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中断,气晕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5本章字数:2247字

    时间慢慢流走,锦柔汐额头有浅浅的冷汗渗出。

    她突然回想起,有一次去权少卿家中做客的时候,权少卿的父亲说过权母好像有什么旧疾来着。

    自己刚刚一时冲动发过去的照片不会让她旧疾犯了吧?

    否则权母也不会这么久都不回自己电话吧?

    锦柔汐越想心越慌张,嘴唇不自觉的紧咬着嘴唇,两眼无光的盯着来着免提的手机屏幕。

    期盼着下一刻权少卿的母亲的声音就会从手机里传出来。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手机里依然毫无声响。

    锦柔汐实在无法压下心里的恐惧,双手颤巍巍地重新拿起手机对着电话问道:

    “伯母,您…还…在吗?”

    这一次,电话没有继续寂静下去。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电话里面立马传出了一个有点沙哑的中年妇女的声音。

    “锦小姐,夫人她,她晕倒外地,我打了电话,马上将夫人送到医院去,麻烦锦小姐给少爷回个电话,让她来医院一趟。”

    锦柔汐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一直跟在权少卿母亲身边的保姆。

    此时听见她急切的声音,连忙答应给权少卿打电话。

    末了,还不忘询问了医院的位置。

    果然不出所料,权母被两人亲密的照片气的晕倒在地。

    锦柔汐有一瞬间十分害怕权少卿知道此事会憎恨自己。

    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间而已,随后而来的想法让她立刻将这种恐惧压制下去了。

    如果那两个人今晚不在这里秀恩爱,自己哪里有机会抓拍到这些照片?

    自己只不过是将事实告知权母,除此之外,自己什么也没有做过。

    所以,错不在自己。

    那么,又有什么值得自己害怕的?

    锦柔汐将这个想法无限放大,心里的难过愧疚被随之而来的嫉妒仇恨慢慢占据。

    打开手机,找出权少卿的电话,拨通。

    电话被对方秒挂,原本就妒火燃烧的她,此时更加无法抑制。

    终于在第三十次拨通对方的手机时,电话里传来了浑厚低沉略带磁性的男声。

    只不过男人声音中,明显充斥着无法忽视的烦躁。

    “锦柔汐,你打电话到底要干嘛?”

    锦柔汐早已经习惯了对方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讲话,倒也不是太生气,只是淡漠轻飘飘地吐出几个字:

    “伯母在家中晕倒,保姆阿姨让我给你回个电话,让你立马去医院。”

    话音刚落,权少卿先前的烦躁忍耐的语气完全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十足担心焦急的惊呼:

    “我母亲怎么会晕倒?她现在在那家医院?快说。”

    锦柔汐贴着手机屏幕,嘴角嘲讽的弯了弯,淡淡的哼了一声,才道:

    “现在知道着急了?伯母还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

    站在广场中央的权少卿一手紧紧的抓住顾惜的手,一边侧过身体对着电话大吼了一句:

    “我妈现在在哪家医院?”

    顾不上理会锦柔汐话中的刻薄,权少卿焦急地等着对方告诉自己母亲所住的医院。

    锦柔汐见对方没有搭理自己的嘲讽,只得悻悻地告诉了对方。

    还想再说些什么,立马被挂断了电话。

    怒火中烧的她,狠狠将手中刚买不久的手机摔向了后座,握紧了方向盘向医院驶去。

    广场四周被围观人群围的密不通风,偶尔人群里还传出羡慕的话语。

    但是权少卿已经完全没有先前抱得美人归的好心情。

    心里满是对母亲的担心,眉头紧蹙的低头快速思考着什么。

    原本准备这一切都是为了向顾惜告白,在这紧要关头母亲病倒了,看来只好再选其他日子再来告白了。

    母亲现在在医院也不知情况如何,得马上去医院!

    顾惜看着挂完电话后,就一直眉头紧锁的权少卿。

    虽然刚刚权少卿只和锦柔汐说了寥寥数言,但是她还是从两人的对话中窥视到事情大概情况。

    想到权少卿很少那么焦躁,想必她的母亲一定病得很严重。

    于是立马拉住权少卿往人群外走去。

    “你母亲晕倒了,咱们快去医院吧,锦柔汐刚刚有告诉你伯母住在哪间医院吧?”

    权少卿猝不及防被顾惜拉走,脚下差点一个踉跄,倒是也不见得生气,只是对着她点点头,“知道。”

    “那我们快去吧!”

    顾惜率先钻进了停在广场一角的车中,系好安全带后,轻轻抬手在正准备开车的权少卿肩上拍了拍。

    “放心,伯母一定吉人自有天相。”

    权少卿看着顾惜眼中的坚定,也不由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侧身立马发车开向医院的方向。

    这个时间早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所以一路上畅通无阻。

    二十分钟之后两人到达医院,权少卿一手将车门摔上,就给锦柔汐打电话询问病房号。

    得知母亲在特别监护病房,连忙拉过顾惜就一通狂奔。

    等到两人到达病房外面,赫然看见权父以及锦柔汐坐在走廊旁边的休息椅上,两人都一脸焦急的模样。

    权父见儿子带着一个陌生的女子朝自己走来,起身便迎了上去,颇为担心地说道:

    “保姆阿姨敲门半天都不见你母亲开门,于是开门进去才发现她倒在床边,立马打了120送了过来。”

    “那母亲怎么样了?”权少卿急忙接道。

    权父还么来得及回答,一边的锦柔汐便插话道:

    “医生说伯母是脑溢血,现在安排在特别监护病房,等到她醒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权少卿听完,冷冷看了她一眼,潜意识里觉得母亲突然病倒,和眼前这个惺惺作态的女人有关。

    于是,脸上也不想给她什么好脸色看,黑着脸转身将身后的顾惜拉了过来。

    两人十指相扣,他完全无视锦柔汐的存在,直接将顾惜介绍给自己的父亲认识。

    “爸,这是顾惜。”

    “伯父你好,我顾惜。”

    “你好!”

    权父看着眼前这个甜美可爱的女子,明亮的眸子澄清的好像一捧春日里的清泉,干干净净毫无杂质。

    和身边妆容精致的锦柔汐相比,也丝毫不逊色。

    冷冷地看着这一幕,锦柔汐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那个。

    明明心里将顾惜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奈何权少卿的父亲在场,又不好发作,只能强颜欢笑。

    权少卿看着父亲疲惫的神态,便想劝他先行回家。

    最近几个月,父亲一直在国外处理公司的事,这次匆匆赶回来,一定累坏了。

    权父刚开始不同意,后来三人合力劝解下,权父才拖着疲惫的身躯随着权少卿回家去。

    虽然非常担心锦柔汐会为难顾惜,但是又不能让父亲打车回去,于是权少卿只能亲自送完父亲再迅速赶回来。

    锦柔汐看着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才回过头,走近顾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