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新家,陷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0:26本章字数:2174字

    时间就在睡梦之中慢慢流失,等到权少卿轻轻在她耳边叫醒她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头看见熟悉的白色建筑,记忆的系统缓慢的重启着。

    几秒之后,才想起了眼前的白色建筑正是自己这一次最终目的地。

    锦家的白色洛克风格的别墅正雄赳赳,气昂昂地伫立在眼前。

    “哈~这么快就到了?”

    打了一个重重的哈欠,她眼神迷茫地看着眼前的建筑,转头对着权少卿说道。

    “还快啊?这都过去了两个小时了,你个小猪就知道睡。”

    见她不停地打着哈欠,他猜想对方昨晚一定没有睡好。

    语气之中带着一点心疼宠溺,捏了捏她有些婴儿肥的脸颊。

    顾惜一巴掌排掉了脸上的爪子,揉了揉睡的有些酸痛的肩膀,抬脚朝别墅走去。

    权少卿快步跟了上来,又将自己身上的白色休闲服外套脱了下来,迅速地披在了她肩上。

    “刚刚睡醒,又穿这么点,别感冒了才好。”

    听出他语气里满满的关心,她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朝着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转身跑进了别墅大门内。

    权少卿看好笑地点了点头,立马也跟了上去。

    只留下哼哧哼哧扛着沉重的行李箱的年轻司机师傅,一步一坑艰难地扛着行李往别墅走去。

    顾惜心里冒着一堆粉色的爱心泡泡,完全忘记了刚刚在车上时,荷包里银子快要灰飞烟灭时的痛心疾首。

    脑袋的反射弧长到了一个世纪的距离,她早已经将烦恼全部抛出了宇宙,抛出了银河系,心里被爱情的雨水润物细无声地滋润着。

    一般老天爷在看见一个人过于幸福的时候,都会有派来一个恶魔来捣毁沉浸在幸福里的人。

    当然,对于顾惜这等平凡的人而言,老天爷依然不会轻易让她过于幸福。

    所以,老天爷派来了锦柔汐,来折磨,恶心着她的三观。

    一大早,锦柔汐就站在阳台上等待着。

    见顾惜一路向阳,踩着欢快地脚步进了别墅。

    后面还跟着一样笑容满面的权少卿时,她的心里充满了一个宇宙的羡慕嫉妒恨。

    然而习惯了在各种类型的电视电影中演绎各种角色,她对这种变脸的绝活向来是手到擒来的。

    把愤怒深深的压在心底深处,迅速调整了情绪后。

    她下楼拉住了迎面而来的顾惜,语气温柔。

    “小惜,欢迎回家,累吗?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我让人专门给你装饰的房间,要不要去看一下?”

    顾惜对突然迎上来,还一脸自来熟,变脸迅速的锦柔汐十分不习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想到对方刻意相邀,自己不好明面里表现的那么明显,连忙又堆起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谢谢你还特意等我,我一点也不累,刚刚在车上靠着少卿睡了一会儿。”

    她不说还好,一说刚才靠着权少卿在车上睡觉。

    锦柔汐拼命压在心底的怒火,刷刷地冲破了心底的束缚,狠狠折磨着她的五脏六腑。

    为了计划能够顺利的进行,她努力地压制心里的羡慕嫉妒恨。

    不愧是获得过国际影后的桂冠,向来对演技严格要求,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即便是心底里被妒火焚烧的撕心裂肺,她脸上依然保持着高雅温和的表情。

    除了眼底不经意闪过的一丝仇恨的情绪,一切都被伪装的完美到无懈可击。

    这一丝一闪而过的情绪,被权少卿尽数揽入眼底。

    心里原本就对这个锦柔汐有些不少的抵触和忌惮。

    如今看着顾惜和对方和谐相处,就不免对她以后在锦家的生活更加担心。

    身边潜伏着锦柔汐这种心狠手辣,矫揉造作的女人。

    对于早已经把顾惜彻彻底底了解通透的权少卿来说,那可不仅仅用一个担心就能表达出内心里对她的担忧。

    顾惜看着她温柔美好的脸颊,听着飘进耳中轻柔的女声,一切如此和谐,然而却是太和谐了,和谐到有些诡异。

    她清楚的明白眼前这个女人,改变的如此之快并非什么好事。

    自己得到了她深爱的男人,现在又闯进了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家庭。

    依照先前和她的几次交集看,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认输的。

    这其中的缘由曲直,不可能如此之快的就改变。

    那么这个女人笑靥如花的面具之下,一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有这种解释,才可以将她完全不合情理的举动,合理地剖析出来。

    自己来这个家里,只是单纯为了父亲,如果她不出手,自己必然不会无事生非。

    但是如果她要是出手,那么自己也绝对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刀俎上的鱼肉。

    既然有人想要唱一出姐妹情深,那么她也乐意陪。

    “柔汐,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锦柔汐暗地里翻了翻白眼,心里将她碎尸万段了一百次,可是脸上依然绽放着春意盎然的笑容。

    “好呀,父亲说你比我大,那我就叫你一声姐姐好吗?”

    “当然好啦,我能有你这样的一个国际大明星做妹妹,可是三世修来的福分呢!”

    锦柔汐假装亲密地挽着顾惜的肩膀,笑着拉着她就要上楼去看房间。

    “等等。”顾惜定住,脱下身上的白色西装,那是权少卿的外套。

    接过外套,他皱眉地想要提醒一句,但是却被对方暗地做得一个点头的动作给制止了。

    一脸严肃地点点头,他道:“小惜,既然送你到家了,我就回公司了,晚点我来接你出门。”

    自打锦柔汐看见权少卿跟着顾惜进了门,就分出了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虽然为了假装拉进和顾惜的距离,刻意冷落他。

    但是看见顾惜故意在她面前和他秀恩爱,她心底深处是无比暴躁嫉妒的。

    可是为了计划顺利进行,也只能忍了下去。

    目送权少卿离开,两人才上了楼去。

    房间被她装饰的粉嫩粉嫩的,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小公主的粉色城堡。

    然而这不过是锦柔汐为了讽刺顾惜土包子的出身,而特意亲手设置的产物。

    虽然顾惜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寓意,但是向来是自己装饰屋子的她,还是特别的不适应。

    不过碍于情面,她不得不表现出十分喜爱的样子。

    锦柔汐在心里把她吐槽了无数遍,才假装关切地想要对方休息一下,自己转身出了门。

    基本上一下午都窝在房间,终于在晚上被下班回家的父亲叫了过去。