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切磋脉技!约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5本章字数:3043字

    虽然这次的一百五十万晶币,并不需要他们真的拿出来,因为这拍品,就是秦家委托的,自然不需要再付什么晶币了。

    可是,这么高的价格,自然会有相对的天价手续费,自己可以不要拍卖所得,人家拍卖家场,可不会跟自己白玩这么一回。

    果然……

    刚一落锤,对秦家来说,那近乎催命的声音就来了。

    “恭喜秦家家主,拍得了我们这次拍卖会的压轴商品,极具收藏价值的稀世灵药一枚,现在,请跟我来后台交接一下手续吧,这颗灵药也就归您所有了!”

    莉亚甜甜的一笑,嘴上虽然职业性的说着平时说过了几百遍的台词,心里却是早就飞到那高额的提成上去了。

    一百五十万啊,这可是她当拍卖师以来,最大的一单了,这一单过后,以后的日子,还不直接奔小康了。

    “恭喜秦家主!”

    “恭喜秦家主了……”

    这时,韩家与余家的人,同时起坐,齐齐向秦家表示祝贺,既然已经完全撕破了脸,那也就没有再装下去的必要了。

    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当众宣布自己的立场,让一些暗地里分不清形势的人,好好的看一看。

    秦家家主没有动。

    秦无殇则是不敢动。

    一时间,莉亚的话已经过去了一分有余,秦家还是没有一个人动。

    “我说,秦天栋,你不会是拍了却没有晶币付吧,好歹也是有着一条晶脉的大家族,难道你今天来,就是想拿这格莱斯拍卖行当猴耍?”

    余果眼角寒光一闪,冷冷的讥讽道,他肩膀上的三眼大嘴猴,更是适时的吱吱大叫起来,在余果的肩上翻了个跟头,直接上肢向下倒立,冲着秦家人摇起了屁股。

    不给秦家反驳的机会,余果直接看向碧丝卡,刻意清嗓远远喊道:“碧丝卡大人,这回你知道,谁才是来捣乱的人了吧,只是,我怎么没有看到你的怒火呢?还是说,你怕了秦家,是我们余家,您就有火,现在换成了秦家,就连您碧丝卡大人,就连这格莱斯拍卖行,都要选择忍气吞声,夹起尾巴做人了呢?”

    余果极尽尖酸刻薄,要不是没能继承天择境的寒冰武者,余果现在真恨不得直接大开杀戒。

    怕?

    这个字,自从余果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废物,而且还可能成为一个强者之后,他的字典里,便再没有这个字了!

    忍气吞声?

    这个词,也将成为永远的历史!

    扫视全场,余果双瞳之中杀机毕露,暗暗劝诫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就算是为了韩应儿,自己也不能冲动。

    压制住心中怒火,余果锐利的双眼,直视碧丝卡!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碧丝卡望去,他们也很好奇,这个碧丝卡,已经被一个公认的废材,逼到了这种程度,到底会不会真的对秦家动手。

    碧丝卡眯起了眼睛,似乎要把余果看穿,但她很快就放弃了,因为她感觉,余果的双眼,让她有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都说他是“盘龙岛最著名的白痴,扶不上墙的烂泥”,但今天一见,碧丝卡发现,这传言,似乎并不怎么可信啊!

    心中暗自好笑,自己竟会被这个小家伙当面斥责,如果放在之前,碧丝卡会毫不犹豫的亲自出手击杀,而现在……

    碧丝卡冷冷一笑:“我要怎么作,还轮不到你一个毛头小子说三道四!”

    看向余海:“余二家主,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啊,不过,生了就要管,总是这么乱犯疯病,哪天我错手伤了贵公子,可就怪不得我了!”

    余海眉头紧锁,并未答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便若有所思起来,今天的一切,似乎比自己以前一年经历的还要多,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余果的变化,还有碧丝卡那饱含深义的一句话!

    碧丝卡白了余海一眼,也未怪罪他无理之罪,敢在这格莱斯拍卖行里,对她不理不采,问话不答的人,恐怕余海还真是拔了头筹。

    “碧丝卡,这么说,你是要与我秦家为难喽?”

    秦天栋无法,但让他平白拿出几十万晶币来,不管怎么说,都心有不甘。

    刚才还有些担心碧丝卡身后的那个强大的靠山,现在经过几息的缓冲,给了秦天栋以思考的时间,从碧丝卡此时的表现上,他决定再拼一把。

    不由气势瞬间大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上流光乍现,丝丝金色的雾气,瞬间有如烈日般,将整个拍卖场都照得金碧辉煌,甚至,比起刚才的韩枫,在气势上也是有增无减。

    “我为何要与你为难?”

    碧丝卡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看得秦天栋先是一愣,但当她的下一句话说出来后,秦天栋的脸色,已经彻底一黑到底。

    “我拍你买,天经地义,那小子犯了疯病胡说,我可无意与你为难,交出一百五十万晶币,办好手续,这枚稀世灵药中就是你们秦家的了,对了,说到这,小女子还得恭喜秦家家主呢,你不是肚子痛吗,还不赶紧办好手续,回家吃几颗试试!”

    碧丝卡嘴里每吐出一个字,秦天栋的脸色,便黑上一分,到最后,直接气得浑身发抖。

    一旁的秦无殇,更是汗水打透了全身,双腿都已经吓得失去了知觉。

    “小丫头,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做人留一线,以后好见面,今天如果你要赶尽杀绝,我们秦家也不是好惹的!”

    秦天栋气得浑身发抖,强制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大脑飞转,在想着各种办法。

    余果此时,适时插了一句嘴:“哈哈哈哈,看来,刚才我还真没有说错,这秦家还真是来这耍拍卖行和大家乐呵的,而这格莱斯拍卖行,也真是有如神龟啊,这脖子一缩,头就进壳里了!”

    “哈哈哈哈……”

    “……”

    坐下之人,也是被余果的话给逗乐了,甚至有几个人,还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没想到,你这盘龙岛的著名白痴,还挺有搞笑天分的吗!”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不过脑的冒出这么一句,他还没反应过来呢,他的四周却是瞬间就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

    随即,此人头上斗大的汗滴就滑了下来,他也想跑,却发现腿已经软的动不了了。

    余果看得好笑,这些人平时骂自己的时候,拿自己各种取笑的时候,恐怕没想到,也会有今天吧。

    果然,在余果的亲眼见证下,碧丝卡小手一动,一道鞭影闪过,那人便被碧丝卡直接一鞭给劈成了两半,顿时鲜血如注,冲天而起。

    碧丝卡连一秒都没有多看那个人,随即收回了鞭子,看向秦天栋:“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今天的事,恐怕我有意放你一马,余家和韩家也不会答应吧,就算不为我自己,不为这格莱斯拍卖行,恐怕,今天秦家主你,也得老老实实把这晶币给交出来了!”

    秦天栋转头扫视了余果这边一眼,恨意更浓,今天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余果一人造成,如果有可能,他已经将余果杀了一百遍了。

    “好,我交,让无殇跟你们去办理手续吧!”

    秦天栋紧紧地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既然,在这格莱斯拍卖行,我们秦家要守这里的规矩,等我们出了这里,是不是就要守这盘龙岛的规矩了呢?”

    “对对!”刚走到楼下的秦无殇,听到父亲的话,瞬间便明白秦天栋所指,在莉亚已经进入到后台时,他却故意拉慢了脚步,指向二楼的余果道:“余果,你可敢与我切磋脉技,相信只要是个炼脉士,都不会拒绝我这种合理的要求吧?”

    秦无殇冷笑不止,今天如果不是余果,自己的计划怎么会落空,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在提前庆祝成为家主的正式候选人了吧。

    而现在,就算再回到家族,自己的前途,也必然会一落千丈,父亲不会再相信自己,家主的宝座,也将遥不可及。

    秦无殇将这一切,都怪罪在了余果的身上,有了刚才秦天栋的话,他直接将这话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他要亲手虐杀余果,这样,才能一解他心头之恨。

    “什么?切磋脉技?他不会是疯了吧,盘龙岛的天才,去和一个白痴切磋脉技,他不怕掉价吗?”

    远远的站起来,躲在一旁的人,听到秦无殇的话,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是啊,跟个白痴有什么好切磋的,要是换做我,一个脉技下去,那白痴还不得被我打得满地找牙,连爬都爬不起来啊,哈哈哈,跟他切磋,也不怕脏了自己的手。”

    “就你?你会脉技?”

    被人无情的揭穿,那人却是脸不红不白,反而很自豪的说道:“朋友,别忘了,我是一个商人,一名合格的商人,是不需要亲自炼脉的,知道什么叫做术业有专攻,懂吗?我就是商人界里的天择境,那个盘龙岛著名的白痴,扶不上墙的烂泥,也能跟我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