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不要脸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5本章字数:3103字

    余果冷笑一声:“哦?那你尽管动手吧,看看一会引来了你嘴里那个活不长的老家伙,他会不会给你记上这个头功,恐怕,一会谁先死,还不一定呢吧!”

    余果看似下意识的向后一退,嘴里阴损的说道,声音中带有一些颤音,在胡大庆看来,这便是色厉内荏的表现。

    不过,让余果这么一提醒,他还真是没有直接动手。

    一是余果在他的眼里,简直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眨眨眼的功夫,就能捏死的废物。

    而另一个原因,他还真怕会直接引来秦天栋,跟着秦家二十几年,对这位家主的秉性,他可是了如指掌,这要真来了,恐怕根本就不会听他的解释,直接出手是一定的了。

    阴狠,毒辣,特别是在关键时刻绝不废话,能出手则会第一时间出手的习惯,让胡大庆都禁不住出了一身的冷汗。

    哼哼,还真让自己给吓住了。

    余果心中一喜,怕就怕他不上当,要是真的直接动手,就算自己也能来个出其不意,可要是让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废物了,自己一样不会有生还的可能。

    而如果让他有所顾及,不敢全力一击的话,自己的可活动空间,那可就要大得多了。

    余果杀心顿起,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更何况,这秦家的供奉,已经有两个,都死在了他的手里。

    而除了李虎、赵达这两位供奉之外,就连秦家的二少爷秦无畏,都已经亲手轰杀,自己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呢。

    心中盘算着,如何对付眼前这位灵枢境后期的高手,表面却是时刻都在装出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

    迷惑,现在只有这唯一的一招,可以让余果有机会将这位高出自己整整一个大境界,而且已经达到了灵枢境后期的大高手真正轰杀!

    “你这个死鬼,都怪你,哪里不好去,偏偏要来这么个破地方,怎么办,怎么办,你快杀了他,千万不能让他跑出去乱说啊……”

    那女人的脸,都已经被吓绿了,哪还有时间挤对余果,一个劲的埋怨起身旁的胡大庆来,吓得双腿直抖,不等胡大庆回答,余果便已经闻到一股子骚臭之气,从那女人那传了过来。

    定睛一看,那女人的裤裆处,已经是一片泥泞。

    “滴答、滴答……”

    尿液已经从裤裆处滴落下来,只见那女人身子一瘫,竟然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尿上。

    “快、快、快杀了他……”

    差点没被吓死,女人嘴里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胡大庆怒目一瞪,本来想骂上几句,一见女人如此,目光便回到了余果的身上。

    心中计算着,如果自己出手,会有多大的把握,能在这个废物来不急出声的情况下,便将其彻底击杀。

    计算着距离,随着余果退后的几步,现在两个人的距离已经三丈有余,如果自己一旦出手,余果是一定来得急大叫一声的。

    胡大庆皱着眉头、杀机尽显:“小杂种,今天我可以放过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别,别,别放了他,放了他,他一定会说出去的我,我还不想死,快,快,快杀了他,只有杀了他,咱们才能真的安全,快……”

    还不等余果开口,胡大庆身边的女人,便先坐不住了,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胡大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种废话还用得着她来说,只要不是傻子,谁还不知道斩草要除根?

    让她这么一说,胡大庆生怕被余果看出什么来,赶紧补充道:“其实条件很简单,只要你不说出今天的事,我就放了你!”

    一步上前,将女人扔在身后,胡大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怎么样,给你三秒的考虑时间!”

    “一……二……”

    说着,胡大庆在第一时间,便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后,便是第二根。

    他不能给余果留下思考的时间,一定要一击必杀,要不然,后患无穷。

    “这么说,只要我不说出去,你就能放了我?”

    见胡大庆说到一时,上前了一步,而说到二时,又上前了一步,余果知道,一旦达到了他的脉从控制范围,这个胡大庆,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出手,而且,必然是最猛烈的一击。

    他是这个打算,余果又岂做了别的打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兴好,在之前余果的提醒之下,现在的胡大庆,还不敢弄出什么太大的声音,也没有人发现,在这里有着三个人,正在这样僵持着。

    “不错!”

    胡大庆心中一喜,这个家伙终于上钓了。

    “那好,既然如此,我答应你了,只不过,你还要再答应我一个条件,要不然,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在临死之前,拉上你们两个垫背的!”

    听到这,胡大庆脚下一顿,但,也只是一顿,便随即点头答应道:“好,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十条,答应你这个废物又何防。”

    他心里却是在想,反正一会你也是个死人了,就算我答应你一百条,一千条,结果不还是一样。

    但他人粗心细,还是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想法,看那样子,反倒是显得很大方,才从第一条主动加到十条。

    “好,不过,这个条件,不能让她听到。”

    余果向那女人一指,见胡大庆一皱眉,心中冷笑一声,嘴里继续道:“是关于秦无殇的事情,难道,你想让她听到吗?”

    胡大庆一惊,果然,当他听到秦无殇这三个字的时候,目光一阵闪烁,杀意更浓,但并没有瞬间出手,而是压制住了心头的怒火。

    “怎么样?如果你不介意,那我就在这说了,他……”

    “等等!”

    胡大庆大手一伸,直接制止住了余果的话,略加思考之后,他决定,自己还是应该先听听,要不然,如果这次不是他自己一个人来的,而还有别人,那个消息传同去,自己也就活不了了。

    就算这次余果是一个人来的,他也不敢断定,余果到底知道多少,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他虽然恨不得直接轰死余果,但不得不为自己的安全着想。

    “好,我这就过来,希望你的条件,不要让我太过为难才好哦!”胡大庆向余果走来,心中却是思绪万千,暗怪起秦无殇来,心道,会不会这个消息,就是他给露出去的呢……

    “噗……”

    就在胡大庆精神涣散,又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谁也没有想到,余果这个传说中的废物,竟然突然间出手了。

    拳头上冒着丝丝寒气,一层浅蓝色的雾气附着于上,几乎是瞬间,余果的拳头,便已经出现在了胡大庆的面前,速度之快,就连胡大庆都没有反映的时间,只是下意识的转头想要躲开……

    而这一下,就因为他这一躲,头侧向了一面,刚好让余果这金刚一拳,打在了胡大庆的侧后脑上。

    一声闷响,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胡大庆的整个身体,便已经飞了出去……

    “噗!”

    又是一声闷响,整个人扑倒在了地面之上。

    余果快步上前检查,在确定头骨已经几乎被自己打碎,这个胡大庆应该已经彻底错了过去之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地上的女人,早就被这一幕吓傻了。

    放在往常,看到这样的事,她一定会失声尖叫,而今天,她不敢!

    如果她叫了,她知道,自己的下场,一定不会比现在更好。

    “你、你……”

    女人张开嘴,结结巴巴的,就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脸上已是一片青紫之色,明显惊吓过度,还能保持清醒,已经证明她的精神力远超常人了。

    “怎么?在你临死之前,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暂时没有去管被自己打个半死的胡大庆,大步来到了女人的面前。

    “求,求求你,别,别杀我!”

    女人瞳孔放大,浑身筛糠一般抖个不停:“我、我、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的!”

    语言已经混乱,但因为两个人位置的原因,她一眼看到了余果的胯下,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对、对,我当年,可是这盘龙岛有名的美女。”为自己找到解决的办法,而欣喜不已,就连说起话来,都有些眉开眼笑的了:“你,你还是个处吧,想不想,想不想让我满足你一下,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做一回真正的男人……”

    见余果没有答话,而是满脸的杀意,眼看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吓得赶紧捂上了嘴,不至于因为控制不住,而大叫出来。

    见余果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这才大着胆子,继续道:“刚才、刚才你看到了吧,我什么都能做,以后,我就是你的一条狗,一条可以让你肆意玩弄的母狗,怎么样,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女人急得都快哭了:“你倒是说话啊,我可以让你任意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还不行吗……”

    “呸,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谁稀罕!”

    一想到这种女人千人跨,万人骑,余果简直连一丁点的兴致都提不起来,这女人让他感到恶心。

    不过,他到是真的没有想杀她,这个女人,说不定,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眼珠一转,余果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