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白捡个师父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5本章字数:3031字

    余果趁热打铁道:“前辈,我明白,您受了伤,而且需要秦家人的帮助,所以您不想让咱们的身份公开,这我非常的理解,可是,您也要知道,那秦家,哪有一个好人!”

    余果哽咽道:“我真的怕,真的怕他们会加害于您啊,我真恨,我恨我为何如此弱小,为何直到现在,才刚刚达到脉动境第六重,如果,如果我能再强一些,就能保护在您的身边了……”

    突然,余果目光一变,变得坚毅无比:“前辈,您千辛万苦,助我激发了脉冲,我相信,用不了一年的时间,我一定会超越所有的人,到时,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苦,现在,只是为了一个秦家,您就像过街老鼠一样,要躲在这里终日不见天日,我……我……”

    热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余果将头拄在地上,双手深深的扣进了土里……

    “你是说,秦家人要害我?”

    黑衣人听了这么多,最后,只总结出这一点,但在他看来,这怎么那么的不真实呢?

    但还是好奇的问道,而余果听此,更是哭声震天:“前辈……”

    余果再次抬起头,额头上已经粘满了泥土,满眼含泪:“都怪我,都怪我实力太低,无法天天在这里保护你,我真怕,真怕哪天您会遭遇不测,前辈,您就让我留下来吧,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黑衣人心里咯噔一下。

    半晌不再作声:“你先回去吧!”突然,黑衣人冷声说道:“你放心,以师父我的实力,又岂是那些宵小之辈,可以惦记的,要是他们真的敢对我动手,师父向你保证,我定会让他们整个秦家陪葬!”

    说完,黑衣人掉头便走,直接走进门去,而大门,也随之关闭。

    余果并没有立即起身,三眼大嘴猴看着眼前的一幕,想笑,却又不敢笑,那脸上的表情,简直比人类还要丰富。

    余果继续跪在地上。

    刚才发生的一切,已经让他明白,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会是阿道尔了,因为如果是阿道尔,就算他有秘法重生,也不可能连自己都认不出来吧。

    而从他对阿道尔的关心上,这个人很有可能是阿道尔的朋友,或者,有没有可能,会是他的亲人?

    从这两个人说话的音色一模一样上,还的确有这个可能。

    余果跪在门外,并没有等上太长的时间,他所预测的事情,便发生了!

    只听,里面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啸,充满了悲伤之情。

    紧接着,那黑衣人便从里面冲了出来,一把将余果给提了起来,暴怒之声吼道:“说,你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余果瞪大了双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张了张嘴,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秦家为何要害我?为何?”

    余果心中疑惑,这个人分明不是阿道尔,而刚才那声尖啸,就应该是他发现了阿道尔的尸体,可现在,他为什么又自称是阿道尔了呢?

    而且还问秦家为什么要害他?

    “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你将所有的事都告诉我,我就光明正大的收你这个徒弟,让你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叫我师父,如何?”

    黑衣人状若癫狂,两人距离如此之近,余果想看清对方的样貌,却发现,那黑色的大帽兜里,有着一层浓浓的黑雾覆盖在上面,最后只能放弃。

    他在心里计算着时间,计算着自己可以开口的时间。

    当黑衣人的双手一紧,眼看就要失控的前一刻,余果终于开口道:“前、前辈,您的疯病怎么又犯了,哎!”

    余果长叹一声:“其实,您真不该将塑脉灵丹视人,这种灵药现世,试问,又有几个会不贪心的呢……”

    “什么?塑脉灵丹?”

    听到余果的解释,黑衣人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甚至,抓着余果的双手,都开始禁不住的抖动了起来:“你是说,塑脉灵丹?就因为塑脉灵丹?他们就起了杀心?”

    “前辈!”余果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檀木盒子,递到了黑衣人的面前:“前辈,要我看,您还是将这灵丹服用了吧,就算现在服用作用不大,便也要比被小人惦记着要好啊,如果再因此送命,这灵药岂不是成了你的催命符!”

    “这……这……”

    黑衣人双手一松,余果又站到了地上。

    黑衣人直接接过那个檀木盒子,然后小心的打开,只见,果然是一枚塑脉灵丹,静静的被放在这盒子之中。

    而这个盒子,包括这枚灵药,黑衣人看了,都是禁不住的颤抖起来:“想不到,想不到,我为了寻找你,几乎找遍了大陆,而你,却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买走了我的灵药我都没有发现,这次,好不容易查到了你的踪迹,你又,你又……”

    “啊……”

    黑衣人仰天大叫一声:“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

    余果瞪大了双眼,吓得连退数步,直到两个人距离数米之后,才颤抖着停了下来:“你,你,你不是师父?你到底是谁?我师父呢?你为什么穿着我师父的衣服,还要学他的声音?”

    黑衣人发泄过后,也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余果,语气竟变得柔和起来:“放心,我不是坏人,而是你师父好的……最好的朋友。”

    上前几步,再次来到了余果的面前:“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他不收你我收你,不过,你要帮我完成一件事才行,怎么样?”

    “你真的是我师父的朋友?”

    余果一脸的不相信,但又不敢逃跑的样子:“让我怎么相信你?”

    黑衣人的帽兜里,突然传出一声轻笑:“呵……这个给你,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吧,这原本就是我的,只是我已经用不上了,才会在拍卖行里拍卖,不想,竟是被他给拍了去,而且还因此惹来了杀身之货,既然他是因此而死,那我现在就将这灵药交于你,让你去完成帮你师父报仇的任务,你可愿意?”

    “什么?”

    余果的手一抖,檀木盒子直接掉在地上,灵药更是滚出了很远:“你刚才说什么?我的师父怎么了?”

    余果的声音在颤抖,全身都因为刺激有如筛糠。

    “他……你进去,就知道了……”

    看着地上的药,黑衣人也没有去捡,更加没有回身,也没有再进去的意思,而是对余果直接说道,让他自己进去一看。

    余果不管其他,疯了般的就冲了进去。

    他怕黑衣人有监视他的手段,所以一切都有如真实,仿佛那阿道尔真的是他师父一样,所谓演戏演全套,先是在阿道尔的尸体旁大哭不止,然后又来到外面,找到了那一地的鲜血之处,当他看到几个散落在地的布片后,双眼一亮,随即捡起了一片,仰天便是一顿发誓,誓要为自己的师父报仇,而对象,便是直指秦家!

    很久,余果才再次走出来,黑衣人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余果直接走到他的面前,噗通一声,再次跪了下去,然后将手里带血的布片递了上去,眼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而目光扫过那布片时,眼底的恨意,连黑衣人都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

    本来,发生了这么多,他也没有对余果有任何的信任,可是,刚才余果的那个目光,让他相信了余果的话。

    那要多么大的恨意,才会有那种目光,才能让自己都因为那目光之中的恨意,而感到后背发凉!

    这不是装,就能装出来的,一定要有天大的仇恨,才有可能做到。

    拍了拍余果的肩膀:“以后,再有什么事,就不要来这里了,一会,我会让这里随他彻底消失,如果需要找我,可以直接去格莱斯拍卖行,找碧丝卡就行了!”

    余果没有再说话,而是含泪点了点头。

    黑衣人的目光,注意到了三眼大嘴猴的身上:“这是你的脉兽?”

    余果点了点头,依然一脸的悲伤,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声音。

    “嗯,这脉兽虽然等级极低,但有着让我都羡慕的特殊能力,以后,一定要善待它,知道吗,相信有它的帮助,你想不超过我这个师父都难,哈哈哈哈,阿道尔啊阿道尔,你这一辈子,恐怕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收了这么好的一个徒弟了吧……”

    ……

    余果回到余家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转亮。

    还没等到门口,余家的管家林伯,便已经从门口处一路小跑的冲了出来:“少爷,您怎么才回来啊,大家主和二家主,已经急坏了,都怕您会出什么事,自打从韩家回来,就一直坐在客厅里等着你回来呢,还是快点跟我去报个平安吧!”

    余果跟着林伯,一路来到了客厅,果然,两个人全都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余果向茶桌上的杯子里扫了一眼,两杯满满的茶水,恐怕都不知道凉了多长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