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你想要的,只能由我给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9本章字数:3167字

    次日不出意料的起晚。

    程潇潇醒来的时候窗帘拉着,室内昏暗看不出时间,她想坐起来,却顿觉浑身酸痛难忍,骨头像被拆过一遍又重装,抬手翻身都很费力。

    房间角落亮着一盏小台灯,陆谨言正坐在那里看文件。

    他看见程潇潇醒来,干脆合上文件,然后走出房间,她摸不透他此刻想法,干脆抽起枕头靠坐着。

    片刻之后陆谨言回来,手中端着一杯水走向她。

    程潇潇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很不愉快,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被他强迫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像昨晚,他暴怒失去理智的,还是头一遭。

    她看着就到唇边来的水杯,没有拒绝,喉咙干涩得有些难受,咕嘟喝下去才找回了一点力气。

    “现在几点?”

    声音嘶哑,吓自己一跳。

    “十一点还没到,累了?”他问,顺手放了杯子摸摸她的头:“再睡一会儿?”

    程潇潇听完四处找手机,也顾不得身上疼痛,翻了一遍枕头没找到,床头柜也没有。

    “我手机呢?”

    “做什么?你这个样子,难道还想出门吗?”他眼神停留在她脖子上,密密麻麻多了无数吻痕。

    程潇潇瞪他:“这么欲求不满该去看医生了,你知道我今天有多重要的事情吗?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希望你好好考虑,我并不是你的附属品。”

    刚刚沉下去的怒火因为程潇潇醒来这一番话的挑衅,又开始冒头。

    陆谨言有些冷酷的笑笑:“你就这么舍不得叶之萌?”

    程潇潇气息一紧,欲哭无泪:“跟他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放弃这个项目,难道你希望我再次成为一个废物?”

    不知是否这句话触动他的神经,奇迹般的,山雨欲来的怒火被安抚了下去。

    “我不喜欢你跟他接触。”

    “只是朋友。”她无力再次解释。

    陆谨言意味不明的笑笑:“朋友?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

    她偏过头,双手抓着被子,别开视线不愿意再看他具有压迫性的视线,两个人怎么就走了这一步。

    她承认陆谨言那该死的占有欲让她感受到被爱的同时,也十分苦恼,这点自由选择的权利都失去,将来漫长的日子,难道还要一直在他的控制之下活着?

    “我们已经结婚了,这只是正常的工作,他要是真对我们有什么,在国外就会采取行动,哪里还有你什么事。”

    这话彻底让他青筋突起,愤怒的火光从眼中星星点点的爆炸开。

    程潇潇缩着脖子,看着他如同老鹰盯着猎物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后退,原本抓着被子的双手无意识的用力,留下了两道痕迹。

    “你再说一次?”

    在劫难逃,完蛋。

    她脑中闪过这几个字,接着就看到陆谨言挥手,将刚刚喝过水的空杯子挥到了地上,厚厚的地毯隔着,甚至没有发出可怕而刺耳的声音。

    但她的心还是随之一跳一跳,不该说的话就这么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

    “我跟他之间真的是清白的,他邀请我的目的也十分单纯,只不过是看中了我的设计,还有程氏先前的背景,你也是个生意人,何必较真到这个地步?”

    陆谨言冷笑,一张脸都是阴沉的:“谁跟你那么想,叶之萌是什么人?你真以为他是温顺小绵羊,放着嘴边的肥肉,不吃吗?”

    程潇潇忍无可忍,抽出腰间的枕头就朝他脸上扔。

    “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别说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难道你觉得,是个男人我就要扑过去吗?尊重到底懂不懂?”

    陆谨言原本坐在床沿,此刻俯身下去,双手想也不想就按住了她的肩膀,对上那双眼睛,泛着潋滟水光,忽然就说不出的暴怒。

    他用近乎冰冷的声音强调:“我就是这么专权,潇潇,我说过,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但不包括你可以自己去得到,你可以跟我说,我很乐意全部给你,只要是你要的。”

    “你是个疯子。”她一口气憋在喉咙,上不来也下不去。

    他轻轻拨开程潇潇额前碎发,说话时呼吸喷在她脸上,十分暧昧:“不管你想做什么,但最好不要跟别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因为那会让我生气,更别试图脱离我的控制,如果你有兴趣尝试,我不介意陪你玩这个游戏,慢慢来也不要紧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日子还长着呢。”

    陆谨言面目轮廓深邃,脸庞英俊,是偏向欧化的长相,他此刻眼神幽深,直直凝视程潇潇,突然放软下来的声音,如果忽略那威胁的内容,倒真有几分含情脉脉的味道。

    可惜两人拔剑嚣张的气氛,哪怕是荷尔蒙的作用,也拯救不了。

    程潇潇被他盯得浑身僵硬,像是遇见毒蛇的青蛙,脑中不断闪过无数片段,都是两人之间的回忆。

    而现在记得最清楚的,是在监狱的第一次见面,他霸道冷漠,言辞简洁,三言两语,订下合约。

    她拒绝的后果是,三个月的时间,在里头被折磨得如坠地狱,让她看清楚了什么是现实。

    然后在崩溃边缘的最后一刻,他化身骑士来到身边,海中最后一根浮木,她毫不犹豫伸手抱住。

    他的纵容也使得她忘记了原本两人是怎么开始的,任性的选择自己的喜好,最终触碰到他的逆鳞。

    现在终于还原,露出本来面目,她有些清醒了,掉入这一场爱情的漩涡中,到了没有退路的时候,才想起来,他才是手握棋子的局中人。

    既然是这样,某些时候不经意的触动,让人贪恋的眼神,温柔,又算什么呢?

    想通了这一切,她不说话,只是平静的靠在床头,眼中的波澜也渐渐消沉下去,陆谨言觉得有什么东西悄然消失,无力的握着她的肩膀,试图将她从这样的状态下拉回来。

    “好好休息。”

    他说完就站起身来,没有被摔碎的杯子还安静的躺在地上,挺拔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视线中。

    角落的那一处,文件夹静静的躺在桌上,台灯散发着微弱光芒。

    她双手捂住脸,忽然觉得眼睛好酸,却流不出眼泪来。

    手机这个时候疯狂的开始响了起来,她听着声音,忍着酸痛的身体四处翻找,终于在化妆台那边的抽屉里将它找到了。

    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号码。

    她想陆谨言一定是看到过,不然不会在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这么容易被挑起怒火。

    看了一下来电的时间,她无奈的仰起头,那正是她昏睡的时间里。

    当时陆谨言是什么表情?

    在看着来电提示,等着铃声自己停了,然后沉着一张脸在等自己醒来?

    看来她错了,不应该在开口的第一件事情找手机,所以激怒他。

    不过这样强烈的控制欲,程潇潇感到压力无比大,她不想放弃华夏抛来的橄榄枝,跟叶之萌合作,在国外的时候,她就想过。

    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好不容易想要重新将曾经丢掉的东西捡起来,却发现要牺牲好多东西。

    回了一通电话之后,她跟叶之萌说明白了情况,那头表示理解,项目毕竟还没有拿下来,她有的是时间。

    对方是这么回复她的。

    程潇潇捏着手机,心想一定要让陆谨言松口。

    换好衣服走到客厅,果然见他手里拿着一杯咖啡,正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杂志,标准一副老头子的动作。

    脸还是黑着的,她扶着楼梯踱步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像是没看见,视线盯着文字,实际上,每一根神经都竖了起来,倾听着耳边动静。

    程潇潇见他无意搭理自己,只好转身走进厨房,倒了一杯咖啡给自己。

    闻到香味,陆谨言坐不住,他扔了杂志,揉了揉发疼的额角,什么也没看见去,他在后悔昨晚的暴力。

    甚至是方才那一通怒火,不过这样的掌控欲,他并不想改变。

    程潇潇走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夺走她手中的咖啡,用冷冰冰的声音说:“不准喝这个,里面有牛奶。”

    她看着男人理所当然的动作,又从他手中抢过咖啡,当着面一口就干掉了半杯,然后仰起头瞪他。

    陆谨言刚刚想要哄她,结果被这么一弄,彻底的冷了脸,她在对自己表示抗议吗?

    “你以为用这么愚蠢办法,可以让我改变主意?”

    程潇潇侧身走了出去,被他扼住手腕:“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刚刚警告过她,难道这么快就忘记,是不是要以实际行动来让她记住这一次的教训呢?

    他很快摇头否决,因为舍不得。

    婚礼还没有开始,两人之间的磨合就出现了这样严重的问题,他头疼又不知道怎么去解决。

    有些束手无策。

    程潇潇注意到他脸上的矛盾以及眼中的复杂,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你这样我无法好好说话。”声音还是低哑的,他无法拒绝,只能点头。

    两人坐下之后,颇有一番谈判的味道。

    “现在可以开始吗?”他赫然是公事公办的口吻,只是膝盖上握住的拳头,泄露了此刻内心的想法。

    “我想去华夏,参与这个项目,这是最大的让步,那么作为我的男人,你有什么要求呢?不妨说出来我们讨论一下?”

    也许是那句“我的男人”取悦了他,脸上竟然不冷了。

    “不行。”还是这句话。

    程潇潇说:“如果非要去,你准备让我用什么来作为交换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