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假哭,推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6本章字数:2064字

    这句话就是在威胁锦柔汐,会认你做姐姐,以后我们的战争还要打,做好投降的准备。

    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权少卿一脸欣慰。

    他知道,这是顾惜为了能陪在他身边而努力。

    其实她还是紧张的,毕竟锦柔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虽然父亲站在她这边,但别忘了,锦柔汐身后还有个凌若风。

    “我会拆穿你的阴谋,我不是少卿,不会被你骗的。”

    “我骗?我骗什么了?”顾惜冷声问道。

    “你用了各种手段接近少卿,妄想进到我锦家,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少卿只是一时间被你迷惑,我不会怪他,但是你,休想进我们家门。”

    “别胡说,就算锦叔叔在,我也不允许你胡说,我权少卿是这么好骗的人吗?”

    “少卿,我没说你好骗,是这个女人太狡猾了。”锦柔汐装柔弱。

    顾惜直摇头,这样的语调自己是学不了。

    一会嘟嘟逼人,一会又楚楚可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太能装。

    “顾惜不是这样的人,我们之间的感情是认真的。”

    认真?

    听到这两个字锦柔汐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她何尝不是认真?

    可是权少卿你看到我了吗?

    我在你看不到的角落维持着自己的光芒,你知道多累吗?

    顾惜有什么好,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只知道装可爱,装无辜。

    “你们被骗了!都被她骗了!”

    一想到这些日子所受得委屈,她就忍不住歇斯底里起来。

    眼眶潮湿,竟然要哭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锦城也有些着急。

    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他的女儿。

    “柔汐,你这是何苦呢?顾惜真的是你的妹妹,多个妹妹不好吗?”

    “不好,就是不好!”她摇头哭喊着。

    宾客们都看着他们,再次鸦雀无声。

    这场闹剧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锦氏又这么有地位,要是别的场合,早就走了一半人了。

    权少卿冷眼看着她哭泣,猜测这是不是她的计谋。

    毕竟她可不是随便就会哭的人,从认识到现在她,从没有过她像模像样的哭。

    这次哭的这么凶,是真的?

    转过脸去看顾惜,只见她一脸忧郁地看着锦柔汐。

    她只是想要个身份,能够站在权少卿身边的身份,这样很过分吗?

    她从没想过要抢走她的什么东西。

    锦家的财产,她不稀罕。

    至于少卿,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她只不过是在争取。

    看到锦柔汐哭了,她有些不好意思,想去安慰却又怕尴尬,只好僵持地站着。

    权少卿不动声色,无论今天她不答应,他都会站在顾惜这边。

    锦柔汐捂着脸哭,锦城只能温声细语地安慰。

    “柔汐,不哭,不哭了啊。这么多人在,你哭多难看?”

    “我不哭,但是我不要她做我妹妹。”锦柔汐哽咽着。

    “你们都是我的女儿,为了你难为顾惜,我做不到。”

    “柔汐你再好好想想,宴会是要继续还是结束,都由你来决定。”

    “但我不会赶顾惜走的,你知道她一个人在外面吃了多少苦?”

    “她跟你一样,也是个女孩,你忍心她流浪在外吗?”

    “不管,她撒谎,她不是!”

    她巴不得顾惜变成乞丐,或者最好死掉。

    这样,就没人跟她抢少卿了。

    锦家,也只有她一个宝贝千金。

    她已经演不下去了,她这么做就是想要锦城心软。

    小时候,只要有得不到的东西,她就会用哭这一招。

    她很少有得不到的东西,所以很少哭。

    这次她要赶走顾惜,不惜一切代价赶走她。

    所以,她哭了。

    顾惜心软了,她是个善良的人,见不得别人哭。

    正打算去安慰她,权少卿却拉住她的手。

    轻声在她耳边说:“锦柔汐是假装的,你不用安慰。”

    顾惜笑笑,还是蹲下身子柔声说道:“柔汐,你没必要哭,我不会…”

    “顾惜,你少假惺惺的!我还不需要你安慰我,离我远点!”

    锦柔汐一把推开她,怒吼道。

    顾惜踉跄几步倒在地上,权少卿立刻去扶她,却被她拒绝。

    她慢慢爬起来,爬得很慢,让别人相信这一推是很重的。

    当然锦柔汐是推的很重,这一推,让她的可怜模样又没有了。

    “她可是你妹妹,下手怎么能这么重?”

    听到锦城责怪的语气,她知道自己装可怜的办法失效了。

    索性又指着顾惜说:“她刚假惺惺的样子都看到了吧?”

    “哪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还去安慰别人?她是伪装的,是个伪善者!”

    “你们还这么相信她,不愿相信我,权少卿好好看看!”

    冷笑一声,他缓缓开口:“我觉得伪装的人是你。”

    “刚刚装哭,让我们觉得可怜,没想到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被他这么一说,锦柔汐有些狼狈,但嘴硬地说道:

    “胡说!明明是你在护短,被你这样欺负我哭下怎么了?从小到大,从没有被你这样欺负过。”

    “小时候的事别提了,你要是想通的话就让顾惜进锦家,我还是会把你当成妹妹。”

    妹妹?她锦柔汐要的是妹妹吗?

    “权少卿你别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冷然一瞥,他看见顾惜嘴角的笑意,难不成她是故意去安慰,让锦柔汐推她?

    是的,虽然她觉得锦柔汐可怜,但是她也觉得锦柔汐是在伪装。

    所以,她去安慰她。

    要是锦柔汐是真的觉得委屈,她会好好劝她。

    是装的,锦柔汐会直接推开她。

    事实证明她的确是装的,刚刚的力道还非常重,她的肩膀有些疼痛。

    权少卿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顾惜也有这么狡黠的时候。

    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他问道:“没事吧?”

    “没事。”淡然地笑了笑,她开口:“姐姐,不要闹了,我是锦家的女儿这件事情,不会因为你的不答应而不存在。”

    她聪明的话,就不应该再让自己出丑。

    “你要像个姐姐,不要像小孩子一样。”锦城也道。

    事情变成这样,锦柔汐能用得招都用了,就是没有办法说服锦城。

    虽然一开始做到了让顾惜难堪,但是结局是她难堪,不就没有意义了?

    不行,不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