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天地异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5本章字数:3197字

    “其实!”

    女人说完,退后了一步之后,却见余果并没有要立即进行的意思,而是眉头微动,在思考着什么,不免提醒了一句:“我刚才说的,只是正常的情况之下,对于你来讲,完全不用那么麻烦了!”

    生怕余果会改变主意,女人赶紧提醒道。

    “哦?难道,这个还要挑人的吗?”

    余果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不是他笨,而是这血契,他的确是第一次接触,对于这种邪恶的契约,以前听说过,那都是极限了!

    “不是挑人!”女人发现自己突然不紧张了,自嘲的一笑:“这契约所谓的将人的体内十分之一的鲜血,凝炼成一滴,并不是说,一定要人体内的十分之一,而是因为正常人的血浓度不够,所以如果血液少了,自然达不到契约的要求,只有血脉浓度达到,才可以进行的,现在明白了吗?”

    女人再次自嘲一笑,明明是自己眼看就要成为这个孩子的奴仆了,竟然还能这么一丝不苟的给对方讲解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成为他的奴隶,这还真是世间最大的讽刺!

    “血脉浓度?不是血量,而是浓度?”

    余果深深的皱着眉头重复道,突然,他双目之中精光暴射,血脉示翻腾,激动道:“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指,以我现在的血液浓度,完全可以减少很多时间,甚至可以……”

    后面的话,余果没有直接说出来,因为这对别人来说,还是一个秘密,那就是,自己现在的血脉浓度,比起之前,可还要浓稠几分,在吞噬了阿道尔的血液之后,余果发现自己的血脉,几乎已经到了固化的边缘,在他看来,就算是一个人全身一半的血液凝炼成一滴,也不可能有自己的血脉浓度高吧,就更加不用说什么十分之一了!

    现在看来,自己的血液,岂不是可以直接用了?

    余果再次可惜,要是没有最后那个,一定要在清醒时候的附加条件就好了,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想签谁就签谁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余果不是那种贪心不足的人,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让他欣喜万分了,这个所谓的邪恶契约,现在看来,完全就是老天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啊!

    余果实在是找不出,有谁比自己更适合运用这个生死血契了!

    “没错,据我估计,最保守的情况之下,在天亮之前,也能完成这个契约了!”

    女人很无奈,这算什么?难道自己当初学习这个契约,就是为了当别人的奴隶的?

    但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岂不知,日后她为自己能够做出这个正确的决定,恨不得大庆一百天!

    而现在,她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她还真的不想死,这是一个很矛盾的状态……

    “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为了谨慎起见,余果按照女人的说法,在地面画了一个简易的六芒聚星阵,然后又从女人的手里,接过了一块一阶上品脉晶,阵法开启,六芒聚星阵与星空隔天相连,并没有发出什么特有的光芒,只是在两个人的脚下,缓缓的运转了起来!

    余果咬破自己的手指,让自己的血液缓缓流出,根本就不需要脉冲或是阵法的牵引,因为余果知道,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十分之一的血液,甚至,这还是为了安全起见,才多挤了几滴,要不然,在他看来,恐怕一滴就足够了!

    “你、你……”

    当女人看到余果的血液时,已经惊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不是没有听过,这个废物当初就是因为血液浓度突然飙升,而导致无法激发出脉冲,虽然也有着一个最低等的脉从“百变粘土”,但那只是个样子货,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攻击力。

    现在看来,余果不只在刚才,已经证明了他不但不是个废物,而且还是个年纪轻轻,就能将灵枢境后期的胡大庆一拳打倒的少年天才,现在,不连这血液浓度,都比传闻还要恐怖百倍!

    这哪里是什么血液啊,简直就是红色的宝石一般,除了还没有真正的凝固外,简直都快变成真的石头了……

    余果对她的震惊视而不见,全身心的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刚才挤出来的那几滴血上。

    运动女人教给他的法门,爆发出强大的脉冲,控制着六芒聚星阵,将自己那已经几乎凝固的血液,在继续的炼化着,变形,融合,凝炼……

    几滴血聚拢在一起,体积依然没有变小,头上的冷汗,已经流出,可悬浮在余果面前的血液,却只是缓缓的,艰难的蠕动着,完全没有一点缩小的意思。

    “要、要不然,你还是直接来吧……”

    女人看到这,眼珠子都快要惊出来了,这哪里还能算是人的血啊,如果岩石能挤出血来,恐怕也就是这个程度了吧……

    就这种血液还能凝炼?就算是打死她,她也不信!

    可是,余果并没有真的停下来,从女人脸上的震惊程度来看,他也知道,自己猜对了,自己的血液,的确是不需要再次经过凝炼,就可以直接使用的。

    但这阵法既然已经启动,他也非常的好奇,自己的血液,到底还有没有再次凝炼的空间,因为这很可能关系着体内血液的变化,是否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集中全部精神,这还是他自己第一次自主的运用脉冲来控制着阵法。

    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强大的挑战。

    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这种血液凝炼,恐怕都不会有任何的难度,因为血液本是很稀的,凝炼自然不会太难。

    而眼前的血液,又怎么可能普通。

    汗水,从余果的头上不断的流下,身上的衣服,也早就已经完全湿透,如果不是经过这次奇遇,激发出了脉冲,从而获得了真正炼脉士的强大力量,恐怕只凭借他的身体本身,早就已经坚持不住,而脱力昏迷了。

    女人看着余果的坚持,也明白了他的用意,没有再加以阻止,但是,看向余果的目光,却是变了又变,最后干脆盘膝坐下,灵台空明,只是去注视着那几滴血液的变化!

    她也很想看看,余果到底还能不能更进一步,突破他的极限。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夜色也已经越来越暗,天上的星空,星光不断的闪烁,但却随着几缕黑云的飘过,忽明忽暗。

    夜色已近午夜,那几滴血虽然还在不停的蠕动,但就是没有半分缩小的意思。

    余果依然在坚持,他相信,自己的血液,一定还有继续凝炼的空间,要不然,假如自己的血液止步于此,岂不是说,自己的体内的基础,也再没有进步的空间了吗!

    余果也已经放弃了一切杂念,对他来说,这已经是背水一战。

    如果在别人发现他们之前、或者,在天亮之前,他还没有将血液凝炼成功的话,那这次试验,必将以失败告终。

    只要心里留下了这个失败的阴影,对日后的炼脉,将会是一层看不见的阻碍,一层无法打破的隔膜!

    空中黑云越来越,越来越密,没有人去关注着天空的变化。

    秦家之人已经入睡,只有少量的几个人,在不时的巡逻,象征性的保护着秦家不受外人的侵入!

    余果和那个女人,也没有抬头看天,在他们的眼里,只剩下了那几滴还在蠕动的血液。

    夜色越来越黑,天上的星空,在一点一点的被黑云所吞噬,最后,黑云蔽月,整个夜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阴风呼啸而过,站在六芒聚星阵之中,两个人同时感觉身后一冷,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但没有人去注意这些,只当成了夜晚的一丝凉风刮过。

    而且,就连那阵法之中的变化,他们都没有看到。

    六芒聚星阵,本是将星辰之力牵引,达到一个极其庞大的天地之力,再以脉冲加以控制,来达到某种在正常状态之下,无法完成之事。

    在星阵的六个角,分别画有一个完整的小六芒星,原本在开启的时候,上面虽然没有特别耀眼的光芒,却有着一层淡淡的金色,本来被星月之芒所掩盖,还不怎么显眼。

    但,如果是现在这种星月被完全吞噬的时候,应该会显得格外耀眼才对。

    可实际上,这六个小六芒星,在月亮被完全吞噬的一刻,便发生了一个很隐性的变化,那就是,上面的一层金芒,在瞬间便暗了下去,由金转黑,现在已经是丝丝黑气流转,如果谁看上一眼的话,就会发现那六个小六芒星,已经变得十分的诡异……

    突然,余果感觉眼前的血液竟然发生了一丝变化,虽然很细微,但的确缩小了几分。

    由于血脉相连,也许那女人还没有感觉到,但,余果却对这个变化,十分的敏感。

    这一变化,让余果更加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再次加大脉冲,几乎是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前漂浮的血液之上,就连身边的女人,都不再顾及。

    其实,余果还没有发现,他的这一行为,是十分危险的,因为精神的完全集中,也就相当于忽略了外界的一切。

    而这个契约又因其特殊性,导致他与这个女人,要在将血液按进眉心的一刻,才相当于建立起来。

    所以说,此时,这个女人相对于现在的余果来说,她就是一个外人,一个可以在关键时间,给予他致命一击的外在因素。

    好在,这女人也被那血液完全吸引,要不然,后果绝对不可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