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诉说,相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4本章字数:2251字

    “喂,”许久过后,电话才被接听。

    “不知道你这一个大明星晚上有没有时间?”权少卿的声音有几分沙哑。

    电话那头的陆尘轩手中拿着剧本,一脸调侃。

    “你约我肯定有时间啊,怎么,又出什么事了?”

    “你知道的,是因为锦柔汐的事。”

    权少卿抬步从沙发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和逐渐亮起来了的路灯,一脸无奈。

    “她又找你了?”陆尘轩挑眉。

    “我现在真感觉到了整天被人盯着的滋味有多难受。”

    权少卿的眉间紧蹙而起,依旧掩饰不了那俊美的面容。

    欣长的身材,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有几分阴郁。

    电话那头的陆尘轩一脸疑惑,将手中蓝色的夹子放在桌面上,吩咐助理端过来一杯咖啡。

    “锦柔汐,不单单你怵头她,就连顾惜都在受牵连。”

    咖啡色的勺子微微摇晃着杯中的咖啡,上方白色的牛奶逐渐从图案散落开来,好似漩涡一般,和黑色的咖啡融合在一起。

    提到了顾惜,权少卿整个人的神经都好似被提了起来,连忙询问道:

    “现在顾惜的情况怎么样了?”

    任何人都可以误会着他,但是唯独顾惜不可以相信他。

    什么订婚,什么身份,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

    房间外,轻柔的敲门声传递而来,权少卿冷声应答了一句。

    陆尘轩轻呡着咖啡,听出权少卿的忙碌,并未说话。

    “权总,这是您要的文件。”

    秘书将牛皮纸的档案袋放在桌子上,随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伴随房门的关闭声,电话那头的陆尘轩也开口说了起来。

    “顾惜挺好的,和秋山弥两个人相处得很愉快,想必也都是假象罢了,她都埋在心里了。”

    和顾惜同学这么多年,对于她的秉性,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有秋山弥在她身边,我很放心。”

    权少卿按了按太阳穴,心里更闷了。

    一开始,顾惜的不理不睬确实让他手足无措。

    但是现在,他看清了,顾惜越是表现得不在意,就代表她心里越是不安,越是在意。

    其实,他应该高兴才对。

    陆尘轩张了张嘴,还想再继续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权少卿的心中清楚,并未过多询问什么,而是直接切入了正题。

    “晚上去吃海鲜吧,我请客。”

    他目光依旧落于远处,带着几分忧伤和疑虑。

    顿了顿,又继续补充道:“叫上秋山弥一起。”

    “那行,到时候电话联系。”

    陆尘轩抿了抿了薄唇,心中不免有几分疑惑。

    “看来你这是有什么愁心事啊,难不成今天锦柔汐堵你们家去了?”

    权少卿并没有回答,反而用沉默直接代替了答案。

    陆尘轩见电话那一头沉默了,知道自己的乌鸦嘴说对了,立刻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

    “我倒是认识一个不错的地方,要不晚上就去那里?”

    “恩,便随了你了,我给秋山弥打个电话。”

    权少卿冷淡地说着,话落,直接挂断了电话。

    窗外路灯已经亮起,陷入昏暗的城市再度辉煌灿烂起来。

    回到沙发旁,他无力地瘫软,躺在沙发上,拿起手机翻找着电话号码。

    “秋山弥,晚上有空吗?”

    秋山弥修长的手指落在键盘上,敲打出最后一行字,随后将思绪收回,听着权少卿的声音。

    “这个还真是没有。”

    话刚刚落下,电脑屏幕上便跳出了一个窗口。

    秋山弥并没有回应对话,反而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晚上我约了顾惜去吃饭。”

    这话说得有些直白,说出口之后,他才意识到不妥,继续补充道:

    “她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我看得出来,所以就投其所好了,你不要介意。”

    话落,电话那头风起云涌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哦,那好吧,本来说约你一起吃饭去的。”

    对于现在和顾惜之间的关系,权少卿明白,最近还是不要去招惹她的好。

    如果真给她憋出来了什么毛病,到最后两个人之间只会闹得更僵。

    想到了这里,他便有几分心不在焉。

    电话中,两个人有了几十秒的宁静。

    这样的氛围不免有些尴尬,最后还是秋山弥打破了气氛。

    “你还是别去的好,如果顾惜再看到你了,想必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

    听到秋山弥这话,权少卿才从自己的思绪里走了出来。

    他情绪并没有高涨一些,反而微微点头,一脸冷酷。

    薄唇微微张动,话中的温度好像冬日的朝雪,“恩,你好好陪她散散心吧。”

    挂了电话,权少卿再次陷入了沉默。

    指节分明的手,有规律地敲击着手机屏幕。

    秋山弥也有几分担忧,毕竟和权少卿是好朋友。

    如今见他和顾惜闹得这么僵硬,又要分身对付难缠的锦柔汐和强势的权母,心里不免有几分着急。

    只是,他有心无力。

    很多事,尤其是豪门之事,不是他一个普通人能够应付的。

    将手机放在一旁,瞪眼看着电脑屏幕,心中的灵感已经全部都没有了。

    “真是一件麻烦事。”

    秋山弥感慨一声,将一旁的红牛饮料拿过来,咕咚喝了几口。

    “你的稿子怎么样了,要不要现在去吃饭?”

    简单的几句话呈现在屏幕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述,敲击enter键发送过去。

    有时候人类丰富的情感用语言确实是表达不出来。

    就像现在,他明明是想问顾惜累不累,饿不饿,敲打出来却成了这样。

    仰坐在办公椅上,他的脖子都微微有一些酸痛,这是长期使用电脑留下的后遗症。

    片刻时间,顾惜才给了他回复。

    “差不多了,你到了也就完了。”

    一串闪烁的字体在对话窗口浮动着,伴随而来的是那流行的图片。

    看到这样的答复,秋山弥将笔记本合上,拿起一旁的外套,便向外面走去。

    坐在柔软的车内,缓缓前行,在道路两旁的霓虹灯好像跟不上步伐,直接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车内播放着轻柔的音乐,烦躁的心情也得到了几分安抚。

    夜间,道路上的车辆已经结束了,错过了下班高峰期,反而畅通的很。

    半晌时间,秋山弥便已经来到了顾惜家外等待着。

    他并没有过多地打扰者她,而是静静地在外面等着,大约十分钟才给她拨打了电话。

    “我在外面,你搞定了没有?”

    轻柔的声音,平缓的语气,没有半点催促意思。

    顾惜也是刚刚将最后的文章写完,她伸着懒腰,一脸笑容。

    “时间刚刚好。”话落,拿起来一旁的牛奶抿了一口。

    “你等一会儿,我这就下去。”补充了一句话之后,便将电话挂断了。

    看着衣柜内的衣服,她又发愁了,穿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