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陆谨言,你在逼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9本章字数:3181字

    陆谨言在回来的途中,被陆老爷一通电话叫走,错过了最重要的时刻,程潇潇坐在客厅,将那条绯闻一字不漏的读了下去。

    然后用手机上网,搜索相关新闻,真精彩,底下还有熟人爆料呢。

    称又一对好闺蜜为男人反目成仇,昔日姐妹,今日仇人。

    爆料人是谁,想起程小雨的那一通电话,答案不言而喻。

    角度找得真好,她感叹还没落到心底,熟悉的铃声就响了起来,她斜着眼睛去看手机屏幕,跳跃的字眼刺得她眼睛发疼。

    美婷!

    她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接通,对方第一句话就是道歉,然后解释八卦上面的事情。

    纯属虚构,子虚乌有,她只是碰巧到车库去,碰巧遇见他,碰巧攀谈几句,媒体存心抹黑,制造新闻。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冷,但她语气却平静得还能笑出来。

    这些年来,原来以为什么都没学会,却不是,她也将逢场作戏练就得炉火纯青,哪怕对着最亲近的人,也学会了伪装。

    她对刘美婷说,放心,我不在意,我知道那只是绯闻而已,你是不会这么做的,你不是那种人对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多么肯定,她笑得更欢,甚至还可以开起玩笑。

    刘美婷暗暗在心底松了一口气,觉得事情朝着希望的方向发展,非常顺利。

    她提出要见面,却被程潇潇拒绝了。

    这是第一次。

    她的理由是:“现在封口浪尖,你一出现媒体肯定咬着不放,不如等事情过去,再讨论不迟。”

    刘美婷听不出什么异样,愉快的同意了。

    她捏着报纸的手几乎颤抖,那侧影,在梦里描绘了千万次,怎么会认不出来,这是绯闻,也是一记警告。

    程小雨兴奋的在电脑跟前点来点去,在论坛上看热闹,忍不住又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忙音。

    她愤怒的摔了手机,程潇潇这个蠢女人,竟然将自己拉入黑名单。

    愤怒合上电脑,她站起身来,冲了一杯咖啡,然后又坐了回去,想了想,重新回到论坛上,继续爆料。

    附上一部分生活照,底下几乎炸开锅,看来这一次陆氏夫人的位置真的岌岌可危,婚礼还没开始呢,就被打回原形了吗?

    其实程小雨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不过她希望是真的。

    媒体捕风抓影也好,闺蜜背叛也罢,只要程潇潇痛苦,就是她的快乐,那个人女人不应该得到爱情。

    她应该生活在地狱中,每日受尽折磨。

    陆谨言刚踏入陆家大门,就感觉到了客厅里沉闷的气氛,但他向来不理会这些,尤其从医院出来之后,还是第一次踏入陆家大门。

    车祸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陆家已经无人再敢用亲情来威胁他,指责他。

    这一次,陆老爷几乎是在电话里哀求,才让他同意回来一趟。

    陆梅也被叫了回来,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有些是主动回来的,因为陆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对手抓住了陆家把柄,捅了上去,这件事情,如果不能尽快解决,整个陆家,都会陷入一场风暴。

    能不能翻身,就看这一次的处理结果,陆谨言身为陆氏总裁,他成了所有人的寄托。

    陆老爷在电话里头没具体说明白什么事情,只说让他尽快回来,事情紧急。

    他在商场混了大半辈子,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不会用这样的借口找他回来,陆谨言面色僵硬,看也不看客厅的一干人等,直接走向陆老爷的书房。

    “爸!”

    “回来了?”陆老爷杵着拐杖,已经可以慢慢行动。

    “坐下来吧。”

    陆谨言站在原地没动,“爸这一次,又有什么事情呢?”

    陆老爷从书桌上抽出一叠资料,递给他。

    陆谨言翻开之后,脸色越来越沉,眼中都是冰冷。

    “这是要让我做什么呢?做出这样的事情,以为我们陆家还能保得住他吗?”冷漠的声音近乎无情。

    陆老爷眼中满是哀求:“他也是你大哥。”

    “那为什么爸您不好好教育他一下呢?不求在外面做出什么成绩,但能不能别拖后腿?这么下去,整个陆家都要毁在他手中。”

    资料上的数目让他眉头越皱越紧,一股愤怒从心底油然而生。

    “谨言,这件事情是我疏忽了,但他如果进去,对我们也是非常不利的,这件事情,暂时已经稳住,只要拿资金补上,就可以。”

    陆谨言冷笑,看着陆老爷苍老的脸,漠然道:“这不是十万二十万,爸,这是一个亿,到哪里去填?”

    陆谨言坐在椅子上,面对他的质问,沉默以对。

    陆瑾年,陆谨言的大哥,一个从来不出现在陆家的人物,风流成性,豪赌成风,一年四季,大半的时间在女人的床上。

    这一次终于出事,认识了一个所谓国外大家族的女人,被哄着挪用公款去炒期货,终于捅出了篓子。

    一年到头不见的人,需要陆家擦屁股的时候,才会夹着尾巴回来。

    他甚至跪在陆老爷面前哀求,他不想进监狱,求他想办法救命,他这辈子不能毁了。

    这些资料被陆老爷动用关系截了下来,只要陆谨言肯松口,想办法将这笔钱补上,他就可以安然无恙。

    虽然他知道这么做对陆谨言不公平,但为了儿子的生命安危,跟陆家的声誉,他还是决定这么做。

    “爸知道你有办法,这一次,看在他是你大哥的份上,就帮帮他吧。”

    陆谨言一语不发,大哥?

    小时候恨不得将他杀了的大哥,踩着他的脸骂他野种的大哥,如果可以,陆谨言想,一辈子不跟这种臭虫扯上任何关系。

    平日里两人不来往,倒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出了事情,知道眼巴巴回来求自己了。

    “大哥不是还有一家公司吗?卖了吧,市值估计也够填补这一次的空缺了。”

    “你说什么?”

    “大哥如果舍不得,那就走司法程序吧。”他冷漠的站了起来,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陆谨年。

    陆谨年浑身僵硬,气得手都跟着颤抖。

    陆谨言是怎么知道他还有一家公司的?

    这是他唯一的资产了,如果卖了,以后自己靠什么吃饭,这一次的空缺,他本来是指望用陆家的钱来填上,反正整个陆氏这么大,又不是掏不起这笔钱。

    “如果大哥觉得自己的公司比命还重要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但是爸您也不知道吧,大哥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想让陆家替他擦屁股,别说我不愿意帮你,如果你想顺利逃过这一劫,我可以私下收购你的公司,按照市价。”

    “你休想。”

    他愤怒的冲过来,揪着陆谨言的衣领,恶狠狠警告:“你敢打我公司的主意,是不是你做的?你早就准备这么做了对不对?”

    陆谨言甩开他,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衣领,抬起下巴冷声问:“有必要吗?如果不是你被女人骗了,何必走到这一步?”

    “爸,一定是他在背后动的手脚,这个私生子。”

    陆老爷的脸也彻底沉了下去,他不喜欢听见私生子这三个字,尤其是当着陆谨言的面。

    而他毫不顾忌,自己做出了事情还要抵赖到别人头上,陆老爷听说他自己还有一家公司的时候,心底已经开始动摇。

    “如果你不想我们深入调查你那家公司怎么来的话,最好是替你自己收拾烂摊子,否则扯出更多的事情,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陆瑾年握着拳头,只想打过去。

    他镇定自若的样子,显得自己更狼狈,他的公司也是当初在陆氏当财务总监的时候挪用的钱,自从陆谨言从国外回来,到公司任职之后,他就没了机会。

    也被他找借口踢了出去,要不是因为捞够了油水,他当时也不会这么痛快答应。

    没想到他竟然敢秋后算账,这件事情,陆老爷是根本不知情,他身为挂名董事,没过问底下的事情,只是有控股权。

    “这些事情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有什么证据?难道因为我现在出了事情,你就准备将我从陆家摘出去吗?”

    “够了。”

    陆老爷狠狠用拐杖敲了几下桌面,将陆瑾年吓了一跳。

    “爸,他说的话都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我会去调查,你以为可以将你从陆家摘出去,我不想吗?你这个败家子,到底还要捅出多大的麻烦才罢休,现在不仅半点不知错,还要在这里狡辩。”

    陆谨年心道坏了,忙求饶。

    陆老爷不帮自己,真的只剩下卖公司一条路了,那以后他还能靠什么生存?

    没有了资金来源,靠着陆氏那百分之二的股份,根本不够他挥霍,陆谨言在陆氏,也根本不允许他伸手进去。

    “爸,这次你真的要救救我啊,你要是不出手的话,我真的会坐牢的,到时候传出去,对陆家也不好,股价肯定会大跌。”

    “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

    陆谨言冷漠的说,将手中的资料啪嗒一声丢到他跟前:“上面的金额庞大,我们没办法,你如果不想坐牢,那就卖公司吧。”

    “陆谨言,你是在逼我?”他恶狠狠道。

    “这是让你自己在公司跟坐牢之间做选择,我们肯收购已经是在帮你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觉得可以找到按照市值来收购你公司的买家?拖下去,你确定不会东窗事发?”

    这已经是最直接威胁,两天时间最多,资金不到位,很有可能谁也兜不住,这也是陆老爷为什么这么着急将陆谨言叫回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