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有惊,无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4本章字数:2290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权少卿的胳膊有些麻木了,睁开眼,发觉自己正躺在一楼的海绵垫上。

    转头看向怀中的顾惜,她已经昏过去了,安详的模样更像是在熟睡。

    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他该庆幸当年的一时兴起。

    以前一楼是一间阳光房,里面放了很多盆栽,为了浇水时不打湿地面,也为了吸收花盆里多余的水分,他特意命人打造了一块宽厚的海绵垫。

    后来,爷爷去世后,花盆里的话移植到了花棚的土地里,海绵却留了下来。

    没想到,今天却救了他一命。

    只是,可惜了那个观景台。

    缓缓将手从顾惜的头下抽了出来,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温柔地将顾惜抱在怀里。

    顾惜并不算是太沉,她有那么的力气,也真是让人惊讶。

    进了卧室,将顾惜轻轻放到床上,盖上被子,再度折返回了阳光房。

    那架望远镜,也是权少卿极为宝贝的东西,他将地面上的工具收纳了起来,小心地擦拭了一番望远镜,才回到房间。

    夜色已经过半,看了看躺在了床上熟睡的顾惜,轻轻在她额头印上一。

    灯光熄灭,房中的二人也都进入了睡梦中。

    第二天清晨,伴随着窗外传递而来的阵阵虫鸣声,顾惜揉搓着朦胧的双眼逐渐醒来。

    看到身旁的男人半裸着上体,心中顿时一惊。

    见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被褪去,惊讶变成了浓浓的担忧。

    她分明记得昨晚在天台上接吻来着,后来……

    后来就不记得了,难道……

    惊慌的脸庞上露出一些气愤,直接将权少卿身上的被子全部拉到了自己这里。

    被惊醒的权少卿猛然睁开眼睛,看着一旁的顾惜,脸上还带着朦胧的睡意。

    顿了两秒,开口轻声问候道:“早啊。”

    话落之后,修长的手扯过被子,又继续睡了起来。

    看到权少卿这个样子,顾惜满心怒火不知从何而来。

    白净的脚从被子下缓缓抽出,直接揣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我身上的衣服呢,谁给我脱得?”

    “你身上不是还穿着衣服呢吗?”

    权少卿浑身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黑色的吊带和休闲短裤,不是还好好的嘛。

    顾惜一脸尴尬,还没有等她再说什么时候,权少卿又继续开口。

    “昨天我只是帮你脱了衣服而已,没做什么。”

    话落下,一脸调侃地看着气急败坏的顾惜。

    “我不信。”顾惜脸上一窘,狡辩道。

    “你难道还想让我做些什么吗?”

    说话之间,原本盖在了权少卿身上的被子,直接向着顾惜而来。

    她也从坐着的状态,倒了下去。

    顾惜反应还是有些快的,将一旁的权少卿推开,又弹坐了起来。

    只是脸上的那一抹红晕,怎么也挥之不去。

    看到她这个样子,权少卿有些哭笑不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轻声说道:“今天不要去公司了。”

    顾惜一头雾水,“为什么不去?”

    权少卿不想告诉她昨晚的小意外,担心会吓到她。

    “下午我来这里接你,你就老实地在这里呆着。”

    说话间,语气中的霸道又显露了出来。

    面对着好像是六月天的权少卿,顾惜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隔壁是书房,不耽误你写作。总之,等我回来。”

    尽管不太乐意,但一想到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损失,也就答应了。

    权少卿穿上衣服,洗漱了一番,直接开车离开了。

    顾惜一直都在楼上静静地看着,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半个小时后,一份热腾腾的早餐送过来了。

    “请问是顾小姐吗?”看起来像餐厅员工的男人问道。

    “我是。”

    “这是权先生为您订的营养早餐。”男人将一套打包好的盒子递过来。

    “早餐?”顾惜愣了一下,立刻又反应了过来,“好的,谢谢。”

    “不客气。”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顾惜心里一阵暖意,自己都忘了,权少卿倒还记得。

    一向晚睡晚起的她,并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不过,看在他一番心意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吃了吧。

    吃完早餐,胃里舒服多了,果然早餐很重要。

    浇了一遍花,心满意足地往书房走去,毕竟小说什么时候都是要写的。

    还没有等顾惜打开网页,消息哐内便活跃地跳动着秋山弥的头像。

    “昨天你和少卿走了的事,公司里面都传开了,你是没有看到锦柔汐那一张脸,可真是笑死我了。”

    “看来你心情不错,都下午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早安啊!怎么,今天的小说也要断更不成?”

    连续的三条消息呈现而出,顾惜仅仅回复了一个流汗的表情。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这可是我的饭碗,总断更怎么可以,再这说了,我的粉丝还都等着呢。”

    秋山弥没有回复,头像一会儿就灰暗了,看来是不在线。

    正好,没有人闲聊,顾惜可以安心码字。

    这边,来到公司的权少卿,脸上满是笑意,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

    只是,并没有见到顾惜的身影,甚至是早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了,顾惜还没有出现。

    一到办公室,权少卿便直接把编辑林叫了过来。

    编辑林毕竟是顾惜的小上司,权少卿找他,肯定有事,加上顾惜没有来上班,各种各样的议论和猜测又开始此起彼伏了。

    其实,权少卿只不过是告诉了编辑林一声,让他代替顾惜,在拍摄的时候,指出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同时,他也嘱咐了导演,让他加大对锦柔汐的管理力度。

    吩咐好一切之后,他和往日一样,忙碌着每天都要经手的事情。

    只是,办事的效率比往日提高了一些。

    片场,所有的人都已经就位了,唯独缺少锦柔汐。

    有了权少卿的话之后,导演也不由地硬气了不少。

    在一旁,陆尘轩手中拿着咖啡细细品尝着,目光时不时落在剧本上,再一次熟悉着情节。

    对于陆尘轩这样的演员,导演还是比较欣慰的,毕竟他出错的次数,从来不会一场戏超过三次。

    好像每一个表情都仔细琢磨过,而且很是透彻,每一点都做的非常到位。

    相比较之下,锦柔汐身上大小姐的架子是在是端得有些太高了,每一场戏都会重来,不知道要重复多少次才会完整。

    因为她,整部戏的时间都被拉长了许多。

    提到她,不仅仅是导演,所有的人都有些头疼。

    但是碍于锦柔汐身后那强大的家族势力,又加上自身的能力,没人敢站出来说什么。

    昨天锦柔汐在权少卿的家里等到深夜,都没有等到他回来,憋了一肚子火气。

    直到早上十点钟,才一脸阴黑地出现在片场。

    办公室的人抬头窥看,不由地捏了一把汗,看她这个样子,一会儿准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