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那个人的徒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08本章字数:3043字

    余果看着后面那些人,鄙视不已,竟然还有好几个万象境的炼脉士,竟然也打起了自己的主意,还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几个万象境的炼脉士,虽然表面上看去,也是跟来凑热闹的,而且身份隐藏极好,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拥有了可以看穿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之人的真实境界这个能力,恐怕也发现不了那几个人!

    但实际上,余果可以看出,他们看热闹是假,恐怕,想浑水摸鱼才是真的。

    只是,自己这的鱼,又岂是那么好摸的!

    那四位真正的强者,自从余果出了拍卖会,就已经消失了身影。

    但余果早就已经将千里追踪的能力,转换到了其中两个人的身上。

    一个是那位看起来实力最强的老者,而另外一个,是用在了一位中年人的身上。

    现在,余果可以直接明确那两个人的位置,虽然已经隐藏了起来,但对于余果来说,简直比用眼睛看到的还要清楚!

    余果暗喜不已,这次的拍卖会,还真是没有白参加,不只给自己收了两件甚至是破星境强者,都要挤破脑袋来抢的宝物,还认识了罗子鱼这个秘密的女孩,现在,只要解决掉秦家,便可以安心到外面给韩应儿找救治的办法了!

    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静,还有那两位强者的行踪。

    那两个人,一路跟在后面,看来,另外两个,也一定全都跟了上来,只是,以余果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做到同时追踪多人,能同时追踪到两个人,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但,也不是什么惊喜都没有,至少,余果已经证明,这种千里追踪的能力,至少比那个辨识别人境界的能力要强,因为这个没有任何等级的限制!

    一路走来,余果全靠走,回到了余家,而他身后地些人,也是一路跟了过来,不过,当余果进门这后,他们就再也不敢上前了!

    余果今天的表现,就算他之前的名声再臭,只要是稍稍动点大脑的人,都可以看出,余果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但是,这些人没有上前,却也没有退去,而是原地停了下来,远远的与余家隔道相望,两个路口的距离,最远也不过二百米!

    老管家刚才是亲自将余果迎进去的,自然也看到了那些人,还不无担心的寻问,而余果的回答非常的简单明了,距离大门十米开外,那些人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只当没有地见就好。

    要是,那些人敢进入到十米之内,那就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有了余果的交代,老管家很多就再次出来,亲自守在了大门口,直勾勾的盯着那些人。

    “果儿,你回来了!”

    余江和余海,早就已经在等着余果了,现在的韩应儿,已经安排在了余家,而韩家家主韩枫已死,韩家也就变相要从这三大家族的名号里除名了。

    要是这次,与秦家的争斗处理不当的话,他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现在,余江和余海,两个人都已经是天择境前期,但他们也已经听说,秦家那边,最近也新来了很多强者。

    现在如果两家正面起了冲突,别说有压倒性的优势了,就连能不能胜过秦家,他们都有点心里没底。

    余海还要好一些,因为他相信余果如今的实力。

    反倒是最不应该担心的余江,这个急脾气,却是在家里急得团团转,看到余果回来,他也是第一个冲过来的!

    “怎么样,今天的拍卖会,还顺利吗?”

    直接把余果,从余海面前拉开,急着想要寻问情况,刚一开口,却还是婉转了一下。

    今时不同往日,就算是自家的强者,大陆上的规矩与人们的观念,也是不会变的,强者为尊,在人们这些人的心里,可是早已根深蒂固了!

    “呵呵,你们说呢?”

    余果没有回答他们,而是独自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顺不顺利,现在还不好说哦!”

    “嗯?”

    余海眉头一皱:“果子,倒底出了什么事?”

    从余果的话里,余海听出了一丝异样,心里也不免担心起来。

    拍卖会,他们虽然没有亲自去,可一些消息,还是很容易打听回来的,他们自然知道,今天在拍卖会的现场,出现了和个强者。

    但更加的情况,他们就无从得知了。

    可越是这样,他们也就越担心,像余果这种,已经几乎将所有情况都掌握在手里的,反倒不那么担心了。

    “也没出什么事,我说的还不好说,其实是指……”

    余果向两个方向看去。

    他的目光变化,也引来了余江和余海的注意,没有多话,而是习惯性的小心戒备起来。

    看到两个的反应,余果暗自点头,看来,让他们两个留在家里,自己还是可以放心的,这更加强化了他要出去为韩应儿找治疗办法的念头。

    “出来吧,今天会不会圆满,还要看你们是否会给我这个小子,一点面子了,或者,咱们也可以做做交易!”

    余果精明的目光,活像一个商人。

    没有碧丝卡那样锐利,却是处处透着智慧的光芒。

    余果的话音刚落,在余果刚才所注视的一个角落里,就响起了那个中年大汉的声音:“哈哈哈哈”先是爽朗的笑声,然后便是一声轻咦:“咦,你小子,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随着声音响起,一个身影也渐渐显现了出来,没有任何作势,只是显现出身形来,就已经让余江余海,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余江和余海,颤抖着将余果保护在身后,在这种时候,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明知实力不济,但他们明白,现在的余果,才是他们余家的希望,就算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住余果的周全!

    余果看着两人,心里非常的感动,但此时,不是感动的时候,这些人,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一个应付不好,很容易给自己带来灭门之灾,这可不是余果想要看到的结果。

    从余江和余海的身后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面对这位中年大汉,余果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气势?余果可没有感觉出来,如果不是知道对方的真实实力,甚至余果都不会将这个人放在眼里。

    余江和余海紧张的想要再将余果给拉回来,不过,他们也注意到,余果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这个发现,也让他们稍稍放了下心,这至少说明,余果不怕他们。

    只要心里不怕,不管出现任何情况,都是有一定优势的,这也是他们这么多年来的经验。

    “小子,你很让我吃惊,我不得不说,能在天择境中期,看到此时的我,还像你这么轻松的,你还真是第一个!只是这一点,你就有在我面前开口的资格!”

    话音未落,一旁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行了,你就别在那装了,还在你面前开口的资格,还不知道,是谁给谁面子呢,就不要在这丢人了!”

    那位老者,此时也出现在了另外一个角落,比他还要干净利落,身形一闪,便已经凝实在了众人的面前。

    早就知道,余果刚才所指,应该不是一人,但这位老者的出现,还是让余江和余海两人有些猝不及防。

    一下子出现两位高手,他们的头上,已满是冷汗!

    装做不在乎,那可是有一定限度的,像现在的这种紧张,可是发自内心的紧张,就算是心里素质再好的人,在这种实力差距之下,也是无法完美的伪装的!

    那老者,却是没有去注意他们,而是直接来到了余果的面前,一脸亲切的看向余果:“你叫余果?是那个人的徒弟?”

    “什么徒弟?哪个人?”

    中年大汉听到老人的话,先是一愣,能被这位老人叫做那个人的,还真是不多见。

    而且,他可没听说过,余果有什么背景。

    这次没有直接出手抢夺,完全是不想在这盘龙岛上闹出太大的动静而已,但这不代表,在外面不行,在这余家内啊,也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几个小人物!

    但是,让这老一说,他心里也不免打起了鼓。

    “哈哈哈哈,连情报都不收集明白,就敢轻易跑到人家的府上,你还真是太把自己那点实力当回事了,要不然,你现在就动个手试试?也好让我在地个人的面前邀邀功,看能不能得到点什么额外的好处?”

    老人说得轻松,听得人,却是一头的雾水,动手?就算是动手,也不可能急于一时啊,当然,就连剩下的那两个人,此时也是有着一中念头,那就是,这个老人在说慌,而目的,就是想一人独吞好处!

    余果能一个人拍下两件拍品,可不是第二件无人想争,而是他们这些人想,从一个人的手里抢,岂不是更加方便点……

    另外两个人,还隐藏在暗处没有现身,那位老者,却是已经坐在了余果一旁的椅子上,一副我也是这家人一般的样子:“小子,我老人家这么辛苦跟了你一路,怎么也不上杯茶啊,你们这些小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