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好闺蜜定义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9本章字数:3251字

    陆谨言语气又变得森冷:“交易?你竟然敢跟我提这个?”

    “为什么不,如果你非要这样才肯答应,我也只能用一些极端的办法,再这样,我们真的没有办法顺利结束这一次的谈话。”

    她蜷缩在沙发上,怀里塞着一个抱枕,此刻抬起眼睛看他,湿漉漉的,有些无辜,有些气恼。

    陆谨言火气忽明忽灭,他自己都有些把握不住,几乎被她逼疯。

    “你就这么想去?”

    “这不仅仅是我的梦想,还有我爸的。”

    陆谨言靠过去,一只手抚上她精致秀气的耳垂,捏在指尖细细把玩,声音辨不出喜怒:“你就非要跟我过不去,你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真恨不得将你关在这里,不见任何人。”

    她一脸僵硬,心底蓦然划过一丝恐惧。

    他的手指像是毒蛇信子,明明灼热无比,却让人遍体生寒。

    陆谨言说:“那些男人的眼神落在你身上,我会有将他们眼珠子挖出来的冲动,所以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她如坠冰窖,一开始的温和莫非都只是假象?

    那为什么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到了现在才逐渐暴露?

    甚至当时周祈安对自己的哀求,他都可以忽略,唯独叶之萌的出现,让他精神上转变得如此迅速,对她不留任何余地。

    “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商量了。”过了很久,她得出这一个结论。

    陆谨言笑了笑,又露出了那种温柔的笑容:“放弃这个项目,其实不难吧,没必要为了它让以后的人生都改变。”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参与了对吗?”

    “除非你可以找一个可以彻底说服我的理由。”

    程潇潇无言以对,昨天,今天,他陌生得让人恐惧,什么才是绝对可以让他宽心的理由?

    她想很难,因为他真的没打算让自己出去,程氏是他给的,所以他放心让她去折腾,如果是自己从周祈安手中夺回来,他照样有办法阻挠。

    差别在这里,一个是他给的,一个不是。

    陆家的股份他都可以眼睛不带眨的赠送给她,唯独这次,例外,她要怎么跟叶之萌想办法来说服他?

    这一天晚上她照样被他禁锢在怀中,闭上眼睛却闪出了好多画面,怎么也睡不着。

    他泛着热气的身体贴着后背,几乎让她毫无反抗能力。

    快到天亮的时候才勉强进入梦乡,陆谨言醒来她自然是不知道,更没有察觉男人落在她唇上温柔的亲吻。

    陆谨言穿戴整齐之后就出门了,一直到中午,她才转醒。

    想起昨天两人被迫中断的谈话,然后是一晚上的沉默,她有些气愤,这样的掌控欲让她喘息都不能。

    找到了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窗帘没有被拉起,中午也跟晚上一样黑暗。

    她赤脚走在地毯上,走过去将窗帘拉开,刺眼的阳光瞬间透了进来,情不自禁用手遮挡了一下眼睛。

    等完全适应了这光芒之后,才转身进去浴室,整理完毕之后下楼去,意料之中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昨晚他看过的财经杂志还丢在茶几上,她走过去,拿起来翻开,看了几眼又重新放下,扯过抱枕,蜷缩在沙发上。

    片刻之后手机传来提示音,她懒得去看,干脆闭上眼睛。

    陆谨言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沈清一脸惶恐的推了推眼镜,清冷的脸上也满是不解。

    “陆总?”

    他试图找回他的注意力,这份文件可是很着急的,他这么浪费时间,真的好吗?

    “沈清,你说她为什么不肯听话呢?”

    这个问题,雷得他表情都僵硬了。

    他清了清嗓子,微微抬起头,说:“陆总,这个“她”,是夫人吧?”

    “难道还有别人?”

    他没敢反驳,实在是你那句话问得,好像小狗小猫难以调教一般,让人不知如何回应。

    “如果是这样,难道不应该好好沟通?夫人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吧?”他斟酌着用词说。

    “我们没有办法达成共识,她好像很不高兴我的决定,生气了。”

    “那陆总就让着她好了,女人不是要宠要哄吗?”他又在脑中建设了一下陆总温柔的表情,温柔的语气,默默的捏了一把汗。

    “那是有针对性,她要是听话,什么都可以答应。”

    沈清听了,突然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这样的掌控欲,怕是没谁可以忍受,他是见识过陆谨言对程潇潇的感情,不必怀疑,但从他跟在他身边起,才发现他的控制欲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对爱人,比工作中更要严重百倍,这样时间一长,不出矛盾才怪。

    “陆总,其实你是在对待伴侣呢,还是在养宠物?”沈清壮着胆子问,果然看到某人的脸黑如锅底。

    “这不一样。”

    “那就是了,既然不一样,人又不是宠物,怎么可能听话呢?陆总要求一个会听话的人,不如去找一个傀儡。”

    陆谨言沉默,看着落地窗外,脚下汽车跟火柴盒一样的大小,川流不息的行驶在马路上。

    沈清看着他的背影,又散发出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摸了摸鼻子,提醒:“陆总,文件加急。”

    他置若罔闻,沈清咬牙,再次提醒:“陆总,不如签字然后翘班回去找夫人赔罪?鲜花礼物?还是甜言蜜语?”

    话落,他转身,长腿大步绕过真皮沙发,坐在了办公桌后面,翻开文件,唰唰签下大名,在沈清惊愕的目光里,直接拿起西装外套,干脆利落的甩手走人。

    他默默看着关上的大门,低头看着文件上龙飞凤舞的签名,合上,再次推了推眼镜。

    陆谨言没能成功回到别墅,因为一个不速之客的出现,挡住了他的去路。

    从专用电梯到达停车场的时候,正好看见刘美婷朝自己走过来。

    他无暇顾及对方是来干嘛,掐准时间等他出现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只是看见她的第一眼,眉头情不自禁蹙起。

    他向来独断霸道,直接走向自己的车,对于她讨好的笑容直接忽略,拉开车门,就要离开。

    手臂被拉住,刘美婷抓着他一只衣袖,妩媚的脸上,目光动人。

    他想,确实是有一张好脸蛋,甚至一副好身材,唯独缺了好脑子。

    “刘美婷小姐,如果你以后还想跟陆氏续约,那么就该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

    他声音很冷,比起脸上的表情,过之无不及。

    刘美婷对任何人都非常识时务,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陆谨言这里,却喜欢钻牛角尖。

    “谨言,我今天来是想谢谢你,顺便请你吃顿饭。”

    陆谨言抬眼看她,挥开她的手:“我刚才说的话,看来你没听明白,看在潇潇的份上,现在离开我的视线,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那天晚上的电话,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她凑近,表示自己没有理解错。

    陆谨言近乎冷淡的露出一抹笑:“如果你将潇潇当朋友,还会这么做吗?”

    “她又怎么会知道吗?不过各取所需,我以后会对她更好。”

    “不需要了。”

    他毫不留情的说:“以后你没有机会再靠近潇潇了。”

    刘美婷此刻才惊觉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心底刹那警铃大作,但一只脚已经踩了进去,这个时候怎么能退出来。

    她需要这样一个强大的靠山来维持将来的事业,哪怕是真是假已经无所谓。

    “谨言难道真的不想知道,在潇潇心中,你更重要,还是别人呢?”

    关上车门的手一顿,陆谨言破天荒的沉默了。

    这样的举动换来刘美婷更深的妒忌,她不过是一句试探的话,竟然可以让这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动容。

    她为什么就没有得到这样的人呢?

    “如果我可以帮你呢?”

    暗处有什么东西闪了几下,正好是刘美婷靠近陆谨言的时候,她脸色一变,马上带着愧疚又惊恐的说:“对不起,我们好像遇到麻烦了。”

    “跟着你来的?”

    “不知道。”

    陆谨言没有继续问下去,直接发动车子离开。

    第二天八卦杂志消息满天飞,因为拍到了他的侧脸,并不是特别清晰,而刘美婷的脸,完全暴露在镜头之下。

    此前媒体纷纷猜测她的秘密恋人,也被大篇幅的报道,陆姓富豪,没有指名道姓,但谁不知道那是陆谨言。

    镜头的位置抓拍得极好,看起来两人亲密无间,像是在送别接吻的状态,让人浮想联翩。

    甚至同居之类的猜测都出来了,新欢PK旧爱,谁胜谁负?

    绯闻的出现不仅没有给周美婷带来麻烦,反而身价水涨船高,谁都羡慕背后站着那样一个金主。

    难怪一出道就可以拿下陆氏的广告,原来里面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就算是情人,也足够让许多人红眼。

    与此同时,程潇潇正好结束了跟叶之萌的通话,对方说了一个理由,绝对可以说服陆谨言的理由。

    程潇潇听完后惊愕,雷得外焦里嫩,甚至在心底暗骂自己自作多情。

    然后欣然的挂了电话,准备跟陆谨言谈判,这下子对方可没有任何理由来阻止自己了。

    她还没将电话打出去,某些不怀好意的人已经等着幸灾乐祸。

    程小雨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拿着电话,笑眯眯的对电话那头的程潇潇问:“你今天一定没看报纸吧,中国好闺蜜,好到老公都可以一同分享,当初怎么不见你对我大度一些,好歹我们还是亲姐妹。”

    她的话让程潇潇云里雾里:“你今天没吃药?”

    程小雨怒:“好啊,我替你订了一份报纸,还有八卦杂志,这个时候应该快送到你家门口了,快出去开门吧,别太感谢我。”

    莫名其妙,她丢了手机在沙发上,果然门铃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