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血契!生死血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5本章字数:3196字

    “你说,什么都听我的?”

    余果试探着问道,这女人不可能有一句实话,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让她乖乖听话呢?

    “对,对,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来,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余果的话,让她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这些年来,几大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她可是全看在眼里,最近秦家还毒倒了韩应儿,她可是清楚这韩应儿与余果之间的关系,生怕余果一激动,直接把她也给杀了!

    “那我怎么能相信你呢?”

    余果皱了皱眉,拳头上再次闪过一道浅蓝色的雾气,在面前晃了晃,弄得嘎巴嘎巴直响。

    女人大惊失色,刚才他那一拳,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只是一拳,就将胡大庆这位灵枢境后期的大高手给放倒了。

    她是不明白,余果这个废物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现在已经发生了,她哪里还敢想那么多,她只知道,这一拳要是真打到自己的头上,自己绝对会被一拳打爆脑袋。

    “这……这……”

    女人急得心里团团转,突然,只见她一咬牙,放狠道:“好,如果你真能饶我不死,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余果淡淡道,如果她真的有办法,也省得自己费神了不是。

    “我就和你签订世间最邪恶的契约!”女人突然双眼一亮,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契约?世间最邪恶的?”

    女人的话,让余果想到了阿道尔,那个换血契约,正常来说,也不能算是正途吧,想想后来那秦无畏的话,恐怕真的按阿道尔的预计,顺利完成的话,自己早就已经死在当场了,又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

    这应该就是女人所说的,邪恶契约之一了吧。

    不过,那契约虽然邪恶,但如果不是那份契约,自己会有现在的成就吗?自己会顺利的激发出脉冲吗?

    如果不是自己获得了天大的好处,恐怕,现在的形势,将会是另外一个完全相反的局面了吧,不仅自己要死,韩家恐怕也早就被秦家给挤死了。

    而失去了韩家,恐怕自己的余家,也将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想到这,余果咬了咬牙,不管这女人打着什么心思,自己倒是真的可以听一听,说不定,这所谓的邪恶契约,便是自己再次提升的契机。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实力至上,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好的修炼时间,如果再不找点什么速成之法,又怎么能有一席之地,怎么能保护自己的家族,在这个大陆上永远的生存下去?

    “好,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契约,可以让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你的话呢?”

    “血契!生死血契!”

    女人几乎是用了所有的力气,才说出这几个字,说完之后,全身一软,挺直的上身,便再次瘫软了下去,剩下的,只有那双祈求的目光。

    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如果有可能,她宁愿多活哪怕一天也好,她清楚,就算眼前这个人再废物,但是他还年轻,理论上的寿命,便是多过很多人,也许,也许……

    “生死血契?”

    听到女人的话,余果也是一惊。

    这的确是他所听过的,最邪恶的契约之一了。

    以血为媒,以魂为引,将一方之灵魂天髓,彻底放弃,交到另外一方的灵魂深处,从此以后,只要另外一方,一个念头,便可以至她于死地,甚至可以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掌控者只要身死,她也会在契约的规则之下,瞬间被天地之力撕成粉碎!

    这相当于,将一个人的生命,都完全交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上,从此以后,为奴为仆,再不可生出一丝异心!

    余果倒吸一口冷气,他没有想到,这女人竟然会这么邪恶的契约,更加没有想到,她为了保命,竟然会跟自己提出这个建议!

    深吸了一口气,余果让自己微微平静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你真的愿意与我签定这一契约?你要知道,这可是最邪恶,最残忍的契约,一旦契约生效,你将终身为我余果的奴仆,生命交与我手,再也没有解除契约的机会了!”

    “呵呵,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凄凉,甚至,让余果都不免心中一动,生起了一丝可怜之心。

    但余果并没有将这丝可怜之心放大,咬了咬牙,他明白,眼前这个女人,的确不能放过,而她不死的方法,现在看来,似乎也就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余果虽然心智坚定,但面对如此邪恶的契约,从心底其实还是有一丝抵触的,但他明白,这可能,便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契机。

    在整个大陆之上,恐怕知道这个契约怎么签定的,少之又少,甚至可能比起元始境大圆满还要稀少。

    而自己一旦获得了这个契约的签定方法,以后岂不是就有了控制他人的方法?

    这个念头一出,余果便止不住的兴奋起来,血脉喷张,脸色也随之涨红。

    余光闪过余果的脸,女人心底也是暗骂一句,刚才还说得那么大义凛然,其实,只要是个男人,还不全都一个样吗,有机会得到自己的身子,她才不相信,会有人将自己拒之千里呢!

    对自己的姿色,她可是有着万分的信心,不是她莫名的自信自恋,而是因为,她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只是没有什么实际的武力罢了,这也是她这一生的痛,自打一出生以来,这便成为了她最愤恨,却又无可奈何的一点!

    “好,那你可以告知我签定的方法了,我接受你的建议!”余果一脸平静道,心里却是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女人的目光,已经失去了神采:“我劝你,还是把那个人先杀了吧!”她指着地上的胡大庆说道:“这生死血契,虽然看上去很简单,却是非常耗时,一会如果他醒了,契约被打断,我们两个都会死!”

    女人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而且说到杀人时,女人的感情,也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就像她与地上之人,不是什么情人,而纯粹就是两个路人而已。

    对这,余果倒是没什么怀疑的,毕竟,这女人连生死血契这种事都能说出来,又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让自己陷入危险,不免对这个女人的行为,暗暗唾弃。

    但是,余果还是双眼一亮,不免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知道生死血契,已经让余果感觉到有些震惊了,现在,她竟然,离得那么远,还知道胡大庆并没有真的被自己打死?要知道,胡大庆伤得可不轻,可以说,就算是还没有死,也只是命悬一线了,她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恐怕就算是自己,在不明情况之下,距离这么远,都会直接认为他死了吧。

    没有多想,对于女人的提议,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本来,余果还想着,自己能不能再来一次血脉吞噬,可一想到那方法并不简单,而且有着很大的弊端,他还是放弃了那个念头。

    转过身,直接向胡大庆的头上补了一拳,当场骨片四溅,脑浆横流。

    “现在可以说了吧!”

    随意的甩了甩手,将上面的腌臜之物清理了一下,随口问道。

    “可,可以……”

    女人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心里已经再没有了半点侥幸,她知道,看来,废物这个传闻,多半是假的了。

    因为一个普通人,就算是力量再强大,就算是天天跑到崖边承受巨浪的拍击,也是不可能一拳将一个人的头骨打成粉碎的!

    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眼前这位少年,这个所有人都当成废物的人,竟然是一位喜欢扮猪吃虎的人,明明已经炼脉成功,却隐忍了这么多年,想想便让她的心再次凉了半截。

    女人强支持着站起身,向余果走了几步,来到余果的面前,便将嘴凑了上去……

    余果没有躲,只是直视着这个女人,拳头上的浅蓝色雾气,已经在随时待命,只要她敢耍什么歪脑筋,自己也不介意免费给她的脑袋上也来那么一拳!

    女人的嘴,没有向余果的脸或嘴凑去,而是直接来到了余果的耳边,轻声说道……

    原来这么麻烦?

    听着女人的解释,余果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要真按照她的说法,至少要将自己身体里十分之一的血,先通过一个阵法引出来,然后再通过一个秘法,体内这十分之一的血液凝炼成只有水滴大小,再将这滴血液按进另外一人的眉心……

    这一套过程下来,哪是不能被人打扰那么简单啊,简直就是数天,也无法完成啊!

    要知道,凝炼血液,完全没有说的那么简单,就算是一位灵枢境大圆满的大高手,没有个三天时间,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这还是在阵法的加持之下,如果没有阵法,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啊!

    而这血契的最重要一步,便是接受的一方,要在清醒的时候,完全无抵触的情况之下,自愿接受才能让契约生效,一旦有任何的抵触情绪,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

    最后这一条,也就是最重要的这条,让余果感到有些可惜,因为,如果能在人不知不觉,也就是像胡大庆刚才昏迷那样,也可以签定的话,这生死血契,还将有一些意义,那样的话,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就算进行上几天,哪怕是一个月,能签定一个生死血契也行啊!

    可现在的情况是,恐怕签眼前这一个,都是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