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逐客,不留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5本章字数:2310字

    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顾惜自然是不好再强留。

    “伯母,你好好休息”。说完,她转身朝病房外面走去。

    权少卿伸手想要留住她,哪知道对方一手挡了过去,头也不回地离开病房。

    母亲如此激烈的反应,明显是对顾惜无比抵触。

    如果他继续和顾惜交往,母亲一定会是那个阻碍自己幸福的巨石。

    可是如果放弃了顾惜,那么他这一生都不会再找到幸福了。

    陷入两难的境况是权少卿从来没有想到的,他以为凭借着顾惜这种善良活泼的性格,一定会被母亲所接纳。

    可是事实,却给予了他一个响彻的巴掌。

    母亲终究还是不会接纳除了锦柔汐之外的女人,可是这样一个做作虚假的女人,他是一辈子也不会接受的。

    见病床上渐渐恢复的母亲,他匆匆丢下一句:

    “妈,你多休息,我给爸打个电话,让他来照顾你一下,”

    说完就准备离开,但他刚迈出一步便被旁边眼尖的锦柔汐拉住了。

    “你要干什么去?”

    权少卿厌恶地将她的甩掉,冷声道:“关你什么事?”

    “伯母还躺在床上,你毫不关心,只顾着那个顾惜是吗?”

    难道在他心里,就连他母亲的安危也比不上顾惜吗?

    “锦柔汐,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母亲为什么住院!”

    “如果不是你把我和顾惜的照片发给了母亲,她也不会晕倒在家里,现在也不会在医院。”

    “你瞒得过我父亲,你以为能瞒得过我?”

    他并不想在母亲面前和锦柔汐撕破脸,这样才能更好保护顾惜。

    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想要尽快摆脱这张狗皮膏药,也只能如此了。

    昨晚送父亲回家后,又去了父母的卧室拿取一些母亲需要的日常物品。

    没想到却看见了被摔在角落的三星手机,他很熟悉这只手机,因为这是上个月他买给母亲的。

    拾起手机的时候,无意间触动了屏幕按键,屏幕亮起的页面正好是母亲和锦柔汐聊天时的记录。

    聊天记录里记录的内容,一定就是导致母亲突然病倒的主要原因。

    当时他就猜到了缘由,却没有告诉父亲,近日事情太多了,他不想给父亲增加烦恼。

    锦柔汐被戳破了虚伪的面具,只得讪讪地松手,眼睁睁望着权少卿离开的背影。

    委屈地转头看着病床上的权母,最后不过换来一声悠长的叹息!

    凌晨五六点的大街上除了徐徐的冷风,只有三三两两匆匆的路人。

    顾惜走在朦胧的雾中,湿冷的空气让身着单薄的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罢休。

    这个点的公交车还没开始运行,只有等在街旁打出租车了。

    她裹紧了外套,双手抱在胸前在原地蹦跳着来暖和身体。

    “冷死了,冷死了。”

    也许是她流年不利,不仅遇到权少卿母亲被气病倒住进了医院,这种极其狗血的剧情。

    还在凌晨五六点沦落街头,连一辆出租车都打不到。

    也是衰得可以了。

    灰蒙蒙的天空里将远近的建筑物都隐藏在迷雾之中,看着偶尔出现的零星的路人,心里面还是惦记着病房里的权少卿,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权少卿那样的富贵家族,必然会给他挑选一位门当户对的富家女孩来做妻子。

    她这样平凡的女生,哪里入的了权少卿母亲的眼?

    顾惜自嘲地笑笑,爱情或许在这种家庭里根本不重要。

    商人所在乎的不过是利益,哪怕是用孩子的一生,来换取家族的利益也在所不惜吧!

    命里命外,有也待之,无则亦不求。

    将自己安慰了一通,顾惜深深呼出一口气。

    看见街道上依旧没有出租车行驶,想着大概是今天雾霾天气太差,出租车出车没那么早。

    没办法,只能转身往公交车站方向走去。

    形单影只的顾惜转身离开几分钟后,原本空旷的大街上迎面飞驰来了一辆银色的宝马,车主正是焦急寻找顾惜的权少卿。

    权少卿一路飞驰而过,街道两面隔着雾霾大约能看清楚一些早餐店里白蒙蒙的灯光。

    街上基本没有几个人,周末的大街显得特别的寂静。

    他有一种遥望海市蜃楼的错觉,还有一种寻爱人不得的担忧。

    没有人,还是没有。

    在附近的街道来回查看了好几遍,依然没有顾惜的身影。

    权少卿突然很急躁,如果当时他不理会锦柔汐,现在应该早已经把顾惜送回了家。

    “该死!”一拳重重地砸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他自责地咒骂一声。

    过于急速的车速飞奔而过时,错过一家灯火通明的中式早餐店。

    而这家店的靠窗子的位置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大街上等车的顾惜。

    在公交车站上冷的有些发抖,她想着再这么等下去说不一定回家就得感冒一场。

    不如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正巧肚子也开始打鼓。

    四面张望一会,发现右手处的一家中式早餐店已经开始营业了。

    她便毅然决然的去找东西,以祭奠自己的五脏六腑了。

    她特别喜欢这家早餐店的装潢,没有别家中餐店的局促和随意,这家小店的装潢给了客人回家的感觉。

    简洁的桌椅,干净的餐具,笑意迎人的老板和服务员,都让有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有时候真的只需要一个微笑,就可以温暖一个身处寒冬的人。

    顾惜点了一份小笼包,一份八宝粥,一份烧麦和一碟泡菜。

    狼吞虎咽一番,才打着饱嗝丢下了筷子,幸福的感觉随着肚子里的食物也开始慢慢回温。

    最难受的时候,最能给予你温暖的,大约也只有食物了。

    享受着食物带来的温度的顾惜,没来由地突然望了一眼开始亮起来的大街。

    只见大街上人来人往,食物的香气勾引了人们肚子里的馋虫。

    不少出门吃早餐的人在各家早餐店前流连,但是却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转过来摇了摇头,向服务员要了一碗热腾腾的豆汁。

    捧着温暖的陶瓷大碗,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其实没有什么变化。

    哪怕是认识了权少卿之后,自己依旧是爱着豆汁和小笼包。

    就在她低头喝着温暖的豆汁的时候,权少卿再一次错过。

    心情非常不好的某人,开始第三十次拨通顾惜的电话。

    但是,电话中依然是那个熟悉而机械的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拨打。”

    握着手机,重重地捶在副驾驶的椅子上,口中喃喃道:“丫头,你到底在哪?”

    手机嘟嘟的响起声来打断了思考中的人,权少卿立刻眉头舒展,拿起手机。

    看了眼屏幕,才发现是自己最不想见的人,锦柔汐打来的。

    他下意识准备挂掉,脑袋里一瞬间想到她似乎还在和母亲待在医院。

    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莫非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