己的阵营,真的可以这么毫不设防?

    “项目你们还没有拿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你不相信吗?结果很快就会公布,设计图要招标了,不过你们肯定不符合条件,甚至是竞标资格都没有。”

    他一语道破,程潇潇听完并没有气恼,反而在思考他话里的真实性。

    “如果你可以认真考虑我的建议,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叶之萌拿出一张名片:“学妹,相信我们两个的配合,会天衣无缝,华夏集团对这次的竞标,势在必得,你难道就不想参与?”

    她心动了,看着他远走的背影,捏着名片的手越来越紧。

    原本以为只要唐先生点头,他们还有机会,如果真的如叶之萌所说,程氏没有资格竞标,她岂不是白费心思?

    这个项目她努力了这么久,怎么可以在最后的关头出现意外呢?

    资金不如华夏,人脉不如,公司规模更加不如,她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名片头衔竟然是首席设计师。

    光是他这样的身份,就让华夏多了几分胜算,也深知,程氏不是华夏的对手,希望渺茫。

    她最初的想法也不是没有想过,以合作的身份来找这样一座靠山。

    现在这算是橄榄枝吗?

    “没想到你竟然也在这里,难道还以为程氏有这个能力去竞争吗?”

    周祈安来到身后,一开口就是嘲讽。

    程潇潇头也不回,也不好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男人,现在多看一眼,都觉得倒胃口。

    “潇潇,我只不过是在告诉你现实,我们之间也没必要弄成这样吧,难道你就真的打算以后我们见面都要这么针锋相对吗?”

    “你错了,如果可以,我并不希望看见你,奈何造化弄人,谁叫你现在是我的妹夫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真是心塞。”

    “你……”

    这么牙尖嘴利,气得他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反驳。

    “自从离婚之后,你是越来越厉害了,说话也是句句带刺。”

    她冷笑一声:“觉得不好听就别听,我求着你来跟我说话了吗?当个陌生人不是挺好,干嘛来找不痛快,犯贱。”

    “潇潇,你可真行啊,都变成这泼辣样了,以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也不用斤斤计较到现在吧?”

    她差点没大笑出声,脸皮这么厚的人,绝对宇宙第一。

    “那你觉得我要跟你握手言和吗?然后不计前嫌,跟你再续前缘,还是谈笑风生?”

    周祈安局促,想上前又不敢:“我不是这个意思,可你总该听我说几句话啊。”

    “抱歉我们现在的身份,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想起你,就一股腐烂的味道,让我想起在监狱里头差点死去的日子,以后如果有机会,你也去尝尝吧。”

    她云淡风轻的说完,拿着空酒杯,转身就走了进去。

    周祈安揉着脑袋,一双眼睛贪婪的盯着她妖娆的身姿,满是不舍跟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