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不懂,独处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3本章字数:2058字

    签售会的人很多,顾惜一直签到很晚才结束,虽然很累,但是很充实。

    人生就是这样,又忙又充实着,这样才是人生啊!

    顾惜喜欢在签售会之后,一个人在空荡的会场里面,静静地享受着周围的一切。

    好像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只有这样,才能如此幸福。

    “顾惜,我们去庆祝一下吧。”何木春还没走,一直等着顾惜,想等她结束一起庆祝。

    今天他见识了顾惜的高人气,真心为她现在的成绩感到欣慰。

    顾惜看着何木春,没有直接回到他的问题,而是问道:

    “学长,你觉得现在的会场空荡吗?但是我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的。”

    何木春宠溺地笑了笑,“那也要吃饭啊。”

    顾惜脸上的笑慢慢淡下来,原来何木春一点都不懂自己。

    跟一个不懂自己的人在一起,真的毫无意义,但是他是学长,她依然尊重他。

    “顾惜,我送你回家。”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权少卿微微蹙眉,他不想看见任何何木春跟顾惜在一起的画面。

    “你觉得这样的场面如何?”顾惜笑着问他。

    权少卿薄唇动了动,“我习惯了热闹过后的孤单,只是人生经历而已。”

    这番话让顾惜刮目相看,简直是崇拜。

    有的时候,我们总会遇见自己喜欢的人,然后又遇见懂自己的人,才会发现以前那样简单的爱有多么的可笑,正如此时的顾惜。

    何木春看着两人的互动,明明没有任何不妥,但他心里仍然很不是滋味,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被排斥了。

    于是,他说谎了,“小惜,你刚才已经答应跟我去庆祝了。”

    面对权少卿这么强大的竞争对手,他只能利用顾惜和他以往的交情,多么可悲。

    顾惜刚才并没有答应他,但是她说不出拒绝的话。

    对她来说,何木春依然是让她心动过的学长,虽然此事已经过去,但也是挥之不去的过往。

    “哦。”她简单地应了一声,不知道如何是好。

    权少卿冷笑一声,这世界还有男人要跟自己抢女人,真是可笑!

    “顾惜,我送你回家。”他往前迈了一步,在顾惜面前站定。

    三个人愣在了这里,顾惜更是不知道如何选择。

    何木春也没有说话,希望顾惜可以主动选择自己,因为对他来说,权少卿是得罪不起的。

    那是他公司的最高领导人,如果他还希望继续做下去,就不能跟领导抢女人。

    “要不,咱们三个一起去吃饭吧?”顾惜试图打破尴尬。

    “我送你回家。”依旧是这句话,权少卿冷冷地说完,拉着顾惜的胳膊就走了。

    留在原地的何木春看着两人的背影,手里的拳头都攥住了。就因为对方是总裁,所以顾惜才跟他走吗?

    所以他才要让出心爱的人吗?

    顾惜虽然跟权少卿走了,但是心里也不舒服。

    “其实刚才应该跟学长一起走的。”她嘀咕道,

    “如果你还惦记他,就回去找他。”权少卿阴沉着脸,语气里满是不悦。

    他明白所有的事情,只是顾惜不知道他知道,那天喝醉酒说的话,顾惜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却清楚的记得。

    那些刺痛了他的话,他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你胡说什么?”顾惜不想承认,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权少卿。

    “我都知道了,那天你说过的,喝醉那天。”权少卿苦笑着说道。

    顾惜心里咯噔一下,像被人揪住了尾巴一样难堪。

    原来他已经知道了,可是那天过去之后,她已经开始慢慢淡忘了对何木春的感情。

    他已经有了女朋友,无论如何她都不会介入的,不能做第三者是她给自己的原则,即使是再深爱的人。

    “停车,我要下去。”顾惜想逃开,不想看见权少卿。

    但是权少卿似乎开得更快了,还记得那天在走廊里的那个吻,那个让两个人变得异样的吻。

    还有在海滩的时候,顾惜的诉苦,一点一滴都随着两人的心事慢慢驶向远方。

    是什么让他们可以接受彼此的不完美,却拼命为了彼此想变得完美?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楚又模糊,这就是现在的他们,不了解自己的他们却又被彼此惦记着。

    权少卿是因为见到何木春,所以才变得有些情绪失控,其实他并不是想这样对顾惜。

    毕竟现在对他来说,没有人比顾惜还重要,只是他不想承认而已。

    可是顾惜不知道,她以为权少卿在嘲笑她。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冷静下来,他对顾惜说道。

    “去哪里?”顾惜没有好气地回答。

    权少卿没有说话,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油门一踩,再次狂飙出去。

    顾惜不知道权少卿要带自己去哪里,但是对她来说,好多事情就这样没有预告地发生了。

    从权少卿进入她的生命开始,她顾惜的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这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但是也确实毫不顾忌地发生着。

    在一个荒废很久的大院门口,权少卿停了车。

    顾惜下车,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虽然这里荒废很久了,但是依然草木丛生,非常干净整洁,看得出是有人经常打理。

    “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小时候最喜欢在这里跟爷爷玩。”

    熄火后,权少卿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在这寂寥的夜显得格外伤感。

    原来这里是权少卿爷爷的老家,爷爷去世之后,他很少回来过,但是每个月会找人来打扫这里,只是在爷爷的祭日时会回来住上几天。

    顾惜看着整洁干净的院子,有感而发,“住在这里的人一定很热爱生活,看看这些花卉,到现在还这么茂盛。”

    “是啊,以前爷爷最喜欢捣鼓这些花花草草,只可惜小时候我不太懂这些,总是把刚开的花折下来丢得满地都是。”权少卿似乎陷入了回忆,刚毅的脸上难得染上一丝笑意。

    顾惜一时有些呆愣,其实他笑起来来蛮好看的,至少比板着脸的时候帅多了。

    “傻瓜,看什么?”权少卿拍了拍她的头,嘴角的笑意自不自觉地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