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被打,诉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5本章字数:2136字

    房间里的人看到锦柔汐回来,立刻安静了下来,不敢再说什么。

    此时的陆尘轩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也已经从外面回来了。

    远远的他都看到了锦柔汐的背影,虽然没没有看到正脸,但他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情绪。

    两个主角都出现了,房间内压抑的气氛也在一声准备中打散了。

    导演接到通知,从房间内走了出来,脸上的情绪平静到了极致。

    好像在众人的心中,刚刚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似得。

    正是因为这样,一切也都安分了下来。

    拍摄室里的人各自忙碌着,经过了上午的事情,现在的锦柔汐拍戏的正确率也提升了不少。

    大家很轻松地就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工作量,甚至还超额了。

    散场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所有人都还没离开时,锦柔汐率先拿起自己的包走了出去,直接把导演当空气。

    她来到权少卿的办公室里,哪知根本没有看到权少卿的身影。

    双眉不禁一蹙,这个时间不是正好下班吗,平时他没这么快呀?

    “权总去哪里了?”

    锦柔汐看着迎面走了过来的秘书,开口问道,一张涂满粉底的脸上满是不爽。

    “权总有事出去了。”秘书恭敬地答道。

    听到了秘书的话之后,锦柔汐的脸上露出一些疑惑,又继续说道:“出去大约多长时间了?”

    秘书有些停顿,毕竟权少卿才是自己的老板,对于锦柔汐的询问,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她。

    “说,出去了多久了?”锦柔汐看出秘书的为难,非但不理解,反而加重了语气。

    秘书委屈地咬了咬唇,道:“应该有半个小时了吧。”

    说完,拿起桌上的文件,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锦柔汐心里更疑惑了,一向工作狂的权少卿竟然会提前翘班,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开着车子离开了公司,没走几条街就堵车了,交通好像已经瘫痪了。

    这是离十足路口出仅仅差一点,锦柔汐便停在了路边上静静地等待着。

    毕竟红色的豪车,停留在路一旁,车上又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不免引来了周边众人的观看。

    锦柔汐脸上带着墨镜,冷酷地看着眼前的道路,目光从红灯上收回的时候,却看到停留在一旁的权少卿的车。

    抬头看过去,副驾驶的位置上竟然坐着顾惜,而且看样子好像睡着了。

    权少卿拿起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宠溺地抚了抚她的脸。

    一系列亲昵的动作,显示出两人不寻常的关系。

    锦柔汐想起来顾惜今天没有来上班,现在又在权少卿车里睡着了,心中又升腾起一股醋火。

    他们昨晚一定在一起!

    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火红的指甲不自觉地收紧,难道,她就这样输给顾惜了吗?

    不,她不会认输的,永远不会!

    不知不觉,红灯早已经变成了绿灯。

    直到后面鸣起来车笛声,锦柔汐才从自己的思绪之中走了出来。

    她满脸愤怒,看着权少卿行驶而去的方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车追了上去。

    权少卿注意到后视镜里锦柔汐的车,眉心一皱,减缓车速,停在了一旁。

    “权少卿。”

    锦柔汐怒吼一声,踩着高跟鞋从车上走下来,在车旁站定。

    在车内原本睡得正香的顾惜,也被这一声吼惊醒了过来。

    睁开朦胧的眼睛,迎面看到的就是锦柔汐那张愤怒的脸。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坐直了坐身体,毫无畏惧地迎上那目光。

    权少卿从车上走了下来,目光落在了锦柔汐的身上,带着几分反感和烦躁。

    “你这么急有什么事吗?”

    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竟然跟踪他!

    锦柔汐冷哼一声,抬步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上,迅速将车门打开,拽着车上的顾惜厉声说道:

    “你个贱人,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勾引少卿!”

    说着,抬起手臂,用力朝顾惜身上打去。

    刚刚睡醒的顾惜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迎面而来就是这一巴掌,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

    “你够了吧你!”顾惜也不示弱,硬生生将眼前的锦柔汐推向了一旁。

    对于这样突然的反击,锦柔汐毫无防备,连续向后退了好几步,最后被台阶绊倒在地上。

    权少卿看到两个人的撕扯,立刻跑了过来,一脸担忧地看向顾惜。

    “顾惜,你没事吧?”

    目光都落在顾惜脸上的红印上,忍不住一阵心疼。

    顾惜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权少卿转头看向地上狼狈的锦柔汐,冷声道:“我警告你,最好没有下次,否则,我不会再顾念旧情,对你手下留情!”

    “少卿,为什么你总是偏袒她?”

    锦柔汐泪光盈盈地看向男人,尖锐的指甲嵌近肉里都没有感觉到。

    权少卿眼里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将一旁的顾惜扶进了车里,转身回到了驾驶座,开车扬长而去,没有逗留一秒。

    在地面上缓缓站了起来的锦柔汐,一脸愤怒地走到自己的豪车上,用力捶打着方向盘。

    “顾惜,又是顾惜,权少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的好?”

    车中的权少卿见顾惜捂着脸,心中不免有几分担忧,关切地道:“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顾惜摇了摇头,“回去拿冰敷一下就好了。”

    对于锦柔汐突然插出来的这一杠子,权少卿也有些意想不到。

    他担心,和顾惜刚刚缓解的关系,会不会再变得僵硬。

    车中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而在另一旁的锦柔汐,直接来到了权母这里诉苦。

    她哭得梨花带雨,让人看上去就忍不住为她心疼。

    “小汐,这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是不是少卿,你说,我一定给你做主!”

    权母将锦柔汐扶到了沙发上坐下,又递来一杯热水。

    论才能和身世,锦柔汐都是权母眼中好儿媳妇的不二人选,这会儿看到她受委屈,当然不依。

    听到权母的话,锦柔汐哭得更加厉害了,眼里的泪水就像是断线的珠子,不停地掉下来。

    “伯母,您说除了少卿和顾惜,还有谁敢欺负我?”

    说着,白净的手伸到茶几上拿着纸巾,擦拭着泪水。

    权母心中不由一愣,又是那个小作者!

    没想到,为了一个小作者,少卿竟然会不顾及锦柔汐的感受,真是越来越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