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生死赌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6本章字数:3269字

    “这……”

    在秦无殇看来,可不就是不敢出现了吗,要不然,还用等到现在,都不见一个余家的人吗。

    在他看来,这老父亲还真是年纪一大,脑袋都有些不灵光了。

    直到全场的人,已经都下了注,秦无殇看得实在有些忍不住了:“父亲,再不我们回去吧,然后我亲自上门挑战,反正也就是想弄死余果那小子,在哪都一样,要不然,他真的不出来,我们还能真的放弃不成?”

    说这个,已经带点了对秦天栋的不满。

    秦天栋可不是傻子,脸一下就冷了下来……

    “呦,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怎么这么热闹啊?”

    远处,突然传出一嗓子,声音极大,像是刻意用出了一丝血脉之力的效果。

    这一嗓子,让一些人直接就是哀嚎一声,然后,就演变成了哀嚎一片,只有一个人在那偷笑,那就是那个黑衣人,此时,他早就已经躲进了一个角落,帽兜之下,那张模糊的脸,泛起了丝丝涟漪。

    秦家人突然看到来人,特别是秦天栋,脸上却是简直都要乐出花来了,狠狠地瞪了秦无殇一眼,那意思很明显,看吧,还是老子有远见吧,要真听你这个毛头小子的,岂不又是一笔巨额损失!

    突然,秦天栋发现,这个秦无殇实在不适合坐家主之位,如果沉不住气,岂能带领一个家族?

    秦无殇怎能看不出秦天栋那一眼的含义,愤怒的目光随之向余果看去,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余果赐予,就在今天,他才不会管什么规则不规则,在他的心里,今天所谓的切磋,只会有一种结局,那就是,余果必须死!

    “大伯,父亲,你们快看啊,这里好像有赌局?”

    余果对秦家直接视而不见,而是先凑到了赌局那。

    “怎么?你这个盘龙岛的著名废物,也忍不住想赚上一把?给自己的后事,留点打点钱?”

    摆摊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但是,他却是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的存在,无他,此人乃是一名真正的天择境高手,不是盘龙岛之人,而是来自外岛。

    要是没有这个实力存在,也不可能真的有人敢把晶币压在他这了。

    余果抬头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对年轻人的话,直接无视,而是兴致勃勃的看起了摊子前面支起的那两块板子,上面均写的是一大串的赔率。

    先向左边那块牌子看去,上面写的是秦无殇获胜的赔率,虽然比例很低,但似乎更加容易获得啊:

    秦无殇任何情况下获胜:赔率1:1.1

    秦无殇三个时辰内获胜:赔率1:1.2

    秦无殇一个时辰内获胜:赔率1:1.3

    秦无殇一百招之内获胜:赔率1:1.4

    秦无殇二十招之内获胜:赔率1:1.5

    秦无殇十招之内获胜:赔率1:2

    秦无殇五招之内获胜:赔率1:3

    秦无殇三招之内获胜:赔率1:4

    秦无殇一招获胜:赔率1:5

    余果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不由点了点头:“老板,请问我真的可以自己买吗?”

    “那是当然,童叟无欺,想压多少随便,我可是开明之人,一不怕你作弊,二就是有晶币,任性,只要你有本事,就算你赢了一千万晶币,我照付!”

    余果轻笑一声,又看向了右边那块牌子:

    余果给秦无殇留下一道以上轻微伤痕:赔率1:5

    余果给秦无殇留下一道以上较重伤痕:赔率1:10

    余果给秦无殇留下一道以上致命伤痕:赔率1:20

    余果给秦无殇打趴下:赔率1:50

    余果任何条件下获胜:赔率1:100

    余果笑了笑,这与左边那块牌子比起来,对自己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啊,但他完全不介意,而依然是一脸的微笑。

    “怎么样,小兄弟,考虑好了吗,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说不定就是今年最后一次挥泪大酬宾了,这么好的机会,不如就买个你被一招打败怎么样,我允许你不限额压注,而且允许你作弊哦!”

    年轻人看似非常好心的提醒道。

    他这一句话虽是平淡说出,但周围那些有心人,立马就像抓到了商机一般,已经开始跃跃欲试,要把刚才赔的那些,连本带利给赚回来了。

    “1比5吗?是不是有点少啊!”

    哪知,余果摇了摇头,看起来并不领情。

    “那你说,多少合适呢?”

    余果指着那两块牌子:“对了,在上面,我怎么没看到,他把我打死,或者我把他打死的赔率呢?难道,这切磋就不能错手打死对方,这有点不合理吧,还是说,你想到时来个通杀了事?”

    余果冷冷一笑,似乎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破绽一般。

    他不提醒还好,他这一提醒,可不是吗!看向这里的人,都发现了这个漏洞,怪不得这人来多少收多不,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原来,是打着通杀的念头啊,在他们看来,这余果可不就是很容易被打死吗,要是他到时来个死不认帐,非说不符合以上任何一点,来个通杀的话,试问,在这里,谁能从一个天择境高手的牙缝里抢出一个晶币?

    一时间,这些人的心再次沸腾了一起。

    不为别的,余果打死秦无殇的比例,他们不关注,他们关注的,只是余果被打死,会不会出现比一赔五更好的比例。

    毕竟,这种情况,那绝对是一大压注热门了!

    年轻人手中折扇猛然打开,在面前扇了扇,似在考虑,要不要加上这两项,周围那些人,虽然期待,但没有一个敢插话的,开玩笑,压注随便压就是,这种情况,岂是自己能插上话的,让人家一个不高兴,那就只有死一个下场啊!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被打死,我就按一赔一百的比例兑现,也算是给你点丧葬费,对你再次吐血大酬宾了,怎么样?”

    四周的人一听,就蒙了,这么大的赔率,怎么可能有一个不心动的?

    关键是,他们怎么好像听到,这年轻人说是对余果的优惠啊?难道,别人就不能买吗?

    一时间,所有人跃跃欲试。

    怎知,余果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在年轻人面前摇了摇:“不不不,我想知道的恰恰相反,我是想知道,如果我错手把秦无殇打死,你到底能给出一个怎样的赔率呢?”

    “丝……”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余果不会是傻了吧?

    秦家人更是气得一个个脸色涨红,这不是在当众羞辱他们秦家吗?被一个著名废物错手打死?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羞辱吗?

    不用这年轻人回答,一旁的秦无殇就已经忍不住了:“余果,别给你脸你不要脸,你要是能错手打死我,我就把秦家的晶脉给你,要是你被我错手打死,你们余家人全都光着身子离开盘龙岛,所有余家的财产,归我们秦家所有,你可敢与我赌上这一把大的?”

    “哈哈哈哈!”

    余果突然失声大笑,笑得眼泪鼻涕都快流出来了:“我们赢了,就赢个晶脉?你们赢了,却要我们所有财产?你当我傻啊!”

    直接送给秦家一个鄙视的手势,目光之中充满了蔑视与不屑。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我胜,赌注不变,你胜,我们秦家集体光着身子滚出这盘龙岛,你可满意?”

    “成交!”

    余果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应了下来。

    秦天栋的脸色很不好,他刚才也很气,可是,现在缓过神来,还是感觉有些不妥,万一一会秦无殇阴沟里翻船,那自己岂不是要赔上整个秦家?

    可现在已经不好阻止,只能等着比赛结束了。

    现在,这所谓的切磋,已经俨然变成了生死决斗般的比赛,既然已经说好可以杀人,他还是稍稍欣慰了一些,这样,秦无殇再杀了余果,也就不会留下引来别人的口舌了。

    余果不再理会年轻人,而是直接向广场的中心走去,这里已经空出了一个专用场地,而秦无殇则是已经站了出来。

    众人见余果不再问被打死的比例,他们也不敢再问,只能老老实实的抓住最后一个机会,尽量买左边牌子最下面那几个选项,与一比一点一比起来,还是下面二倍以上的赔率,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以他们对场上两人的了解,一位是早以成名的灵枢境天才人物,一边是整个盘龙岛著名的废物,如果这还分不清形势,他们可真是吃屎长大的了,多数人,已经双眼能红的买了一赔五那项。

    而一些更加谨慎的,则是购买二十招获胜的居多。

    因为,在他们的猜测,这秦家胜是一定能胜了,可如果不借机羞辱余果一下,似乎也是不太可能的,当然,他们可不会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别人!

    就在余果已经场地中央,眼看比赛就要开始时,这时,韩家人也出现了。

    又是一阵骚乱,有几个耳目灵通的家伙,早就已经打听好了,今天这场所谓的切磋,其实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拍卖会,而是因为韩家的韩应儿,这韩家的出现,自然是理所当然。

    韩枫来到赌局前,只是扫了一眼,便大手一挥:“我选余果获胜,压十万晶币!”

    听到韩枫的话,不只是青年多看了他一眼,就连周围那些人,都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也不妨碍一些聪慧之人,再向台上的余果看去,那一脸的自信,让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也是偷偷的再次准备起晶币,准备一会趁人不备,看看右边那块牌子上,有没有什么好的选择。

    这次,韩应儿的贴身丫鬟小蝶,也跟在了韩枫的身后。

    “我,我也买余果少爷胜,我压一千个晶币!”

    小蝶咬了咬牙,坚定的说道,然后向余果投去了一个支持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