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警钟,收敛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5本章字数:2073字

    当锦柔汐刚刚走进拍戏房的时候,原本都在一旁慵懒等待着的人,也都纷纷精神了起来。

    导演端着咖啡杯,看着眼前的锦柔汐,一脸的不爽。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知道全剧组的人都在等你吗?”

    此话一出,锦柔汐本就冷淡的双眼变得更加的阴森,直接瞪着眼前的导演。

    还没有等她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导演又继续说道:

    “看什么,你这是耽误我们大家的时间,权总投资不是让我们来这里等你的,下不为例。”

    尽管他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但是对锦柔汐也仅仅是点到为止,并不敢太过火。

    说完,转身向一旁走去,脸上满是窃喜。

    周围歇息着的员工见这般情况,也都站在了一旁,一幅无所事事的样子。

    看着导演离开的身影,锦柔汐一脸愤怒,厉声说道:“你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和我这么说话!”

    话刚刚落下,导演的身子微微一愣,脚步也停了下来。

    对于锦柔汐的这番话,他心中自然有几分不舒坦。

    “锦柔汐,你当你是什么东西,演不了就别演,想演女一号的人有的是!”

    “我还告诉你了,你要是继续耍你的大小姐性子,这女一号的位置还是趁早让出来。就算你找权总也没用,他说了拍戏就是拍戏,谁不行换谁!”

    导演话落下,抬步向前面走去。

    他忍得够久了,今天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你……你……反了你了!”锦柔汐气得浑身发抖,眼睛瞪得像一对电灯泡。

    坐在一旁的陆尘轩,看着锦柔汐那张乌黑的脸,只觉得一阵好笑。

    看来这一切都是权少卿在后面搞得鬼,毕竟以导演的性格,根本不会和锦柔汐撕破脸的。

    他没有继续停留,看了眼一旁的助理,起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戏来叫我。”

    话落下,径直从锦柔汐的身旁走了过去。

    “我来这里,没打扰大作家的创作吧。”陆尘轩开口调侃道。

    秋山弥放下手中的黑色烤瓷杯子,一脸笑意地说:“哪里哪里,我这不是也在闲着呢吗。”

    两个都是权少卿的朋友,虽然平时不经常聚在一起,但也算有点友情基础。

    对于这一次陆尘轩突然的到访,秋山弥的心中还是有一些惊讶。

    闲聊了聊了两句,就看到了外面的走廊上,锦柔汐一脸气愤地朝权少卿的办公室走去。

    “锦柔汐这又是怎么了,每天见她都是阴黑着一张脸。”

    秋山弥并不知道她在片场的所作所为,不由地有些疑惑,感慨道:

    “看来少卿是惹祸上身了,真是难缠的很。”

    陆尘轩了然地笑笑,如果锦柔汐没有那么多靠山,在演艺圈内,依照着她大小姐的性子,定然是呆不了太长的时间。

    至于顾惜……

    考虑到这里,陆尘轩的心中有几分不是滋味。

    不仅仅是因为顾惜和他从小便是同学的缘故,而是再次见到了顾惜之后,他好像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到了顾惜的世界里。

    但是顾惜和权少卿之间,他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似乎任何人都没有可能插足他们的感情。

    “还不是因为锦柔汐身上的大小姐架子!今天少卿下了狠话,这不,今天导演终于忍不住了,批评了她一顿。”

    陆尘轩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片场内的工作人员,被刚刚导演的气势惊呆了。

    毕竟锦柔汐一向都是强势的一方,甚至是因为锦柔汐的缘故,她带来的几个人也趾高气昂起来。

    刚刚导演那严肃的样子,真是给人出了一口恶气。

    “权少卿!”锦柔汐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

    粉红色的高跟鞋地在面上一阵摩擦,发出吱呀作响的声音,片刻间,便走到了权少卿的面前。

    权少卿抬头看着走进来的锦柔汐,心中也大概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

    “怎么,现在你连门都不会敲了吗?”

    慵懒的嗓音带着一丝冷酷,权少卿脸上没有一点情绪,眼里的幽深倒是骇人。

    愤怒的锦柔汐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仪,气愤地走到办公桌前,道:

    “是不是你指示的导演,否则借他十个胆子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

    见她如同泼妇,权少卿丝毫没有理会,眸光一转,落在了一旁的电脑屏幕上。

    一只手握着鼠标,静静地查阅资料,完全将她忽略掉。

    看到这般情况,锦柔汐心中的火焰翻涌地更猛烈了,他不说话就代表默认吧?

    站在一旁平息了片刻之后,情绪慢慢冷静下来。

    “你昨天去哪里了?我在家里等了一夜。”

    柔和的语气从锦柔汐的口中说出,仿佛刚才的歇斯底里不是同一个人。

    “这是我的私事,没有必要和你说。”

    话落下,权少卿的手从鼠标上离开,旋转着椅子,面对着眼前的女人。

    “我投入那么大的资产,为得是拍戏,为得是酬金和收视率,不是看你耍大小姐的脾气的,这个你最好清楚!”

    “少卿,不是这样的……”锦柔汐心里一慌,就要解释,却被权少卿打断。

    “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包括你。你做了什么,心里应该很清楚,不用我点明吧?”

    “少卿,是他们故意刁难我。”锦柔汐委屈地都快哭了。

    “你不是傻子,也别把我当傻子。我是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才百般忍耐的。所以,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真的不是这样的,少卿,你听我说……”

    锦柔汐上前拉住权少卿的胳膊,却被后者无情地甩开。

    “没什么事情,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我要看到你的价值!”

    逐客令一出,锦柔汐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识趣地离开了。

    男人最讨厌女人纠缠,她知道适可而止。

    她也明白,权少卿这么做全部都是针对她,要是她再继续耍大小姐的脾气,以他的性格,恐怕真的会换人。

    换不换人没有关系,她也不缺这一部戏,但是,这样一来,就很少有机会见到权少卿了。

    本来这件事,当着她的面说还好,现在她却当众被导演说了一顿,让她的面子往哪搁?

    想到这里,一脸严肃的锦柔汐直接踹开了拍摄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