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撞鬼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6本章字数:3321字

    看着两个人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自己,余果竟然有一种感动。

    可以说,自己和他们,并没有多大的交集,就算是认为,那也只是很短时间之内的事。

    只是这种关系,他们便可以将家族的绝密,告诉给自己这一个外人……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面对两个人的诚肯,加上现在的这层关系,还有龙族血脉,带给他的一种特殊的好感,余果说出了一句,让他们更加震惊的话!

    “一个月,我只要这一个月开采出来的所有龙血脉晶,然后,这条应该还有开采价值的龙血脉晶矿,就属于你们了!”

    余果坚定的说道,他虽然不能肯定,一个月之后,那条矿脉,是否真的还能采出龙血脉晶,但,这个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

    而且,这个任务在交给他们之后,余果也相信,他们不会真的一点也不给他们自己留吧,只要,到时给自己的数量,自己能够满意的话,余果并不在乎,他们是否多得了多少!

    ……

    余果从拍卖行走出来时,已是深夜,尽管两个人尽力挽留,余果还是没有留下,甚至直到最后,那灵茶也没有喝到嘴里。

    当然,碧丝卡和央未生,更是滴水未尽,在余果出门的同时,他们也向着余果告诉的山洞寻去。

    此事非同小可,他们一定要弄清具体的情况,而且,那种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人的保护?这在他们看来,是完全无法想像的事情!

    没错,他们就是龙族血脉,而且,他们两个人的家族,也分别是正宗的龙族血脉一系,所以,这龙血脉晶矿的发现,几乎就是他们两个人,背后那两支家族的毕生向往。

    不想,竟然在他们这里实现了。

    三个人,趁着夜色,全部离开了拍卖行。

    而当他们全部离开之后,一个人影闪动,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师,也是碧丝卡最看重之人,她竟然是从碧丝卡房间的后面出来的,在月色的照映下,那张本应可爱俊俏的小脸,此时却是冰冷异常。

    ……

    余果没有回家,再次来到了秦家的后院。

    这里,已经差不多快成了余果的专属地盘了,依然是那座假山之后,只是略微牵动了一下灵魂深处的那丝属于女人的灵魂天髓,不一会,那个女人,便再次出现在了余果的面前。

    这次,余果只是简单的打听了一下秦家的动向。

    在听到,秦家发现了药已被盗后,余果突然问道:“他们有什么反应?”

    余果一直怀疑,自己盗走的,虽然看上去就是真的无疑,但为什么服用之后毫无效果?不由怀疑,是否已经被他们掉包,或者,他们拿到拍卖上的那颗,也是假的?

    想到秦家的阴险,余果不得不怀疑,不过,他更加关注的,是否还有真药,可以救得了韩应儿的。

    这已经成为了余果最大的心愿,哪怕是让他付出再多,也值得!

    但,他得到的结果,却非常失望:“他们在发现之后,几乎暴跳如雷,将整个家族的人,全都寻问了一遍,说要找出内奸!”

    女人绘声绘色的描述着看到的情境,还以为能在余果面前多表现一下,谁知,听到这里,余果半点也高兴不起来,这么看来,那药应该是真的了,但为什么真药也无法救得了韩应儿,这就不得而知了。

    “好了,他们问起秦无畏了吗?还有那两个供奉。”

    “什么?”

    本来,女人还在那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看到了多好玩的事,不想,听到余果的话,竟然大吃一惊,左右看了看,小心的问道:“主人,那些人,不会是……”

    余果直接点了点头,有着生死血契,还怕她会乱说不成:“那些人,全都是我杀的,包括那个柳芸婷!”

    余果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与韩应儿相比,别说只是这几个人,整个秦家,都要给自己的应儿陪葬!

    “呸呸呸……”

    一边吐了三口,余果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不对,他们就是该死,我的应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女人的脸色变了变:“主人,我劝您,以后这种话,还是不要再说第二便了,你可知道,这秦家虽然不算什么,但柳家,那可是连秦家都要巴结的存在,绝对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惹得起的,万一让他们知道了,柳芸婷是死在您的手里,我想,他们一定会展开疯狂的报复!”

    余果只是冷哼一声:“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我自有计较。”

    在他看来,这些人全都是一丘之貉,现在时间未到,等时机成熟,将他们来个一锅端,那是必然之事。

    现在一想起柳芸婷那个女人,余果还恶心的想吐。

    再看到眼前的女人,也是没来由的感到厌烦。

    女人在完成了生死血契之后,两者之间,便形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关系,虽然不能心意相通,但女人还是查觉到了余果看向她时的表情变化。

    “主人,我与那柳芸婷不是一样的,请您相信我!”

    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为自己解释了一句。

    “嗯!”

    余果只是点了点头:“再说说,秦家还有没有下一步的打算,今天这件事,我想他们一定不会算了吧!”

    “这个……”

    女人略显为难。

    “是不能说,还是你没有打听到?”

    余果不是那不通情理之人,虽然这个女人,已经几乎成了自己的奴仆,可心性如此,在余果看来,每个人,还是应该有着自己的尊严的。

    “我没有打听到!”

    女人低下了头,就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住的搓着手,低声解释道:“今天他们一回来,就进了密室,而那种地方,是不允许女人进去的,所以……”

    “好了,继续帮我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我随时都会来找你,记住,这些天,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

    说完,余果便要翻墙回去。

    可丝丝抽泣之声,让他止住了脚步。

    回头一看,那女人竟然眼眶通红,里面的泪水,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余果暗骂一句,自己今天这是招谁惹谁了,一个哭,两个哭,还全都是因为自己。

    余果皱了皱眉:“你怎么了?难道,是对我的安排不满,想离开秦家?”这秦家对她如果好的话,她也就不用去找什么野男人了,这点不用想,他也知道了,只是不能明说而已。

    “不是!”女人摇了摇头,抬头与余果四目相对:“主人,谢谢你……”

    “额!”

    余果无语,敢情,这女人是让自己那几句话给感动了,这泪点也有点太低了!

    “行了,让你注意安全,是不想失去你这个内线,别在这乱感动了,还不赶紧回去,小心被人发现了!”

    最看不得女人这个,摇了摇头,余果转身就走。

    “主人,我叫巫瑶,以后您再召唤我时,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

    脸上一红,竟然如小女孩一样的掩面逃离,留给了让余果遐想万千的背影。

    余果脚下一个趄趔,差点没一脑袋撞墙上,转身看着女人的背影:“我要?靠,这是谁给她起的名字,怪不得那么想要呢!”

    回身翻墙而出,还在想着那个名字,这……

    自己也得能叫得出口吧!一想到在息的灵魂深处,叫着“我要……我要……”,余果差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出了秦家,余果没有回自己家,余江和余海,知道自己有事要办,想必不会担心吧。

    知道刚才碧丝卡和央未生,已经去了那个山洞,余果也很是好奇,那晶脉里,到底能产出多少龙血脉晶呢?

    看了看天,余果竟然一点困意也没有,他发现,自己这次体力和血脉双双透支,在恢复之后,不但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的影响,反而让自己刚刚突破的脉动境第六重,彻底稳固了。

    他也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血脉特殊的原因,不过,这总是一件好事。

    趁着夜色,余果一个人向黑骨森林的方向摸去,距离不算很近,但也不算特别的远,在余果加快速度的情况之下,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他便已经来到了洞口的不远处。

    “嗷……”

    一声惊天咆哮,差点把余果吓得坐在地上。

    远远望去,不是那洞口的方向,还会是哪里。

    刚才还没有注意,再加上脚下速度飞快,眨眼就接近了很远一段距离,所以这声音对他来说,来得也太过突然了。

    难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余果心中一惊,那龙血脉晶矿,可是自己全部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环啊,而且牵扯众多,是万万不能有失的!

    “嗷……”

    又是一声惊天的咆哮响起,在有准备的情况之下,余果还是忍不住倒退一步。

    这是来自心灵的冲击,可不是胆子大小的事。

    摸着自己差点停跳的心脏,余果咬了咬牙,继续向前摸去,只是,在速度上,慢了十倍不止。

    “当……”

    “哎哟!”

    余果突然脑袋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一下子弹回来坐到了地上,一揉,脑门上竟然撞出了一个包!

    余果没敢再揉,这包可是越揉越大的,从地上站起来,向前看去,什么也没有啊?

    什么都没有看到,这让余果十分的惊讶,真他娘的邪了门了,自己刚刚难道是撞到鬼了?

    大半夜的,余果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阴风,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

    一看前面什么都没有,便再次向山洞的方向冲去……

    “当……”

    “哎哟,妈的,老子特妈的撞鬼了?”

    余果再次被狠狠的撞了回来,还是头上那个被撞出包的位置,连位置都没变,撞得余果直接两眼冒金星,破口大骂道!

    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下,余果仔细的向四周看了看,这里的确什么都没有啊?

    再加上背后的凉风,饶是余果,也有点心里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