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我叫萧云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1:03本章字数:1007字

    “也肯定不是你了。”萧云落看着楚锦然,道,最后目光落在了楚墨炎的身上,“他想的办法?兵者,诡道也。他还真是用得淋漓尽致啊!”

    “看来,你对我们的计划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梅亦风笑笑,“萧三果然是萧三。”

    “不过是推测罢了。”萧云落道,“雁平山在大楚境内,一个潼阳关在那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乌图带的那队戎族兵却畅通无阻地来了雁平山,想必你们已经把潼阳关的守卫给撤了。乌图不傻,不会在两军交战的时候来敌军的境内,一定是有他非来不可的理由。两军交战,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在战场上解决,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他什么都不顾,非要来雁平山找人?戎族的人对他们的圣物圣杯极为虔诚,每个人都可以为圣杯毫不犹豫地牺牲性命,所以你们一定是偷了他们的圣杯,才会让乌图不顾一切地穷追不舍。”

    “妙啊!”楚锦然看着萧云落,眼神异彩绽放,全是赞赏之色,“就那么一点线索,你居然就能猜出这些。”

    “远不止这些。”萧云落微微勾唇,“你们是想利用圣杯把乌图引进雁平山,再将乌图的人在雁平山一网打尽。与此同时,另一支部队则直攻戎族大本营,趁乌图不在,拿下乌索。我可有说错?”

    “没错,正是如此。”楚锦然点头。

    “可有一个问题。”萧云落道。

    “什么问题?”楚锦然忙问。

    “擒贼先擒王,你们最终目标是乌索,就是乌图的哥哥,现在戎族的族长。可,乌索和乌图是双胞胎,你们怎么就能肯定留在戎族大本营的到底是乌索还是乌图?”萧云落问。

    “这……”楚锦然愣住了,“这兄弟二人不是很好区分吗?乌图脸上有一道伤疤,乌索则没有。”

    “不过是一道伤疤而已,只要稍懂易容,在脸上增加一道伤疤或是在脸上盖住一道伤疤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萧云落道,“据我所知,这兄弟二人可不止一次假扮过对方。”

    楚锦然看了看梅亦风,梅亦风则耸耸肩,摊摊手:“我也不知道这件事。”

    “你们不曾去过青沙部落,自然不知道。”萧云落道。

    “姑娘难道去过?”楚锦然看着萧云落,有些不信,青沙那样的地方,哪个女子愿意去?

    “我叫萧云落。”

    楚锦然愣了愣,而后一笑:“是我失礼了,云落姑娘。”

    “是我没有想到这点,不知姑娘可有办法解决?”一道虚弱的声音自萧云落身后响起,萧云落转身望去,对上了楚墨炎的目光。

    那一双墨色的眸子如深潭般深邃,让人难以望到底,却又具有致命的吸引力。他虽面色苍白,可那双眼睛却极其有力,薄唇轻抿,即便是此刻明明虚弱得不行,却依然无法让人小看他半分,似乎有种天生的威慑力,即便在他身体最虚弱的时刻也能让人心生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