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亲嘴喂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5本章字数:3206字

    余果回过头,果然看见韩应儿的身上,已经被一床被子牢牢盖住,长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有些惋惜,还是在给她解毒之前,有一丝丝的紧张。

    从怀里把锦盒打开,果然,余果看到了整整五枚丹药,与自己在拍卖会上看到的,完全一样,就连色泽与光晕,都是一模一样,让三眼大嘴猴再次闻了闻,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余果确信,这,应该就是“极乐锁魂散”的解药了吧。

    “这就是极乐锁魂散的解药吗?”

    小蝶从一旁看到盒子里的灵药,忍不住问了一句,不是说,这些解药,应该在秦家吗,那余果是怎么弄来的呢?她记得,刚才应该就只是余果一个人出现在门外,并没有看到老爷回来吧?

    难道说……

    小蝶十分的惊讶,因为这确有一个可能,便是这些药,其实是余果一个人的功劳!

    “不错,这应该就是解药了吧!”

    余果的手有些抖,眼看就能将韩应儿救醒了,他反倒激动得不敢立即动手了。

    “余果少爷,您快点啊……”

    看到余果不动,小蝶也有些焦急,小姐已经睡了这么长时间,她也希望她家小姐能够快点醒来。

    “嗯!”

    点了点头,余果来到韩应儿的床边,轻轻的向她的嘴掰去,可是,余果突然发现,这嘴怎么掰不动呢?

    他不敢用太大力,生怕伤到韩应儿,可是,劲用小了,这韩应儿的嘴,就是闭得死死的,两排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根本就掰不开。

    “这是怎么回事?”

    余果转头看向小蝶问道。

    不用余果解释,小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她是负责韩应儿饮食的,这种事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

    “小姐自昏迷以来,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在观察了几次之后,老爷发现,小姐就算是不进食,身体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异样,反而非常的平平稳,这不,老爷已经吩咐,先不用给小姐进食了,但要随时注意小姐的情况,如果有问题,一定要第一时间向老爷亲自汇报!”

    “原来是这样!”听小蝶把话说完,余果犯起了难。

    这不张嘴,自己怎么喂她啊?

    还想继续加力尝试一下,却又怕弄伤了她,最后,余果还是放弃了这个选择!

    “再不,把药化成水,直接灌进去呢?”小蝶这个时候提议道。

    饭菜虽然不可能化到水里,但这药行啊,只要有点缝,到时不就能灌到嘴里了吗?

    “对,我这就试试!”

    很快,余果便将药化到了水里,可一试之下,却犯了难,那些药,根本就没有被韩应儿喝下去,而是怎么倒里的,又怎么出来了。

    余果细一思考之下,她现在全身都不会动,那嗓子处,自然也不可能主动往下咽东西了,这到是难倒了余果,这要怎么办,难道,眼看着解药已经拿到手,还救不了她吗?

    余果有些恼怒,这全都是秦家一手造成的,余果发誓,在明天的切磋脉技上,一定要让秦家的三少爷秦无殇,永远记住一个教训,一个血的教训!

    余果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到了肉里,吓得一旁的小蝶都有点害怕了:“余果少爷!”

    她想了想,还是将一个办法说了出来:“其实,这种情况,也不是不能喂药的,只是……”

    “只是什么?”

    一听她有办法,余果立即问道。

    小蝶脸上有些红,不过,这次却没有再吞吞吐吐的,而是直接将办法说了出来。

    “什么?嘴对嘴?”

    余果一听这个办法,脸就红了,其实,这办法很简单,就是自己先把药含在嘴里,然后再嘴对嘴,利用自己嘴里的压力,将药直接送服到韩应儿的身体里。

    道理很简单,可是这实际做起来……

    “好,那你来吧!”

    余果很快便将第二颗解药再次化开,然后直接将茶杯向小蝶递了过去。

    “额!我是女孩哦,女孩对女孩……”小蝶满脸的尴尬,眼珠一转,突然想到了一个借口:“对、对,我听说,这种情况,一定要异性才行哦,只有异性,才知道怎么喂,才会小心,嗯,就是这么回事,这我可是听很有经验的人说的哦,再说了,我也不会啊,还是您来吧!”

    笑着将茶杯又推回到了余果的手里:“哦,对了,我还有点事,小姐就先拜托给你了!”

    说着,小蝶红着一张脸便跑了出去。

    看着小蝶的背影,余果的心都已经快跳到嗓子眼了。

    说不愿意,那叫一个扯,对韩应儿就算是付出生命他都愿意,更何况还是这种自己占便宜的事呢!

    可是,这嘴对嘴……

    想到这,余果便感觉身体一阵燥热,脸上发烧。

    他承认自己不是一个下人君子,不可能心里不去想这些事,可想和做,完全是两码子事儿啊,一时间,余果为难的看着手里的药,再抬头看看床上躺着,还昏迷不醒的韩应儿,咬了咬牙,死就死了,不就是喂个药吗……

    想到这,余果猛的一抬头,将一茶杯里的药,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倒多了,真不应该一下全都倒进嘴里,可再吐出来?他自己都感觉有些恶心,只能硬着头皮,将三眼大嘴猴扔到了一边,将嘴向床上韩应儿的小嘴凑了过去……

    “咳咳!”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咳的声音,吓得本就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的余果,一口药全都喷了出去,直接喷了韩应儿一脸,而且自己还被药给呛到了,猛咳不止!

    “哈哈哈哈……”

    这时,身后再次响起了其他人的声音,然后,便是几个人一同走到了房间里。

    余果转头一看,不是韩枫还会是谁,他一旁的两个人,正是他的大伯余江,和他的父亲余海!

    “你们、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想到自己刚才在做的事,余果脸上一红,直接转移话题,想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

    谁知,这三个人根本就不跟着余果的节奏走,特别是韩枫,突然凑到了余果的面前,看了一眼床上的韩应儿,又看了看余果,直到把余果看得有点发毛,才一脸邪笑着问道:“说,小子,刚才干嘛呢,是不是把我们几个老家伙都给支出去,你却跑到这里来占我女儿便宜啊?”

    “额?”

    余果嘴角一抽:“我可没有,我刚才只是在给她喂药而已,不信,不信你去问小蝶!”

    “小蝶?”

    韩枫眯起眼睛,再次盯着余果有点发毛,这才指着房间里,里面的水还是热的的那个木盆说道:“刚才,小蝶也在这里?难道,她刚才是在洗澡?还是,你们两个是一起洗的,我看,你这衣服上怎么有点湿啊!”

    收回手,然后指着刚才被一口药喷湿的衣襟,一本正经道。

    余果快要疯了,他当然知道韩枫的性格,也猜到了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是在喂药,可是,这木盆的事,也的确被他给猜对了,脸上下意识的就是一红,想解释,却又有点说不出口。

    对敌人,就算是谎话连篇,只要能骗到敌人那是本事。

    可是,对待自己人,特别是在这种事情上,还是在自己未来老婆的老爹面前,余果相信,就算是换做任何人,说一点也不紧张,那都是骗人的吧……

    这种事情,解释起来容易,可想让人相信,那可就难了!

    “好了好了,还想不想救你女儿了,我看,一定是果儿找到解药了,还是让他赶紧把你的宝贝女儿给救起来吧,至于小蝶的事,咱们一会再聊,这嫁女儿,都是要陪送丫鬟的吗,你到时把她陪送过来就是了,这还有什么好问的!”

    一旁的余海,这时却直接说道。

    前一半,余果听了满心感激,还是自己的老爹靠谱啊,可越往后听,特别是听到陪送时,却已是一头的黑线。

    但有人给自己解围就已经不错了,他哪里还会在这个问题上较真。

    在看到韩枫点了点头同意之后,余果赶紧将第三颗解药再次化在了水里,这次,没有直接全都倒里嘴里,而是只含住了一小口,然后在三位老人的注视之下,双唇相接,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嘴里的药水,给缓慢的渡了过去。

    当余果发现这样真的有效后,便再在顾不得什么,一点一点的,将药液全都给韩应儿喂了进去。

    “呼……”

    直到最后一滴药液,也被余果送到了韩应儿的嘴里,他这才长出一口气,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韩叔,好了!”

    余果轻松的说道,可是,却并没有等来想像之中的回答,转头看去,却见三个人全都是一脸的严肃,哪里有半点喜悦之情?

    这是怎么回事?

    余果心头一惊,猛的再次转头,向床上的韩应儿看去,没醒?

    见韩应儿根本就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余果检查了一下韩应儿的身体,结果,他发现,韩应儿竟然没有任何的变化,看现在的样子,与吃药之前,完全就是一模一样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药要等一会才能见药效。

    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像这种灵药,那是入口便见效的,特别是这种稀有灵丹,怎么可能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呢?

    “果儿,你确定,这药是真的?”

    还是余海先开口,皱着眉头向床上的韩应儿看去,进门之前的喜悦,早就已经一扫而空,满脸的凝重之色。

    “给,这就是我拿来的解药,你们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