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除草,赏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4本章字数:2105字

    目光淡淡地从他的身上扫过,见到两抹无奈的忧伤,顾惜心中又是一滞。

    她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该怎么去安慰权少卿,毕竟逼婚的事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还没有等顾惜开口,权少卿又继续说道:“所谓的订婚,也只不过是她们两个人的意思,根本没有经过我的允许。”

    顾惜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样的权少卿并不常见。

    诧异的同时,心中莫名地涌起一股喜悦。

    “怎么,来了都不准备坐一下,好像我虐待了你似得。”

    权少卿看着呆呆的顾惜,心下觉得好笑,忍不住调侃道。

    现在话已经说明了,他等待的,不过是顾惜的一个回应罢了。

    顾惜还没从惊讶中走出来,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那……上次锦柔汐说你在洗澡是怎么回事?”

    权少卿微抿薄唇,眼里不自觉地露出些许宠溺,“你吃醋了?”

    “才……才不是。”顾惜支支吾吾地开口,小脸染上一抹红晕。

    她才不是吃醋,只是觉得……孤男孤女共处一室,简直太不像话了。

    这话这骗骗她自己罢了,权少卿可不会相信。

    浓密的眉毛稍稍上扬,“那是我妈用爷爷房子的地契作为威胁。”

    顾惜听到了这些话,顿时舒心了不少,可嘴上还是倔强地道:

    “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得和锦柔汐订婚,毕竟父母之命,做儿子的怎么能不听。”

    如果他有拒绝的权利,那他应该一早就拒绝了。

    “婚姻是我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插手。”

    权少卿定定地看着她,眼里一片清明。

    顾惜被他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立刻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就因为公司里有锦柔汐?她可是新作的演员,每天都会去,难不成你每天都要来这里吗?”

    粉嘟嘟的脸上满是不赞同,他能逃避到什么时候,总不能把工作带到这里来吧!

    “确实,她很是烦人,我也正是在躲避她。”权少卿丝毫没有掩饰。

    听到这话,顾惜心中的火气立刻又窜了上来。

    他明知道锦柔汐和自己一向都是针尖不对麦芒,现在竟然还当着她的面拉自己出来。

    他是故意用自己气锦柔汐吗?

    “你躲她,你拉着我干什么!”顾惜一脸愤怒,厉声质问道。

    权少卿并未答话,整理了袖口从沙发上站起,仔细环视着爷爷生前打理的房间,最后将目光落在开得正艳丽的雏菊上。

    他唇角一勾,大手一挥,一朵明黄的花朵便已经拈在手上。

    “要的便是你同她拉开战线。”

    话落,不假思索地转身,将那朵美艳的花放在了顾惜的眼前。

    顾惜不自然地接下花朵,故作不经意地把玩着,小心脏却砰砰直跳。

    “我和锦柔汐之间不会有结果的,更何况,她那种人怎么比得上你?”

    几分调情的话从权少卿口中说出,不但没有轻挑的感觉,反而格外优雅。

    顾惜脸上早已经泄露出几分绯红,尽管在先前很是生气,如今事情都说开了,对权少卿的误会也就消失了。

    她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站起来走到墙角,将那花朵放在了一旁的玻璃杯里。

    “这么好看的花,就死在你手中了。”

    说话之间,拿起花洒往杯中微微倒进去一些水。

    权少卿看着此时的顾惜,更加不想回公司了。

    如果抛却他的身份,卸下身上的责任,或许,和她在这里安宁的过一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样的想法吓了他一跳,什么时候,他对她的感情已经这么深了?

    “后院的花,也到了打理的时候了,今天你就跟我一起打理。”

    尽管权少卿是在邀请顾惜,然而在语气之中却是命令的意味。

    顾惜很清楚,爷爷留下来的东西对权少卿多么重要,没想到他竟然邀请自己。

    说什么她都没有理由拒绝呢,她如此说服自己。

    现在正是花朵开放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鲜花绽放而出,整个后院别有一番样貌。

    “这样的花园,可真是大饱眼福啊。”

    顾惜早已换了一身衣服,带着草帽,拿着工具站在花丛内。

    权少卿静静地看着,见她一脸喜悦,心中不免有几分感慨。

    谁能想到,爷爷留下的花海,不但能欣赏,还能泡妞!

    两个人在花丛里忙碌着清理杂草,却不知道公司早已经炸开了锅。

    “你们看到了没有,今天权总当着锦柔汐的面,竟然拉着顾惜走了。”两个女职工窃窃私语着。

    “你别说,看锦柔汐那一张脸黑的,八成顾惜早已经麻雀变凤凰了呢。”

    “别说了,她来了。”

    眼尖的女员工看见锦柔汐过来,立刻示意大家噤声。

    锦柔汐手中拿着包包,瞥了一眼在场的众人,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朝外面走去,徒留一个高傲的背影。

    拍戏的这段时间以来,锦柔汐从来没主动跟谁说过话,就好像大家身上有屎一样,瞧一眼都熏着她了。

    不尊重别人的人注定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大家明面上对她恭恭敬敬的,背地里都拿白眼翻她。

    办公室在片刻的宁静过后,又止不住地热烈起来。

    “看锦柔汐气的,真是没见过这样的,顾惜可算是摊上大事了。”

    那女人继续说道,拿起咖啡品尝着。

    “你们说,这权总和锦柔汐都已经订婚了,顾惜在插足在人家中间,明显就是第三者嘛。”

    另一人手中拿着一摞刚刚复印好的文件,在一旁走过,轻声说道。

    “我看不一定,说不定顾惜早就和权总好上了,是锦柔汐勾引的权总,你们是没看见锦柔汐私下里的骚样儿,啧啧……”

    说起来她都一身鸡皮疙瘩。

    “我看呐,八成是两家订了娃娃亲,可权总偏又喜欢上了顾惜。我可听说他们权家和锦家是世交。”

    “嘁,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

    办公室里又是一阵起哄。

    对于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大家众说纷纭,事实是怎样的,谁都不清楚。

    有些人试图从编辑林那里挖出来一些关于顾惜的八卦,却都被编辑林一一堵塞了回去。

    他对于此事,丝毫不做一点解释。

    陆尘轩听闻公司内的谣言后,仅是微微一笑,毕竟这里面的内幕,他早都已经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