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解开心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5本章字数:3031字

    ……

    听着身后的话,秦无殇得意的注视着余果,见余果没有立即回答,嘴角一翘,一阵邪笑道:“他们说的不错,跟你切磋脉技,的确不符合我的身份,不过,看在咱们两家交好的份上,我给你这个脸,就是不知道,你要不要这个脸了?”

    “果儿,不能答应!”

    余海向下面怒目而视,这种烂掉牙的伎俩,他怎么可能上当。

    就算余果再不济,那也是自己的亲骨肉,怎么可能让他去送死。

    余果明白父亲的心意,转过头笑了笑:“放心吧,老爹,刚才的事,只不过是一个预热罢了,难道,您不想让儿子,给您一个更大的惊喜吗?”余果轻松的眨了眨眼睛,信心满满。

    余海不知道,在向余果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怎么看,也不像是精神失常的表现啊?

    重重的拍在向余果的肩头:“好,老爹支持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吧,给我一个更大的惊喜,放心,一切都有老爹在!”

    “嗯!”

    余果重重的点了点头,亲情,在这一瞬间,让两个人的心再次贴近,好像这么多年来所受的苦,在这一刻,让他感觉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行了,你们还在那磨叽什么呢,像个男人一样,你以为,应儿会喜欢你这种胆小鬼吗?当然了,不敢应战是你的本性,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从我的裆下每天爬上几个来回,说不定本大爷一高兴,到时也许会把玩腻了的女人,借你玩上一个晚上呢!”

    “你说什么?”

    一旁的韩枫,再也忍不住了,他当然知道,秦无殇所指的女人是谁,虽然自己不会答应,可他这么侮辱自己的女儿,还是让他差点暴走。要不是余江余海两兄弟拉着,恐怕都已经召唤出脉从攻击了。

    “不就是切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让你说的跟你要被我打死似的,既然你喜欢,那我就陪你玩玩好了,放心,我不会直接杀了你的,我可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啊!”

    余果冰冷的说道,完全不带一丝感情,那声音,就像从万年冰寒之中发出来的一样,就连刚要暴走的韩枫,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要知道,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啊。

    一时之间,看向余果的眼神都变了,不可思议的愣在了原地。

    说不定,这小子真能给我一个惊喜?韩枫突然想起了余海刚才的话,说不定,这小子真的找到了什么办法,能救醒自己的女儿不成?

    ……

    韩枫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这次,他是完全从旁观者的审视角度,来看余果,和下面的秦无殇的。

    而结果……

    “哈哈哈哈”,下面的秦无殇突然大笑起来:“好,多说无益,那就约在明天正午的盘龙广场,也好让大家做个见证,看看你是怎么打死我的!”

    说完,秦无殇便自认为很潇洒的,跟着莉亚进了后台。

    一场火药味十足的拍卖会,也就这么结束了,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哪方势力真的打起来,而碧丝卡,除了活劈了一个不开眼的,也并没有再出手。

    秦家。

    “哼,都是你出的好主意,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自己买自己家的药,却白白给了碧丝卡那婊子几十万晶币的手续费,如果不是我秦家家底雄厚,恐怕这一下子,别人没坑着,咱们自己就先玩完了!”

    刚一到家,秦天栋就大发雷霆,秦无殇则是跪在他面前,连话都不敢说。

    “你到是说话啊?哑吧了?”

    秦天栋饶自说了一大堆,秦无殇却一言不发,这让他更火了。

    “父亲,你放心,明天正午的切磋脉技,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我看到时他们两家还会不会这么嚣张。”

    “这才是我儿子!”秦天栋大喝一声:“行,起来吧,如果你明天能让那个小杂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再想个办法,让余家那两个混蛋跪在我面前求我,我就直接坐主,让你成为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

    “真的?”

    秦无殇双眼一亮,这对他来说,可是意外之喜啊!

    “废话,我堂堂秦家家主,会说话不算话,还是滚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明天怎么对付那个小杂种吧……”

    韩家!

    拍卖会离场,余家和韩家,并没有各自回家,而是齐齐到了韩府。

    此刻,韩枫、余江、余海,三位长辈再加上余果,全都站在韩应儿的床边。

    “果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不需要解药就能治好应儿了?”

    韩枫最为急切,刚一进门,便急着追问道。

    余果摇了摇头,韩枫见此,心瞬间便凉了半截,但他谁也不怪,他也知道,余果是一番好意。

    恐怕,今天如果不是余果拦着,自己真的买下了那颗解药的话,别说自己救活的女儿,恐怕一样保不住,就连自己的家族,都得搭进去了。

    一脸的苦涩,韩枫无法再呆在女儿的身边了,内心的折磨,让他每看到女儿一眼,都会心如刀绞一般……

    可刚要出去,余果却叫住了他:“韩叔,我只是说,没有找到除了解药之外的其他方法,却并没有说,我弄不来解药啊!”

    余果神秘的一笑,哪怕是前几天,自己还对此一筹莫展,可现在,余果摸了摸自己肩上的三眼大嘴猴,只要有了它,自己还愁找不到解药吗?

    “你是说?”

    韩枫再次激动起来,刚一转身,双手便紧紧的扣在了余果的双臂上,将余果扣得生痛。

    就连余江和余海,都十分的好奇,余果会有什么办法了。

    他们几个,可是在拍卖会上看得清清楚楚,余果虽然接近那解药一次,却并没有将解药真的偷来,就更加不用说什么用假的换了。

    可他们现在,宁可相信余果还有什么办法,因为这,也是他们最后的一丝希望了!

    “好了,你们不用猜了!”

    余果也不隐瞒,直接将这三眼大嘴猴的来历,和他们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隐瞒,甚至,就连将秦家的二少爷秦无畏、柳芸婷、甚至是赵达、李虎等人击杀的过程,也和盘托出。

    最后,在所有人疑惑的注视之下,余果才将最关键之处讲了出来。

    那就是,这能力,他到底是怎么来了?

    而当几位家主,听到余果的能力,竟然是来自当年那颗奇怪的果实时,全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么说,是当年应儿的那颗果实,改造了你的血液,将你的血液变得无限黏稠的缘故,才让你避免了一次阴谋,反而还因祸得福,直接要了那阴险的阿道尔的性命不说,还成功的激发出了脉冲,已经成为一位真正的炼脉士了?”

    余海越说越激动,泪水已经含在了眼眶里,如果不是多年未曾落过泪,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真想大哭一场!

    “亲爱的,你听到了吗?咱们的儿子不是个废材,咱们的儿子,是个天才,天才啊……”

    余海仰天长啸,这一刻,似乎多年憋在心里的一个结,终于打开了,趁人不注意,那复杂又满是柔情的泪水,终于泪成两行,在这个大男人的脸颊滑落而下!

    “行了、行了,哭什么哭,像个娘们似是,也不怕别人笑话,再哭,你就别说是我们余家的人!”

    余江也是内心激动不已,但他天生一副冷面孔,属于外冷内热型,就算是再激动,也不知道泪水是个啥味道。

    见弟弟这样激动,也是不知道怎么劝好,干脆给了余海一拳。

    一旁的韩枫,也是激动异常,这么多年来,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心里一直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甚至,在女儿小时候,有几次做恶梦,自己路过她闺房外面的时候,都听到她那不安的自责了!

    现在,终于证明,那果实虽然依旧不能乱吃,但却让余果因祸得福,一举成为了一个天才,这总算是能让自己的女儿,放下心里的那块大石头了。

    只是,看着依然躺在床上的女儿,韩枫还是有些担心……

    余果也看出了韩枫的担忧之色,安慰了一下父亲和大伯,便来到了韩枫的面前:“韩叔,放心吧,今晚我就到秦家走一趟,有这三眼大嘴猴的帮忙,我相信一定能找到那几颗解药的。”

    “吱吱吱……”

    站在余果的肩上,三眼大嘴猴也是边叫边拍手,似乎在说,这完全是小事一桩般。

    “好,那韩叔可就拜托你了!”

    再次燃起了一丝希望,韩枫强打起精神,从女儿的床边站了起来:“今天,你们就不会回去了,咱们几个老家伙,也很长时间没有聚聚了,就一起在我府上,等着果子的好消息吧!”

    余江和余海对视一眼,这是自然的,只是,只让向向余果一个人前去,他们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果儿,我知道你这宠物的厉害,但是,它毕竟没有什么攻击力,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真碰到了什么危险,只要你能将解药安全带回,也算是没有白跑一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